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捡到遥控器 和邻居杨姐作爱

怪异话剧社团没有被强制解散的消息,立刻就在校网论团上传播了出来,而拯救了这个社团的乔筱妍,再次被推上了风尖浪头。

本来,经过一个多礼拜的时间,花痴女乔筱妍的帖子已经被顶了下去,几乎就要顶到第二页了,可是却因为怪异话剧社团的复活,再次被顶到了最前面。

第一个帖子就是至尊毒瘤怪异话剧社团复活,花痴女功不可没,接下来第二个帖子就是花痴女乔筱妍追求校董之子邱万瞳不成,报复加入怪异话剧社团……

乔筱妍的房间里没有电脑,自然不会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么炙手可热,所以乔筱妍像是平常一样到了学校,对周围那些怪异的眼神习惯性的视而不见。

却不想刚进校门,就被一个人拽住往一边一带,被扯到了旁边花圃的后面,此时乔筱妍才看到一群人呼啦啦的跑了过来,个个不是抓着话筒就是扛着摄像头,颇有几分勾搭明星的记者模样。

乔筱妍刚要说话,这人就“嘘”了一声,然后紧张的看着那群人在校门口转了个圈儿,朝着另外的方向跑去了。

此时乔筱妍才发现,窝在这里的不只是他们两个人,竟然还有祝晶晶。

而这个拽着她躲起来的家伙就是那个风风火火将她拍到门后然后华丽晕血的宁薄绛。

宁薄绛仔细看脸没什么问题,反倒是浓眉大眼,高鼻梁,时不时还有些笑意的唇,看起来有些小帅的样子,但是如果往下看,就惨不忍睹了。

本来至尊高中的校服非常的整齐简洁,穿起来还是很精神的,可是这家伙,愣是将这么一身规规矩矩的校服穿出了潮流的味道来。

是的,潮!

白色的衬衣虽然还是学校的款式,但是却紧紧的裹在身上,身上凹凸的肌肉就这么性感的展现了出来,下身的深灰色的裤子,也是紧紧的包裹着他的腿,脚下蹬着一双白色的运动板鞋,整个人就一个感觉,就是潮!

最潮流的是头发,明明也是学校规定的样式,可是不知道怎么处理的,看起来就有那种潮流明星的范儿,刘海儿斜在了一边,刚好将右眼遮住了一半,眼睛闪闪的看过来,就是那种调皮的味道。

昨天晚上这个家伙晕倒在桌子上躺了很久,起来也一副呆滞的样子,也没有看出不一般的气质,现在这么看来,乔筱妍觉得这家伙实在是太颠覆了。

宁薄绛探头探脑的看了半天,对着乔筱妍笑了起来,说道:“你可要小心啊,这些校报校电视台校广播台的家伙不会放过你的!”

乔筱妍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刚要站起来,就被祝晶晶一把抓住,还是冰冷柔软的手。

每次触碰到祝晶晶的手,乔筱妍就忍不住的寒毛直竖,她的手实在是太凉了,凉到了人的心里。

接着,一个包裹就塞到了乔筱妍的怀里。

“给。”祝晶晶清冷的说着,然后慢慢的松开了乔筱妍的手。

“是什么?”乔筱妍一边问,一边就要打开包裹。

“校服。”说完,祝晶晶已经站起身来,转身走了。

乔筱妍抱着包裹,看着两人离开,此时铃声响了,她才恍然,急忙的朝着自己的教室跑去。

自从班主任杜相河开始了他的铁血政策以后,班级的纪律一片大好,但是这只是表面的,班里这些少爷小姐才不会就此屈服,于是,以班长左广乾为首的几个同学,暗中就开始筹划如何让班主任倒霉的计划。

这件事乔筱妍早就听说了,只是一直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过是邱万瞳的女仆伴读,她没有资格参加这种活动。

不想,今天又是她的霉运日……

踩着铃声狂奔进教室,一推门,就感觉门似乎有些沉重,但是这个时候乔筱妍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直接肩膀一扛,就冲了进去……

结果,结结实实的一盆水,就从头顶倾泻而下,接着脸盆砸中了她的头。

乔筱妍眼皮一翻,就晕倒在了门口。

全班同学都傻眼了,本来计划好的恶作剧,现在全让乔筱妍毁了。

不可避免的又一次被送去了医务室,浑身湿漉漉的乔筱妍在遮着的布帘后面换衣服,校医依旧是坐在门口的笔记本电脑前斗地主,时不时的还发出一声咒骂。

乔筱妍刚将上衣脱了,就听到医务室的门响了,接着就听到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

“姑姑,你又玩我的号!欢乐豆又要输光了,哦,不是吧,我的十万豆子!”袁项伊一边叫着,一边走了过来,一掀布帘子,就看到乔筱妍头发湿漉漉的将衣服挡在身前。

“我,我……”袁项伊那张帅气的脸刷的红了,乔筱妍也不知所措,此时两人对视了足足有五秒钟,还是袁项伊最先反应过来,一把将布帘子遮了起来。

“对不起!”袁项伊低声的说了一句。

乔筱妍听到袁项伊走了两步,似乎拉了凳子坐了下来,接着就听到姑侄两个嘀嘀咕咕的小声说话。

向来有些迟钝的乔筱妍,此时脸才开始慢慢的红,接着就红到了脖子。

她急忙的将衣服穿好,用旁边的毛巾将头发擦干,穿了鞋子,拉开布帘子。

校医轻声咳嗽了一声,袁项伊也急忙的闭了嘴巴,坐直了身体,两人装作是在玩斗地主的样子。

乔筱妍站在那里,觉得应该说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时候,觉得鼻子有些痒,于是大大的打了一个喷嚏。

校医和袁项伊就像是受到了召唤一样朝着她看了过来,校医站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体温计,交给了乔筱妍,说道:“量一下体温吧。”

袁项伊已经给乔筱妍满满的倒了一杯板蓝根冲剂,递了过去,脸上还有些红,眼睛不由的多瞟了乔筱妍两眼,说道:“喝了这个,驱寒的。”

乔筱妍接过来,坐在床上,红着脸说道:“床单我忘了带过来了。”说完,乔筱妍觉得自己嘴真是贱,说什么不好,怎么又提床单的事情。

袁项伊显然也更加的不自在了,他想要像平常一样开个玩笑,但是这个时候,却觉得一个都想不出来,只能说道:“那就明天带吧。”

校医看着两个别扭的年轻人,身为姑姑虽然想要说两句,可是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

乔筱妍此时更加觉得别扭了,她感觉祝晶晶送她的这身校服似乎有些紧,勒的自己的胸口都有些难受的呼吸都困难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乔筱妍只能开始往嘴里灌板蓝根。

那个中药的味道是很难闻的,此时乔筱妍屏着呼吸,脸都皱了起来了,袁项伊看着这个别扭的小女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的很不正常。

小女孩,是的,看起来真的就是一个小女孩,脸上带着稚气和纯真,没有怎么发育的胸部,还会因为床单的事情好几天躲着他走。

然后,他就想到了那个会突然跳出来找乔筱妍的邱万瞳。虽然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关系,但是显然关系非同一般。

袁项伊的嘴角露出一个笑容来,心中暗想,现在校网论坛上的投票,邱万瞳的得票上升很快,现在已经逼近了一向都是稳拿第一的自己。

就在乔筱妍和袁项伊各自想着自己的小心事,医务所的气氛尴尬凝固的时候,嘭的一声,门被撞开了,邱万瞳从外面杀了进来,当看到乔筱妍安然的坐在床上端着喝那深色的液体似乎没什么大事的时候,暴虐的脾气顿时有抑制不住了。

就在邱万瞳要发作之前,乔筱妍已经从床上跳了起来,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话刚说完,乔筱妍就后悔了,她也不知道邱万瞳想的是什么,怎么就脱口说出这么一句话了?

该死的,她刚才脑海中第一时间想的是什么?想的是自己和袁项伊单独在医务室,如果让邱万瞳发现的话,会不会借着这件事对她发脾气。

所以才会在看到邱万瞳就要朝她吼之前冒出这么一句来。

太郁闷了!乔筱妍看着邱万瞳越来越皱起的眉头,缩了脖子,一口将板蓝根喝完,一抹嘴巴,大步走到了邱万瞳面前,扯着他的袖子就往外走。

邱万瞳斜睨了一眼袁项伊,那种眼神中饱含了各种的情绪,其中最为浓重的就是挑战和警告,袁项伊只是淡然的笑了笑,他觉得现在可不是和邱万瞳争斗的好时候。

走出医务室一截,邱万瞳一把将一个劲往前走的乔筱妍拽住,吼道:“乔筱妍!”

乔筱妍转头去看邱万瞳那一张帅脸,在阳光下,就算是生气还是那么好看,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决心,她就挺直了背,说道:“今天早上是一个意外。”

邱万瞳笑,笑的很是诡异,低头盯了乔筱妍好一会儿,才说道:“是一个意外?C班所有的学生都将矛头指向了你,说是你想要对班主任老师报复,他们是为了拯救班主任老师才决定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乔筱妍同学,你怎么看呢?”

听了这话,乔筱妍顿时瞪大了眼睛!

(新书期间,求点击,求收藏,求红票,求评论,各种求支持……)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dnHxQA4wWTA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