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啊好疼快出去 三个兄弟共享一个媳妇

张启发结束了与陆宗远的通话,然后又拨通了叶亦雪的电话,对她说今天晚上的计划可以如期进行。

叶亦雪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知道了”,就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甚至连句客套话也没说。

张启发对着电话忙音冷笑了一声,这叶亦可和叶亦雪虽然是两姐妹,但是她们的脾气可是差好多。而且叶亦雪明明不是什么正牌的叶家大小姐,可她的脾气却远远超过了正牌大小姐,她就像是女皇一样对着张启发发号施令。虽然张启发并不甘心被叶亦雪像狗一样使唤,只不过,他这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大家都是各取所需而已。

不管她叶亦雪是出自什么目的要这么设计陷害陆宗远,但是啊,他张启发却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

想到这,张启发又拿起桌子上的照相机,摇着头,哼着小曲,心中已然是乐开了花。

今天晚上,我要把陆宗远所做的龌龊事统统地拍下来,然后,再将他牢牢地掌控在我的手上。

陆宗远啊陆宗远,你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自己得罪了叶亦雪,或者,就怪叶亦可有那么一个心狠手辣的妹妹吧。

晚上的宴会前半场确实如张启发所说的一样,完全是公事上的应酬,可是,到了后半场可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当大部分人散去之后,剩下的五六个已经喝得半醉的人则前往一个非常有名的色/情娱乐场所。

一间豪华的大包房里,男士只有五六个人,这其中当然包括陆宗远和张启发,可是,包房里的女公关的人数却足足超过了男士人数的二倍之多,她们有的唱着靡靡之音,有的跳着火辣辣的艳舞,还有一些在咸猪手的摧残下陪酒卖笑。

对于这种乌烟瘴气的场合,陆宗远很少参加,一是因为他以前只是个地位极低的小科员,二是因为他对这种地方的女子有着天生的厌恶和排斥。

不过,陆宗远没想到这种地方的女子也有例外,就是坐在他身边的女孩子。她并没有像其他女公关一样浓妆艳抹、袒胸露背,甚至在她的脸上还看到了几分稚气,也正是因为这几分稚气,让陆宗远联想到了温柔,也让他对这个女孩子多了一些注意。

陆宗远虽然酒量并不差,但是因为之前在晚宴上已经喝了不少,而且,他还要保持警惕,不能因为醉酒而做出什么出轨的事情,所以,他只是少少地喝了一些啤酒。

陆宗远每次都与大家一样举杯,但是,每次他只是少少地喝一小口,而当他喝完酒,坐在他身边的女公关就会立即为他斟满了酒。如果不是她一直在为自己倒酒,陆宗远几乎察觉不到她的存在。

好奇心的驱使下,陆宗远几番打量着他身边的女公关。从一开始她就与陆宗远保持距离地坐着,从一开始她就一句话都没有讲过,甚至,从一开始她的心思就根本没放在陆宗远的身上,而是在仔细地观察着其他的人。

陆宗远突然凑过去问道:“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来这里的?”

女公关被陆宗远的举动吓了一跳,她像是条件反射一样立即躲开了,她似乎很反感陆宗远这种亲昵的举动。

陆宗远被女公关如此明显的嫌弃让他觉得有些尴尬,他并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表示她不用太过紧张。陆宗远小声地问道:“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才来这种地方?难道就只为了观察?”

女公关一愣,突然把食指放到了嘴唇的中间,示意陆宗远不要声张。随后,她小心地四下张望了眼,看到在坐的男士早已经是烂醉如泥,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而且,中间还有人被女公关扶了出去,过了半个小时后才一脸满足地回来继续喝酒。

女公关小声地对陆宗远说道:“带我出去吧。”

“去哪?”陆宗远一愣,他只是条件反射地问道,心里却知道所谓的出去是什么意思,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难道是他看错了吗,这个女公关其实与其他的女公关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她的道行比其他人要高出了许多。

“从娱乐城里出去,就是……”女公关突然低下了头,虽然包房里的灯光十分的昏暗,但是陆宗远似乎还是看到她的耳朵在一瞬间红透了。

“就是?”陆宗远想证实他自己的想法,于是故作不明地继续问道。

“就是……包钟……”女孩子说完那两个字后,又看向陆宗远,说道:“你不要担心钱的问题,包钟的钱我自己会出,你只要把我带地出去就好了,我……我实在是呆不下去了。”

陆宗远看着女公关,觉得她似乎不像是在说谎,可能,她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吧。不过,这也要等带她出去后才能知道。于是,陆宗远点了点头,表示会配合她。

女公关点了点对以表谢意,然后对陆宗远说道:“你……你把手……搭……搭在我肩上……就像那些人一样……喝醉了一样……”

陆宗远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于是,他装成已经喝醉的样子,在女公关的搀扶下不声不响、不引人注目的情形下出了包房。

可是,陆宗远和女公关的离开,还是被一个人看在眼里,而这个人就是张启发。张启发真没想到,叶亦雪不知道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水灵灵又清纯的女孩子来引陆宗远上勾,不要说陆宗远了,换了哪个男人都会中了她的圈套。

等二人离开后,张启发就借口说要解手,也离开了包房。

陆宗远和女公关在前台买钟后,正准备往出走,就撞到一个刚刚做完一单生意又回来接活的女公关。她看了陆宗远二人一眼,突然笑得极为淫/荡,她从胸前双峰下面掏出一个安全套,放到搀扶着陆宗远的那个女公关手上,说道:“没想到你这个新人还蛮厉害的么,来,拿着,这是我免费送你的,可要注意安全哟,安全第一!”说完,她又搭着陆宗远的肩膀,手在陆宗远的脸上抚摸着,就像挑逗他一样,说道:“我们的新人可就交给你了,她今天可是第一天上班……或者,你要不要玩双飞?”

陆宗远装做喝醉一样拨开她的手,一声不响地离开了。

身后,传来一个女人极为开心的笑声,可是,那笑声却让人觉得无比的悲哀。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dnHxQJ4sWTJ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