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前妻前夫爱 火影侵犯雏田里番全彩

酒精的作祟不仅仅让她真的早早就睡着了,还让她听到闹铃都差点想直接摁掉继续睡过去。

而好在还是睡足够了的,进浴室冲个澡便能够精神奕奕。

不过想到在去试镜之前还要跟秦家几人一起吃早餐,温韶安就不由有些头疼。秦远山虽是定是什么都不会说的,可秦铭浩和秦铭智两人就难说了。

比她晚些起来的秦铭睿见她一早就在更衣室里忙活,便随意的问:“今天就有工作了?”

温韶安正在忙着化妆,闻言只点点头轻应了一声,化好之后就拿上挑好的衣服闪进换衣间里,直接将还待说什么的秦铭睿隔离在外。

秦铭睿便也只好将关心的话语收回,果然他跟她还是不适合做什么相敬如宾的夫妻,耸了耸肩后便也拿上衣服进了对面那间换衣室。

两人各自换好衣服,再整理好头发,刚好赶上早餐。

让温韶安意外的是,秦铭浩并不在家,秦铭智也出去玩了好几天还没回来,坐在餐桌旁的就只有正在翻看早报的秦远山。

其他人在还能挑起点话题说说,但只有他们三人的话,餐桌上就只剩下用餐的声音。

也幸好是这样,早餐只花了不到十五分钟就圆满结束。但等秦远山从容的拿上西装外套率先出门去公司,秦铭睿都还在桌上悠闲的喝着咖啡看报纸。

“你今天不忙?”温韶安将杯中的温牛奶喝光,擦了擦嘴便问。

秦铭睿眼皮都不抬:“还好。”

她再不去公司只怕要迟到,温韶安只有老实交代:“今天要去试镜,我就先出门了。”

“嗯。”秦铭睿依旧不动。

他不怕迟到她怕,温韶安径自起身,先交代罗妈让小罗开车到门口等,然后再匆匆上楼拿包。

等她再下楼来,就见到秦铭睿也正在准备出门。

见她下来,秦铭睿才略微抬了抬眼说:“公司没派车之前就先让小罗带你跑吧,别让外界以为我们秦家虐待了你,没专车坐只能打车。”

小罗不是一直都负责她的出行吗?难不成他说的是台湾那次?

然而没等温韶安来得及说话,秦铭睿就已经坐上了他那辆车,让司机先开出了秦宅。

不想迟到的温韶安便也连忙上车:“小罗,开快点,九点前要赶到公司。”

“好的,少夫人。”小罗应了一声后,就立即发动车子,起初还是有点慢,但等到了大路上就渐渐飞快起来。

九点左右市中心都是一派的塞车景象,好在华风娱乐公司位置稍微偏一些,那条路上来往车辆不算多,小罗紧赶慢赶的,好歹算是顺利的赶在了八点五十五到达了地下停车场。

而也已经过了上班高峰期,电梯都是空荡荡的,上到高音的办公室,时钟正好指向九。

结果她这样火急火燎的赶来,高音的小助理却来了一句:“音姐正在八楼开会,估计二十分钟后结束。”

也就是说,她还得在这干等二十分钟?

不过见到小助理下一秒递过来的东西,温韶安的脸色才算好起来:“好的,谢谢了。”

虽然不知道高音从哪里事先拿到了剧本,但这二十分钟明显是她刻意留给她看剧本的。温韶安喝了一口小助理送上来的热咖啡,然后就翻看剧本细细看起来。

虽说试镜前导演都是会先让演员看会剧本,然后就挑一场戏试试看,但终归比不过事先了解这个角色,然后再利用足够的时间去揣摩这个角色的心理,这样来得更到位。

看来高音还是挺看好她涉足电影圈的,也和她一样希望这场仗只赢不输。

而剧本却也不是全部的,只是她即将要试镜的女配角的戏份,上面还特地勾了导演可能会抽演的几场戏。

女配角在这戏中是女主的好朋友,所以几十场戏里面有一大半都是跟女主演对手戏,也就是已经定下来的贺心妍。

和大牌对戏往好了想是会被带戏,往坏了想就是会被刻意压制,没法表现出自己真正的实力来。

这部戏现在开始筹拍,等拍完就大概已经是七八月份了,上映估计是要等年底,然后刚好赶上年尾的年终终结颁奖。贺心妍定是冲着那个颁奖礼,想得个最佳女主角的。而不同于电视,一部电影里就算会提名好几个奖项,但却也不会女主女配都能拿奖。所以她肯定只会压制,而不会好心带戏。

别人要靠这部电影出彩是有点难,她是没什么可担心的,但就怕这后面会有什么腻歪,就算她在试镜表现不错,也会被刷下。

不过如果真有,那只怕也不用找三个人去试这个角色了,干脆内定就好。

一番思虑下来,温韶安便也懒得再去想太多,直接先挑着那勾出来的几场戏认认真真的看完,再利用剩下的时间将其他的也大略看过。

全部看完才能了解这个角色,而会着重看那几场,也只不过因为高音肯定会问她看了没,她就可以完全不违心的说看过好几遍了。

二十分钟听起来还挺长,但对于在揣摩角色的温韶安却是有些短,她才有点眉头,就听到门被推开,独属高音的笑声响起来:“哟,还挺认真的。”

开完会她的心情能这么好,说明定是有好事发生。

温韶安先合上剧本,抬起头冲高音微微一笑:“音姐。”

不等她问,高音已是自发将好事说出来:“刚才和柯总提了你的事,他赞同你先缓缓接点别的工作,如果这部电影能顺利开拍,而且反响还不错的话,就尽量给你转型。”

转型?从花瓶偶像派成为美貌实力派吗?

温韶安被自己逗得险些笑出声来,随即定了定神色,说:“不是要去试镜吗?”

“急什么?”高音拉开沙发椅坐下,随意的看了一眼手表才说:“才九点半不到,试镜的录影棚就在隔壁,走路过去五分钟都不用。”

“几点开始?”试镜只是随便找个录影棚对对戏给导演看,而不会去现场拍,这一点温韶安还是清楚的。

“十点。”高音盯着笔记本看了一会,随后才转眼冲她一笑:“你还可以再看看剧本。”

“嗯,好。”闻言温韶安便再次翻开剧本,打算再多看几遍。

她不是没拍过喜剧,但喜剧最讲究的就是眼神和面部表情以及肢体动作,如果三者没法配合默契的话,只怕她演技再好也是只能去拍一些正规戏份和内心戏。

所以温韶安难免还是有些忐忑,毕竟用得不再是以前那个熟知一切的身体,如果她自以为到位的动作在别人眼里不满意,那么她的努力坚持就白费了。

心动不如行动,温韶安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剧本后,就起身去了趟洗手间。

因为还得担心随时有人闯进来破坏感觉,温韶安便速战速决的将铭记在心上的一幕给表现出来,见三者之间的把握程度在她所想达到的目标内,她才满意的松了一口气。

看来再过不久她就能彻底的占领这副身体,坐实温韶安这个身份,而不用再担心灵魂指使不动身体了。

有了把握,温韶安便也不再一味的看剧本,而是开始将自己慢慢代入到女配这个角色当中。

等高音来叫她的时候,还差点被她过于灿烂的笑容给吓了一跳。

看她飞快的恢复过来,高音有些忍俊不禁:“哟,你这是入戏了?”

温韶安收起剧本递给她,也不害羞,坦然的点头说:“嗯,刚刚正好在自我代入,是要出发了吗?”

高音接过剧本就直接开门出去:“嗯,你是今天试镜的三个演员里最小名气的那个,自然是需要最早到,不能落人口舌。”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dnHxQg4wWTg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