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我和表姐的性爱故事 陈奕迅连发微博

11月上旬,西南边境城市R城,这里依旧如春夏般温暖。

今天是陈瑞峰去武 警边 防连队训练的第三天,听华哥说去那里训练要上交手机等电子产品,不得轻易和外界联系,一周也只准外出一次,当天晚上八点前归队。像一个真正的军人准时出操训练、准时上床睡觉,要把被子叠成豆腐块,把头发剃成小平头,每天被操练地掉一层皮。一个月后不知道陈瑞峰能黑成什么样?陈雪如是想,其实她还挺想看他的小平头的。

陈雪和陈瑞峰刚回到老家第二天,就收到华哥的电话,说给陈瑞峰接到一部电影作品,选角导演看了他的《杀途》,觉得他的傻劲和韧劲很像电影里的男二,还有他身上有股隐隐的‘倔’特别好,说导演要见见他、和他聊聊戏。于是两人的假期提前结束,坐飞机去北京见导演。然后导演让陈瑞峰换上戏服,试试戏,经过怎么样她不知道,反正结果很好。

那天,陈雪看到身穿深绿迷彩军装、脸上抹着几道油彩的陈瑞峰,捂着嘴一直笑,弄得他好像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变丑了。其实长得帅的人穿什么都好看,那怕是脸上抹着油彩,也依然帅气。只是她更期待他穿正式的礼服,那样他修长身形将得到更完美的展现。

陈瑞峰去连队的第一天,突然酒店房间就剩她一人,安静地只有电视机在孤独地响着。不用她每天花心思做饭和汤,不用管行程,不用准备这准备那,可大大的房间就她一个人,陈雪很不适应。她想给华哥打电话又怕他在谈工作,只得无聊地发几个表情给他,等着回复。

‘跑去’刷微博,发了条闲的发慌地微博(几个表情包),然后就开始在网上瞎晃,也不知道是怎么点到的,进到一个‘陈瑶CP’的‘地方’,简介是:陈瑞峰和云瑶的真人CP粉聚集地,粉丝只有几十人,帖子也才十几个,都是些两人接受采访时的照片,不过照片还挺高清的。

陈雪把每一个帖子都认真地看了一遍,然后对自己的眼睛产生了怀疑,为什么他们说的‘峰峰你是不是在偷看瑶瑶’、‘峰峰应该很爱瑶瑶吧’、‘峰峰和瑶瑶穿了同款戏服’、‘我宣布陈瑞峰和云瑶有最萌身高差,刚好20公分’等等,她在现场为什么没有发现???还有‘峰峰’和‘瑶瑶’是什么东西,这么肉麻的名字怎么叫的出口?还有‘同款戏服’又是什么?同一剧组不‘同款’还能是‘异款’?

刷完这些陈雪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虽然体验不是很好。然后弄得她饭也吃不好,又去查了‘CP’是的意思,某百科显示:‘配对(英文:Coupling)简称CP,表示人物配对关系,本意是指有恋爱关系的同人配对,主要运用于二次元ACGN同人圈,近年来在三次元等其他场合也开始广泛使用’。看完百科她有些了解了,不过她不喜欢‘陈瑶CP’,就像她觉得两人演感情戏很尴尬是一样的感受。

于是她又打开微博,想把自己的所见所想发个帖子,然后她找不到‘陈瑶CP’了!找不到了!!!最后只得气呼呼作罢。

陈瑞峰去连队的第二天,陈雪给自己找了一件事做,捣腾她的旧衣服。上半年买的小缝纫机,除了帮忙修补戏服外,她一直没时间碰过,现在正好有时间。于是,她把自己的旧衣服都搜罗出来,摆地摊一样的放到地毯上,然后找了把小剪刀,对着一件她在制衣厂穿的旧工衣,各种比划。

深蓝色的工衣长外套,既宽松又肥大还土气,因为她洗的太多次早已泛白。她想好立即下剪刀,把工衣两边腋下的缝线拆掉,然后用剪刀在衣服上剪出一个小洞,再找来条素色印花裙,这条裙子是她工作后第三年花八十多块买的,当时最喜欢的一件,现在想想有点不想下手。

于是又在一堆旧衣服里找了件浅色毛衣,这件毛衣她好像穿了快六年,都洗得变形不能再穿。果断下剪刀,把毛衣下摆剪了一圈,大概一指宽的样子,然后她才想到这样剪毛衣会掉毛线,之后整件衣服就变成一团毛线了……

暂时想不到好办法,就随手一扔,先弄旧工衣。把关剪下来的下摆,对半剪断,然后挽出一朵三瓣花缝在工衣拆线的地方,大概手臂垂下来手肘的位置,另一边也缝在相同的位置。她叫它‘衣生花’!不过就两朵花好像太少了点,她又拿来一个玻璃杯,倒扣在一件发黄的白T上,剪下两块圆布来,再把圆布对折剪开,再对折剪开。

把四片‘花瓣’缝在工衣前襟正中间,左右各一朵重新对称组合的花,在陈雪的缝纫机下成型。举着衣服看了看,还是差点点,又去找来一个喝咖啡的小杯子,依然剪下两块圆布,这次‘花瓣’是要缝在袖子折线上,如此这般,又剪了四小块圆布,非常整齐地排列在工衣前襟上。

最后看着自己做的成品,洋洋自得半响,又是拍照,又是发微博的。

做完第一件还想做第二件,这次把注意打到陈瑞峰的衣服上,他的衣服不是衬衫就是T恤,颜色也非常单调,黑白灰或者深色系,像个老头子。衬衫不适人拼接,她去找来针线包,里面有各种型号的针,和五颜六色的线。

陈雪随机选了一件白T,还是先拆腋下的线,再把衣服放到缝纫机针下,在左前胸下针,把她七年的踩高速针车的经验使出来,缝出了一只有点点歪的小鸭子形状,然后再在鸭子下面一公分的位置缝出‘陈瑞峰’的汉语全拼,小鸭子的身体还要上黄色线,鸭嘴是红色线,鸭子眼睛是黑色线。这个比缝拼接难多了,所以她花了更多时间,等到作品完成已经三四小时后的事了。

“累死我了!”

陈瑞峰下连队的第一个周末,他拿到手机的第一件事是给陈雪打电话,和她说自己放假了,要吃酸菜鱼汤、水煮鱼块、辣子鸡、回锅肉、麻婆豆腐……他报了一堆菜名,最后都被拒绝了,她说酒店房间又没厨房,只能煮汤。“好,都听小雨的。”他其实就是想听听她的声音。

在回酒店的路上,他先翻了微信,一 一回复,然后再刷了微博,看到陈雪发的微博,七天里她发了三条微博,一条纯表情,二条是图片,图片里是两件衣服,其中一件很眼熟,只是那只鸭子有点碍眼,于是他在她的微博下评论了一句。‘鸭子好丑!’莫名怨念。

“一个人也玩得很好嘛!”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dODDAA0fODA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