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健美男内裤包不住了 千秋我为凰

门锁转动打开的声响,在凌晨的深夜显得格外清脆。

“俊生,你回来了”林月走出厨房,穿着一套La Perla白色丝绸家居服,系着粉色条纹围裙。

“嗯,这么晚了还在做什么好吃的?”

“烤了蔓越梅软欧面包,和香蕉玛芬,给你做明天的早饭。”

“难怪,都闻到香味了。”何俊生嗅了嗅,空气里有股清甜的香蕉味

“玛芬才烤好,要不要尝尝?”

“好啊,你烤的蛋糕一向好吃。”他随林月走进厨房。深巧克力的大理石台面上,十个黄澄澄的玛芬在纸杯里隆起山丘似的弧度。

他拿起带着温度的蛋糕,咬了口,还是柔软和清甜的口感。

“刚烤好的时候味道最好。”何俊生满足的说。

“是啊,就是做这些太耗时。刚才揉面团,揉了四十分钟,手都酸了。”林月晃晃手腕说,“本来想着手工更有意思的,下次还是用揉面机算了。”

“老婆幸苦了”何俊生捧起林月的手,纤细笔直的线条,指甲修得很短涂着淡淡的肉桂色。“月儿,你就是爱涂指甲油,化学物质对身体不好。”

“俊生,不许在吃蛋糕时说指甲油。”林月撅起嘴。被他一说,感觉刚才诱人的蛋糕,沾满了不明有害物质。

“月儿,只要是你做的,有毒我也吃。”何俊生笑起来,轻轻亲了下她手背。林月感受到他双唇的柔软和温度,似乎一瞬间沿着血管涌进心头。那种微妙的会加速心跳的感觉,又回来了。她看着何俊生的脸,在灯光下,每一处线条都雕刻的无懈可击,透着光与影的锐利体积感。

何俊生敏锐捕捉到,她眼神里微微的光。他抱住了她。他的吻从眉间,到眼角。他一点点吮吸她湿润的嘴唇,游走到她细长光洁的颈脖,再到白嫩的胸口。林月的身体有了久违的酥麻,她轻轻抱住他回应他。他的头埋在她解开扣子袒露的胸前,灼热的气息烫得林月似被融化。

“叮-叮-叮。”林月手机发出十二点半的睡前提醒。她忽然想起明早七点,和李冬夏约好去北门远郊的工厂。她的思想立马被抽离回熟悉的空间。唔,睡觉时间到了,如果再晚就可能睡不着了,失眠始终困扰着她。

明天除了去工厂看新品的生产进度,还要和设计公司沟通装修风格,要去商场看看打算的开店位置,还要和运营过品牌宣传方案。。。

一万件事涌上她心头。

即使何俊生百般温柔,林月的身体始终干燥枯竭。她强忍身下痛楚,两人草草结束。

当晚,林月依偎着何俊生睡下,嗅着他脖颈处淡淡木香,手搭在他腰际。她有些歉疚,自己没尽到妻子的本分。何俊生的手叠在她手上,依旧是一贯温柔的语气,

“睡吧,月儿,你明天还要早起。”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dNHjQg0hNjg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