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男人们的浓浆 情定帝国总裁全文免费

看日程伊恩今天上午到,慕景蓉早早便来机场堵人,却在他的航班到了四十分钟里依然没看到人影,终于是等得不耐烦,拿出手机拨通他的号码,“飞机到了这么长时间,你为什么还不出来?”

接电话的是迈克,听出对面质问声音的主人,先礼貌回答:“慕小姐不好意思,伊恩现在正在休息,请问你有什么事情?”

“你是谁?”慕景蓉警惕地问,随后想她的目的不过是伊恩,便又开口命令道:“我有事找伊恩,让他接电话!”

因为伊恩的原因,迈克对慕家人都没什么好感,这个慕景蓉尤其,听她跟自己颐气指使,一边又看伊恩推着个输液架从卧房出来,他二话不说就挂掉电话。

伊恩黑脸看着迈克,被他“好心”注射一剂镇定剂助眠,一醒来便发现自己已经在纽约公寓的卧室,都没能第一时间到公司揪着慕景灏的衣领,秋后算账,现在自己养大的手下明着在自己面前为所欲为,想想就觉得自己太窝囊,视线下移到迈克手中的手机,带着刚睡醒的沉闷问道:“刚才谁给我打电话?”

话音一落,手机屏幕就亮起,不过来电音乐还没想起,就被迈克直接拒接。

见状伊恩自是不能再忍,一把拔掉身上针管,直接挥拳爆粗口:“XX,老子电话你也敢挂。”

“更正这是别人打给你的,放心你的电话我不会挂。”说着迈克又是精准抓住伊恩手腕,凉凉道:“出拳有气无力,看来还是没休息好,再来一剂镇定剂?”

“滚!”

……………………

按着平日的路线,两人一同下班去了幼儿园,却被告知小家伙被接走。

回去的路上,钟安暖忍不住好奇,转头问:“是谁去接的啊?”

“不知道。”

“……”钟安暖忍不住埋怨一句,“那你刚才怎么不问问?”

“你不也没问?可能是刘妈?”微顿慕景灏又说:“不管是谁,放心他丢不了。”

听着这么没心没肺地回复,钟安暖不禁皱眉看了眼慕景灏,小声嘀咕,“这对你儿子也太不上心了吧。”

闻言慕景灏笑而不语。若是不上心,干嘛几乎每次出差都带上他?

纠结一路慕辰轩被谁接走,到了楼下还不由得往他们的楼层看了一眼,想着会不会看到小家趴在阳台上等他们,正腹诽她这个所谓“姐姐”都比亲爹上心时,整个人瞬间冻住,视线死死盯着阳台,耳根渐渐染上红晕。

谁能告诉她昨晚晾在自己卫生间的内衣,怎么就跑到阳台上了呢?

虽然只是浅色,可以一眼看去,偌大一栋楼,数十家住户,就只有她的内衣挂在那里晒着夕阳,要多显眼就有多显眼,快速瞥了一眼慕景灏,见他在低头看手机,顿时觉得有补救的机会,逼出自己潜力,十分流畅解开安全带,冲下车,闪身进入公寓。

慕景灏感觉自己就听到一声巨响,又捕捉到一道残影,然后刚刚还坐在身旁的人就消失不见,倍感疑惑地接起电话,安静听完对方发现之后,他才开口,“是您接走了啊。”挂断电话,挂掉电话后朝钟安暖消失的方向看去,脸色古怪起来,对她的举动更是不解。

不知道慕景灏的心里活动,钟安暖现在脑子里就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在慕景灏发现之前将自己的内衣收好,跺着脚等着电梯开门,跺着脚看着屏幕上数字变化,很完美诠释了热锅上的蚂蚁这一形象,好不容易等电梯到了楼层,又是立刻行云流水地输入密码,推开门鞋都没来得及脱就闯进客厅。

跑了两步突然感觉有人看着她,机警回头就看沙发上坐着的妇人,穿着整齐时尚,一样是一头雾水地看着钟安暖。这人正是慕景灏的母亲李丽。

“你是?”

“您是?”两人同时开口询问。

因自己是晚辈,钟安暖犹豫着先开口解释自己是M集团员工,慕景灏让她来取几份文件。完全隐瞒了自己住在这里的事实。

听完钟安暖的解释,李丽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突然想起报纸上的和慕景灏接吻的女主角,再看向钟安暖……

嗯,越看越像!

钟安暖心虚地站立承受着李丽的目光,心中忐忑,也不知她信没信自己的解释,正纠结要不要再说些什么,就听李丽笑着跟自己说:“这样啊,那你先坐下等等,小灏他应该就快要回来了。”

可不是就快要回来了!

钟安暖讪讪笑了笑,听话坐在一旁,侧头死死盯着房门口,想着等下要怎么跟他串一下供词。

“滴——”又是门锁开启的声音,看着门慢慢打开,钟安暖感觉心都跳到嗓子眼,屏息触电般跳起来,对着门口就是一鞠躬,“慕总经理!”

慕景灏:“……”

李丽:“……”

慕景灏忽视掉钟安暖的异常热情的欢迎,越过她朝向身后叫了声:“妈。”

钟安暖突然僵直身体,不禁庆幸自己的隐瞒,不然从“确认关系”到“同居”再到见父母,按着节奏,他们怕是明天就该结婚了。

“哼!”李丽对慕景灏不满冷哼,“都说让你不要一直工作,你倒好还让人家小姑娘加班跑这么远来那文件!”

“我会注意的,文件——还没准备好,你等一下。”

换鞋脱外套,然后就径直将自己关进书房。

见就剩李丽和自己,钟安暖硬着头皮转身跟李丽再次打招呼,“董事长夫人好。”

李丽微笑点头,回想自家儿子刚才镇静的表现,心中拿不定地嘀咕,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或许李丽不是什么健谈的人,总之见她没有再跟自己说话,钟安暖松了一口气,然后注意力全都放在阳台,不停盘算着怎么才能以一个小职员的身份,到阳台帮总经理收一下衣服,却忘记担心另一个不稳定因素。

从卫生间出来的慕辰轩,一下就注意到钟安暖伸长脖子朝外望,跟着转头却看不到觉得有趣的东西,好奇歪头问:“安暖姐姐你在看什么?”

听慕辰轩叫自己名字,钟安暖一下子就从自己的世界跳出来,怪不得刚才总觉得忘了什么事情,看对面站着还穿着学校制服的小人,感觉自己冷汗马上就要从头顶淌下来。

一旁李丽悄悄将报纸又塞回包中,“你认识你爸这个职员?”

钟安暖感觉忘了呼吸,发誓现在绝对能听见自己心脏怦怦地跳,而慕辰轩则是挠挠头,头歪得更厉害,有点听不懂自己奶奶的话,正要开口问,就被刚从书房出来的慕景灏喊住:“瞎晃什么,去写作业!”

小家伙很无辜地看着慕景灏,他明明还没有闯祸,为什么突然凶他,“为什……”

“闭嘴不许说话,会你房间去!”

慕景灏的强势命令,小家伙不敢违抗,低着头往自己的房间走。

看慕辰轩可怜委屈的样子,李丽脸一沉,话也沉,“你平白无故教训我孙子干嘛?”

“被接走第一时间没和我说,又忘了我说的话,该长长记性。”

“我不是给你刚刚给你打了?”

慕景灏不语,上前将手中的文件夹,递到钟安暖手中,“拿给销售部检查一遍,明早放到我桌子上。”

钟安暖如获大赦,双手恭敬伸出去,一下子忘记自己挂在阳台上招摇的内衣,就只想着拿上文件就赶紧跑出去。

然而世事不尽如人愿,文件根本就没碰到钟安暖的手,就被李丽抢了去,“你让人家大老远跑到你家拿文件,就这么把人家打发走?”

“不然呢?”慕景灏扫了一眼钟安暖,理所当然道:“实习生所为上司跑跑腿难道不应该?”

“应该!”钟安暖第一次这么认同别人这么使唤自己,手抓住文件,李丽松手,文件终于到她手中,“明天一早一定送到您办公室。”

刚要转身离开,胳膊被李丽抓着,“实习生那不是连薪水都没,竟然还要加班?你一个小姑娘也太可怜了,没事我给你做主,今天就在这里吃了晚饭再走。”最后可能担心钟安暖拒绝,还加了句,“给我这个董事长夫人一个面子。”

话说到这份上,钟安暖要是在拒绝,就显得有问题,于是只能将所有希望全都寄托在慕景灏身上,然后就听他说:“好像的确挺可怜的。”

钟安暖咬牙提醒,“慕经理文件可要按时提交。”

“那又怎样?就算再着急现在也下班来不及了,就算是失误,也都是你这个经理的责任。”李丽强势将钟安暖按回沙发,接着又朝慕景灏命令道:“你做饭去。”

慕景灏见李丽正盯着自己,有些不确定地指着鼻子问:“我——做饭?”

“对啊现在家里这么多人,你家阿姨准备的那一点怎么够吃?”

看慕景灏没有异议地往厨房走,钟安暖惊讶他竟然还又在这么一项技能,偷偷瞥了一眼李丽,见她正一脸得意地盯着慕景灏的背影看,立刻起身说:“我去帮慕经理做菜!”话音一落,人就已经跑进厨房。

小心扒在门框上,见李丽又坐回沙发上,钟安暖大大松了口气,浑身无力靠在墙壁上。

慕景灏见状失笑,手撑在冰箱门上,内部照明灯映出他玩笑的表情,“我妈那么可怕?”

闻言钟安暖给了慕景灏一个“你这是在说废话”的眼神,为难地朝客厅看了看,“等下你母亲不会发现我住在你家吧?”

“放心,她很少来,来了没事也不会去二楼,检查哪个空房间住没住人。”

钟安暖沉默一阵又问:“那阳台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dnDxBhZrWTh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