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情难自矜 岫烟 你好king先生

“死丫头,你听好了,你以后三个月的零花钱都归我了。还有你要是有胆子将这件事情,告诉你那抠门儿的老爹,小心我撕烂你的嘴。”南心悦对着厉珈蓝像一只母狗似的狂吠着。

这南心怡怎么在南家生存了呢?一个没心肝的母亲,另加小疯狗似的姐姐,想象的到南心怡如何怯懦的委屈在求全。哼,这要是换了是她,被撕烂嘴的还不知道是谁呢?一个继女还敢嚣张?一边墙角凉快去吧。

厉珈蓝从前都是嚣张跋扈的个性,从来都是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儿,这现在重生在南心怡这个窝囊废身上,真是重生的压抑的让人吐血。厉珈蓝望着南心悦眼神加深,嘴角浮现薄冷的微笑。臭丫头,以后再等着瞧,她可不是小红帽。

护士这时候进来了,帮厉珈蓝换输液药水。然后嘱咐和宛如和南心悦,“这瓶药记得千万不能滴的过快,要不然病人会出现输液反应,严重的话,会出现生命危险。”

“是,记住了。”和宛如点头,因为听着护士将事情说得很严重,脸色很紧张的望了吊瓶一眼。

南心悦起初似乎对护士的交代不怎么入耳,可是当她听到护士说得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那双大眼睛,骨碌碌的转个不停,不知道在动什么鬼心思。只是厉珈蓝和和宛如,都没有注意到。

身体总是很虚弱的,厉珈蓝的好精神没能继续维稳。慢慢的困倦,闭上眼睛。在将睡着的时候,厉珈蓝听到水杯摔碎在地上的声音,然后就是南心悦的怒骂声,和宛如不停的道歉声。臭丫头,你就折腾吧,早晚让我好好收拾你。厉珈蓝心中低咒着,敌不过虚弱的身体,慢慢的昏睡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厉珈蓝就被一阵难受的心悸感逼醒,伴有头痛、恶心和想要呕吐的感觉。怎么回事儿,厉珈蓝全身不由自主的寒颤着,脸色苍白,呼吸越来越艰难,“妈……”厉珈蓝睁开眼首先本能的就是喊“妈”。

而和宛如就守护在厉珈蓝的病床前,听到的厉珈蓝的呼唤,却不知道厉珈蓝喊得就是她,只是慌乱的站起身,望着厉珈蓝紧张的说:“心怡小姐,你怎么了?”

“妈……”厉珈蓝根本顾不得反应她现在的身份,只是艰难的呼唤着。

和宛如终于意识到厉珈蓝现在的情况不妙,急忙慌张的按下呼唤铃,求救医生。

“怎么啦?快死啦!”南心悦在旁边依偎在沙发里,一边修着指甲,一边阴阳怪气的说着。

“大小姐,心怡小姐情况真的很不好呢。”和宛如看着厉珈蓝的脸色开始变得青紫,声音吓得都在发抖。

南心悦不以为然的抬头对着病床这边瞄一眼,“哼,怎么可能呢?她的心都没了,不是照样还活下来了吗?这死丫头命大的很呢?”

和宛如还试图对南心悦说明现在厉珈蓝的情况的严重性,医生恰时冲进来,奔到床前,首先将输液针从厉珈蓝的手背上拔出来。然后给厉珈蓝输上氧气,并且在厉珈蓝的四肢上轮扎止血带,直到厉珈蓝的情况逐渐稳定。

“怎么回事?护士!你没有交代家属要注意滴药的速度不能过快吗?”医生将厉珈蓝的情况稳定后,发火的将矛头指向当值的护士。

“有啊,我反复交代了的,输液的时候,也是将滴液速度调到最慢的。”护士一脸委屈的说。

“那是怎么回事?病人情况刚刚稳定,要是懈怠了,出现了生命危险,谁来负这个责任?对了,你是护工吗?”医生寒着脸转而对着和宛如发飙。

和宛如应着点着头。

医生盛气凌人的指责,“人家家属花钱请你专业护理病人,你怎么回事?护士的交代没耳朵听到吗?要是病人出事了,你担待的起吗?”

“对不起,对不起……”和宛如苍白着脸色,一个劲儿的对医生说着抱歉。卑微的样子,让还处于虚弱状态的厉珈蓝,心中的泪水流不完。

这还是从前那个倨傲的玺林集团董事长夫人吗?现在竟然卑微到一点为人的尊严都没有了。望着连声诺诺的和宛如,厉珈蓝的眼睛潮湿了,双唇颤抖的无法闭合。如果能索引她心田里的泪水出来,相信她的泪水足够可以流成一条河。哀楚,心疼和宛如的哀楚,像一根根细小的刺,扎进厉珈蓝的每个毛孔,每根血管。

“怎么请了这么不负责任的护工,我反复交代了的,你这么不负责任,拿人家酬劳的时候,不觉得手短吗?”护士在一边也冷言讽刺,分明是恼火刚才医生飙火骂她,这会儿不甘心的借题发挥,对和宛如撒火。

“呜呜,和宛如你太毒了,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你也敢动手脚,陷害我的妹妹,要是我妹妹出了事,我和你没完!”南心悦突然从一只小疯狗,变成疼爱妹妹的好姐姐了,哭的悲悲切切的,似乎真是对厉珈蓝心疼极了的。

装!装吧你就!厉珈蓝差点恶心的吐起来,现在看着南心悦那张漂亮的脸蛋,怎么比看到一坨屎更恶心呢?

医生等了一会儿,看到厉珈蓝的情况已经持续稳定了,才对着护士说:“暂停输液,隔两个小时看看病人情况怎么样,要是没事,再给继续输液治疗。”,然后对着南心悦说,“南小姐,我建议你通知你的父母,考虑一下更换更专业的护工,你妹妹的刚刚脱离术后的并发症危险期,要是再被这样的不合格的护工护理下去,再出了什么情况,后悔都来不及。”

南心悦眨着沾着泪花的眼睫毛,乖巧的点头,“谢谢您了,医生,我会向我父母转告您说的话的。”

厉珈蓝听到这里,暂停了对和宛如的心疼,虽然刚才所有人都将矛头针对向母亲和宛如,但是如果南靖生真的为今天的事,辞掉了母亲,那么就免得母亲再被南家人欺侮了,不是吗?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dnHnQh4rWWh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