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与兵哥第一次夜晚 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

重新走进自己的房间,厉珈蓝一阵涩涩的酸楚。

这房间是厉珈蓝指定法国的一个世界级的室内设计师Danny做得设计图,她喜欢欧式卧室皇族生活的气息,而Danny的女性房间的装修设计彰显的就是欧式女王的高贵气质,并且奢华高贵中,又不失romantic的卧室温馨氛围。

白色的墙和暗花的墙纸,而且墙纸的选择是素雅色,卧室奢华中带有典雅的韵味,它的设计就像葡萄酒一样甘醇,藻井式的天花处理,采用欧式古典风格才常用的白色乳灰,给整个墙面干净利落。

欧式古典设计的卧室,无论是从感觉还是触觉上都有身为女王般高贵的气质。这是欧式古典风格设计的特点所在,也是厉珈蓝喜欢的格调。配以时尚大方的家具,透露出奢华大气的主题。

既然是卧室,那么营造出舒适温馨的感觉是必须的,厉珈蓝的卧室所在的灯光的调制上就很花心思,灯光的设计就像是卧室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总共采用的吊灯、台灯和壁灯三种形式的灯来做装饰。无论是吊灯壁灯都富有奢华的气息,让人享受高贵皇族的生活。

尤其吊灯上面有一圈金色的光圈,就仿佛是晨曦的第一到曙光,那不是刺眼而是希望。

南心怡在第一次走进厉珈蓝的房间的时候,就曾对厉珈蓝说过,这是童话里公主住的地方。

而当时厉珈蓝无比倨傲的对南心怡说,不是公主,是女王,她厉珈蓝就是女王。

可惜,现在房间仍然是厉珈蓝的,却并不是真正的那个自己,物是人非,这正是最好的诠释。

厉珈蓝悄悄瞥一眼和宛如,厉珈蓝看到和宛如的眼睛里如似水波的涟漪闪动,嘴唇更是在不停抖动。一个母亲看到女儿房间的旧物,会是怎么样的心情,根本就不会比厉珈蓝自己在物是人非的感觉中跌宕起伏的少。

厉珈蓝咬咬唇,一点微腥的味道于是混入她的嘴里。

“凭什么让她住那间屋子?我是姐姐,该是我住那间屋子才对。”房间外面传来南心悦不甘心的声音。

“行啦,你和她争什么?要是你和谢家的亲事定下来,你就是谢氏王国的皇后,那时候,你要什么有什么,何必和她争这个破房间呢?都说厉珈蓝那个魔女已经死了,你住一个死人住过的房间,不觉得晦气呀。”华严凌劝慰南心悦的声音,说出的话,让和宛如的双肩猛的抽动一下,似乎被什么足够惊悚的事,震慑到一样。

“哼,我就是气不过嘛。”南心悦的一句话落地,门“砰”的一声被从外面推开了,南心悦一副气呼呼的样子,冲进房间,指着南心怡鼻子,破口大骂,“死丫头,仗着你那死老爹疼你,你什么都喜欢跟我争,这房间我让给你就是了,但是你要是再跟我抢谢煊夜,我就撕烂你!”说完扬手要掌掴厉珈蓝。

厉珈蓝站在原地动也不动,脸色一凛,一双眼睛目光咄咄的瞪向南心悦,她可不是脓包的南心怡,敢打她一下试试?在医院的时候,什么都忍着,那是因为她先要保命,现在还怕什么?

那是……,南心悦因为看到厉珈蓝的脸色微微变化,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里面,阴郁和阴戾交叠转化,南心悦突然觉得一阵阴森的寒栗。扬起的手硬是停到半空,没有敢落下去。似乎有一股寒风钻进南心悦的脊背,带给她一阵刺骨的冷。

南心悦无法置信的盯着她那个窝囊废的妹妹,看到她突然变得清冷的脸庞上,那双黑的令人惊叹的眼睛里,一层阴寒的薄雾氤氲。

这刻的她这个妹妹的眼睛,可怕的怎么那么像那个可能已经死掉的厉珈蓝?

“妈呀,有鬼!她是鬼……”南心悦吓得突然跳脚,抱着头尖叫着仓皇的逃出屋子。

看到南心悦狼狈逃跑出去,华严凌脸色也微变,嘴里连声“呸呸……”,“哪里来的鬼?这丫头,胆子也太小了。就算是有鬼,哼,我也不怕。平时没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可是华严凌说话的口气,明显的越来越没有底气,最后一句已经呈现的极是心虚。眼睛往屋子四周扫一遍,身子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脸色有些苍白的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猛的转身匆匆离开。,

真的有鬼!

她就是那只冤鬼!

厉珈蓝望着华严凌的背影,嘴角上扬一抹阴栗的笑容。

厉珈蓝转而看看一脸面对旧物一脸感伤的和宛如,眼神中慢慢漾出一波温柔的疼惜,可是瞬间,就又荡然无存,眼睛重现一片没有任何情绪的死寂。“想到你女儿了吧,那样不孝的女儿,想她干什么?要是她死掉了,就是活该,拖累你这样含辛茹苦养育她的人,你不觉得她死掉了,倒是件干脆,令人心爽的事吗?”

和宛如听到厉珈蓝说出这样的话,被脆弱攻陷,她似乎想要坚强,然而,在她试图低头掩饰的时候,厉珈蓝还是看又大颗的泪水,从和宛如的眼睛里大颗的滚落下来,直线的坠向地面。“求你……,不要这样说我的女儿……”和宛如嗫嚅的小声说着。

厉珈蓝像是突然受某种刺激,身子猛的抖动一下,脸色也变得无血色的苍白一片。有些震撼的望向和宛如,但是又很快扭头。“你出去吧。”厉珈蓝背对着和宛如冷冷说出这句话,她的嗓子压得很低,似乎是试图遮掩某种危险的,可以从声音中出卖她的情绪。

“是,二小姐。”和宛如低声的答应着,出去了。

厉珈蓝很想转过身,望一眼和宛如的背影,可是头好重哦,重到她微微动一下都似乎无力做到。眼睛中有滋生着一种湿润的东西,让她黑色的瞳眸闪着水波一样的光泽……

抬起头望向天空,眼泪就不会掉下来……

厉珈蓝昂起头,试图与地心引力抗衡,不让某种宣泄脆弱的东西,溃败在地心引力的强大下,失败的滴落向地面。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dnHxQg4fWTg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