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霸道总裁肉很多那种 我被送到sm俱乐部

终于到了家,熊筱白踢掉脚上的高跟鞋,一边嚷着“冻死了”,一边冲进厨房,想冲一杯暖暖的羊奶或泡一杯热腾腾的咖啡。

安维辰也冻得直打冷战,枉他把西服脱下来想给笨熊披上,却也只是拿着西服追在她身后跑而已。这个女人一点都不领情,拒绝了他的好意不说,还摆出一脸多管闲事的表情。

他这个安大少爷何时这么关心过女人,可他难得表现出来的绅士风度,在这只笨熊眼里却是一文不值。

带着一丝怨念,安维辰坐到沙发上,用被子裹住自己仍然冒着寒意、哆嗦个不停的身体,向厨房的方向抱怨道:“顺便带我的份儿啊,也不看看我是因为谁才会冻成这个样子。”

过了一会儿,熊筱白端着一壶咖啡从厨房走出来,瞪了安维辰一眼,把咖啡放在了茶几上,示意他尽管喝、可劲儿喝,而她自己则跑回了卧室。

过了差不多五分钟,熊筱白换了一件平日里在家穿的家居服,裹着一条厚毯子走出来了。她拉过电脑桌前的转椅,大大咧咧往椅子上一坐,为自己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小心翼翼地喝了起来。

安维辰看着眼前的熊筱白,摇了摇头,感慨地说道:“你在外面与在家里,还真是天壤之别呢,你就不能买一件性感……不,性感对你来说要求有点高,嗯……我想想……对了,你就不能买一件有一点女人味的家居服吗?”

“我这件又不是男款的……”熊筱白吐了吐舌头,在心中诅咒了一下安维辰,因为回答他的问题,让她不小心烫到了舌头。

这笨熊的思路和自己的完全不在一个波段上嘛。

安维辰向茶几的方向靠了靠,向熊筱白好心地建议道:“我是说,像那种正常的女人穿的那种……你不觉得你身上的这套太幼稚了吗?”

“会吗?”虽然是在反问,但是熊筱白的语气和表情完全是否定的态度。

“你居然这点自觉都没有?我觉得超过十五岁的人绝对不会穿这种卡通的连体睡衣吧!还是一只熊……还戴着熊头一样的帽子,你就怕别人不知道你是笨熊吗?”安维辰觉得自己快要抓狂了,笨熊难道连这点身为女人的自觉都没有吗?

什么嘛!这只“弃狗”居然敢侮辱我最喜欢的这套熊熊装?

抬起头,熊筱白正要说什么予以反驳,视线正好看到了墙上的时钟,刚巧时针和分针在12的数字下重合了。

不知道是不是吃了太多甜品的缘故,熊筱白居然开着玩笑说道:“刚好十二点,魔法消失了,灰姑娘被打回原型了。怎么?王子你失望了?”

听到笨熊的冷笑话,安维辰想到她之前对自己的揶揄,即学着她的语气反问:“我是王子我承认,我怎么不觉得你像辛德瑞拉?”

“哇——!”熊筱白发出极为夸张的感慨声,对着安维辰又摇头又叹气,说道:“你好小气啊,居然这么记仇。”说完,也不气,反而咯咯地笑了起来。

见笨熊的心情如此的好,又笑得那么好看,安维辰觉得自己的心情也变得很不错,也就暂时不与她计较睡衣的事情了。

喝了一口热气腾腾的咖啡,熊筱白觉得自己的身体终于有了一丝暖意,她把身子又往毯子里钻了钻,问道:“说说你吧,今天在公司过得怎么样?”

“嗯……上午比较混乱,到了晚上总算理出一点头绪了,明天我就可以开始做项目的方案了。”安维辰搅动着咖啡,心中有一点点兴奋。这是他的第一个项目,他一定要为这个项目拿出一个精彩绝伦的方案,让所有人都对他刮目相看。

“什么项目?”熊筱白随口问道。看安维辰那么认真的样子,她实在不好意思打击他。一个从未工作过的人,怎么可能一开始就独立完成一个项目的方案?不过,可能是自己在杞人忧天也说不定,看他自信满满的样子,或许他真的很有能力呢。只希望他的这份自信不是自负就好。

“一个度假村的发展项目……怎么?你有兴趣。”安维辰很意外熊筱白会关心他的工作,难道,凡是写文字的人都会对别人的事情感到好奇吗?这是不是作家和记者的痛病?

熊筱白点了点头,说道:“因为写作的关系,我对任何事都有兴趣,因为不论是什么,都可能会成为我写作的素材。不过,今天晚上还是算了,我已经冻坏了,喝点咖啡,我就要钻进被子里好好睡一觉。”

“不写了?”安维辰扬了扬眉头,猜想她是不是已经将三十万字的稿子都补出来了。

“嗯,今天不写了,没有心情。”熊筱白虽然说得这么干脆,但心里却颇为担心。她的存稿真心不多了,如果再不抓紧写,不要说答应别人的“加更”难以兑现,就连正常的更新也很吃力了。果然,没有存稿真的不安心呢。不过呢,今天晚上先这样吧,明天可真的要拼命了。

安维辰点了点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动了动嘴唇,踌躇地问道:“关于结婚……你是说认真的?”

熊筱白突然从毯子里伸出握成拳头状的右手,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认真地说道:“当然了,这还是我第一次对流星许愿说要结婚呢,以前不论是对什么许愿,都是新文大火,或是出实体书、或者卖个影视版权之类的……”

“你……你的野心还真不小呢。”安维辰被熊筱白的举动吓了一跳,却也从她的表情看出她有多么认真。只是,突然间,他的心情有些许失落,难道说……自己和笨熊两个人独处的时间,已经不会很久了吗?

“那是当然!”熊筱白把手缩回毯子里,再用力裹了裹,才反问道:“难道你不是吗?”

安维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想舒缓自己心中那份莫名其妙的失落感。顿了顿,才缓缓地说道:“以前……我从未这么想过。不过,现在的我却真的想努力做好这个项目,这还是我第一次想认真地做一件事,因为我想要向一个人证明,我有这个能力!我可以!”

看着安维辰认真的表情,熊筱白突然有一种想要鼓励他的冲动,她倏地从裹在身上的毯子里跳起来,向安维辰伸出右手,说道:“好!那我们就相互加油吧!”

“嗯,加油!”安维辰立即领会了她的意思,他也伸出右手迎合过去。

“啪——!”的一声,两个人击掌为彼此加油。

熊筱白活动活动身体,看来,那两杯暖暖的咖啡终于让她不再觉得冷了。

看了看茶几上的咖啡壶和杯子,熊筱白对安维辰说道:“我负责泡咖啡,你负责刷杯子。”

“我才不要!”安维辰顿时皱起了眉头。

“啊?不要?那以后你就没有咖啡喝!”熊筱白瞪着安维辰,言语之间极尽威胁之意。

安维辰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虽然心里是一万个不情愿,却也只有惟命是从,谁让他已经对熊筱白泡的咖啡上了瘾。

“啊,对了……”熊筱白一指厨房,毫无商量余地地说道:“顺便把碗也刷了……你没权拒绝,不然以后没有饭吃……”

“以后没有饭吃……”安维辰几乎是同一时间,以同样的语气,说出了同样的话。笨熊也就这么点本事,除了以吃吃喝喝来威胁他,也没有别的新创意了。

“那你就好好地干活吧,我先去洗澡了……”熊筱白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走向浴室。

熊筱白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安维辰早已经刷好了杯子和碗筷。

“刚刚……我是不是听到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熊筱白擦着滴着水的头发,向厨房里面望了一眼。

“啊……打碎了一个碗……而已……”安维辰一肚子火,却也只能隐忍不发。

“嗯~?那这笔帐咱们可得好好地记下,等累计到一定金额的时候,你就要老老实实地付钱给我。”熊筱白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以后这种洗洗涮涮的活儿都由安维辰来做。

“那明明就是我刷的卡、买的碗。”安维辰提高了音量,对于笨熊分配给他的家务活,他很清楚自己不能拒绝,否则没吃没喝不说,恐怕一不小心又会换来一顿锅铲。只是,他一肚子怒气没地儿发泄,只好借着这个理由小小地抱怨一下。

熊筱白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认真地交待道:“啊,那记得,以后再买,就买不怕摔的那种……”

“没有下次了!”安维辰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受气包,总是被笨熊虐来虐去。

“好小气!”熊筱白把头发揽到一边,用毛巾裹住吸水。

看着笨熊露出的白皙脖颈,安维辰顿时有种晃得睁不开眼睛的感觉。

这笨熊的皮肤怎么这么好?不只是皮肤呢,他又联想到笨熊之前泡好了咖啡,回卧室的时候,一边走一边解开了披肩……

水蓝色的长裙紧紧贴随于她的肌肤上,勾勒出她近乎完美的身材比例。裙摆随着她的走动,就像是在水面荡起了层层的涟漪。卡肩式的设计,露出她性感的锁骨和白皙光滑的肩膀,高雅中却透出一丝挑逗的意味。

天然的纯净中混入一丝冶艳的姿色,再配以她那头乌黑的卷发……无意中,即散发着如此强烈的致命吸引力,可是她本人却又毫无自觉。

安维辰在心里暗暗庆幸现在是冬季,笨熊出去时搭配了一条披肩,没被那些苍蝇看到她现在的这个样子。

她这个女人……还是穿卡通的连体睡衣比较适合,最好出去时也穿成这个样子,不然被别的男人看到可就太危险了。突然间,安维辰的脑中冒出一个念头,就是想要把这只笨熊关进笼子里囚禁起来。

“怎么了?”熊筱白察觉到安维辰的目光以及他的沉默,就望向他,还以为他又要抱怨什么不满。

“咳咳……笨熊,我今天才发现,你的身材很像模特呢。”安维辰轻咳了几声,掩饰自己的失态。

“真的?”熊筱白面露一丝喜色,她一向都觉得自己的身材有些美中不足,其他哪里都很满意,就是……

哼——!笨熊啊笨熊,你别幻想从我嘴里听到任何赞美你的话,我才不会让你更加的得意忘形呢!

安维辰非常认真地点了点头,揶揄地说道:“真的,模特都和你一样,平胸。”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dnHeQa4dWXR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