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被黑人塞得满满的小说 男朋友说让我舒服上天

吴佳妮从看到帖子的那一刻起,整个人就不比林月好受几分。她不仅输了爱情,被爱人出卖,还伤害了向来善待自己的林月,更丢了工作…

在爱情里抱有幻想的女孩果然是大输家。她后悔自己的愚蠢,洪伟,这个化名起的真好。出事后,她稍加搜索好卖喵的新闻就发现这个叫令鸿伟的副总裁,几张模糊不清的合影,酷似那天看见的瘦高个男子。

但她,在这之前,从未往好卖喵那里联想过。

冬日的阳光从薄薄窗帘里透进房间,提醒吴佳妮,她应该出门晒晒晦气了。一连关在家里几天,也不是办法。

“咚咚咚咚”门外传来敲门声。

“谁啊”吴佳妮有气无力的问。

“佳妮,开门,我是珊珊。”

王珊珊拎着一个保温桶走进了她房间。她皱眉望着这个乱糟糟的一户室。地上堆着外卖盒子,几个空酒瓶塞在垃圾箱里,房间窗帘紧闭,这个阴暗房间和主人的状态一样--差极了。

“佳妮,去洗个脸,换身衣服,你看看你自己,都几天没出门了吧!缩在这当地鼠啊?”王珊珊拉开了窗帘,刺眼的光让吴佳妮抬手躲避。

“珊珊,我不想出去,全身无力。”

“你能这样躲一辈子吗?总有踏出去的那步,我给你带了自己烧的莲藕排骨汤,你快去洗个脸,我找个碗给你盛一碗。”

“谢谢你,珊珊。”吴佳妮眼角有湿湿的水迹。她终于走向了洗手间,望着大镜子前苍白的自己,干枯蓬乱的头发,咸菜黄似的脸色,两个无精打采的大眼袋深得可以装油了。

吴佳妮洗好澡穿着新换的粉红珊瑚绒家居服,坐着小茶几旁的沙发上。王珊珊帮她把房间打扫过了,垃圾扔了,床单被褥叠放齐整。这个小户室笼罩在夕阳金色光芒下,显得明亮清爽。

她整个人的心情也豁然开朗了,原来古人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果真不无道理。

“珊珊,排骨汤真好喝,你太贤惠了。我要是男人,一定爱死你了,非你不娶。”

“可惜你不是男人。男人都没有这样的好眼光哪!”王珊珊依靠着窗框,朝窗外吐了口烟,吴佳妮房里连烟灰缸也没有,她勉强找了个小碟子拿在手里。

“嗯。其实当女人也挺好的,除了每月一次的大姨妈,男人能做的我们也能做。珊珊,我决定了,再也不对爱情对别人心存幻想。脚踏实地的生活比什么罗曼蒂克都重要”

“不错嘛,终于开窍啦?一会儿陪你去超市买点菜买点水果,你这脚踏实地的生活就从戒了外卖开始吧。”王珊珊笑着说。

吴佳妮也笑了,有点不好意思自己生活里的邋遢。

“何总那里,你不打算好好解释下?”

“这事,我确实做错了。无意中透露了公司的重要信息出去,虽然之前我并没意识到这种生活细节的重要程度。何总开我,合情合理。我也没脸再继续呆下去了,只是对林总,我会当面和她道歉的,不知怎么的,对她特别过意不去。”吴佳妮小口喝着莲藕汤,谈到工作,她也是个认真理智的姑娘。

“哎,别人都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没想到,这个令鸿伟手段这么下三滥,一个大男人使什么招不好,偏要向个弱女人身上泼脏水,真他妈犯贱!”王珊珊熄了手中烟,她也为林月打抱不平。

“真的太可怕了,完全看不出他是这么个斯文败类。所以,我才对林总特别歉疚。那些露骨的话我都看不下去,简直是戳着别人痛处在编造谎言。哎…你说,何总会因为这事离婚吗?”

“佳妮,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压根就没谈过恋爱?”王珊珊像发现活宝贝一样打量着吴佳妮。

“怎么问我这个?我说的不对吗?虽然我是没谈过恋爱…但是电视剧都这么演感情的呀!”

“哎,傻妹子!他俩结婚这么几年了,家大业大,你以为是靠爱情维系的吗?在利益和责任面前,爱情是占比最小的环节。他们怎会为这点事离婚。”

“那就好,我最怕的就是林总因为这事,婚姻不幸福。”

“其实离婚,对她,也不一定是不幸福。”王珊珊幽幽的感叹。

“珊珊,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

“佳妮,你不也说她的前男友,事业有成,性格开朗,对她无微不至吗?打小认识顺理成章结婚的青梅竹马本就是世间佳话,换种角度看,也许何总才是后来乘虚而入的人呢!再说何总的真心吧,事业估计才是他心里第一位的,你看他每天待在办公室的时间,而且之前又有出轨的黑历史。你觉得,这样的婚姻,是真的幸福?”

“哇,听你这么说,我也觉得很有道理呢。珊珊,你可以开个什么账号,专门帮人分析感情了!太透彻太合理了!”

“傻妹妹,多谈几次,你自然就懂了。这爱情就是小马过河,水深水浅,必须自己试了才知道。”

对感情傻里傻气的吴佳妮,终于在珊珊的分析下,渐渐悟出些门道。她默默在心底打算,一定要再见见到林月。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dNHjQh0dNjh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