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经理大人请上座gl百度网盘 快猫网站入口

走到家门口,我内心忽然忐忑起来,之前还在为我的小聪明而啧啧称奇,现在反而没有底气了。要是被他们看穿了,我会不会被强制留校复读,我的天啊,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小心翼翼的打开门,探头看看屋内,好安静啊,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我蹑手蹑脚跨进门。

“你干嘛呢,看你那贼眉鼠眼的样子,把书包放一下,赶紧过来,我们等你好长时间了。”爸爸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站在书房门口,“孩儿他妈,快来,你儿子回来了,我们商量一下上军校的事情。”

“来了,来了。”妈妈边在围裙上擦手,边拿下我的书包挂在衣架上。

“回来了,考的怎么样?”妈妈关切的问着,妈妈本来就是不同意我走军校的,因为老爸一辈子在部队很少着家让她很是不满。

我显得情绪低落,不是因为愧疚没有考好,是因为我害怕我终究还是摆脱不了父亲的摆布。

“没事啊,没考好我们再复读一年接着考。”

“妈,我不想考军校,我就想上个地方大学。”我用近乎哀求的眼神做最后的挣扎,“难道你希望你儿子将来也老不着家吗?”

妈妈似乎犹豫了。

“我可是您亲儿子啊,万一我将来去守卫边疆,那可真的是面都见不上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我跟在妈妈的身后走进书房,爸爸已经准备好了XX军校的相关资料。

“这个只要六百二十分就能上,按照平时的成绩,今年没问题吧。”老爸的想法我早已经猜透了,老爸一脸严肃的坐在书桌前,两眼炯炯有神的盯着我,看的我浑身发毛。

“晚饭后学校会组织估分,现在还说不好,不过同学们普遍反应今年的题有点难,当然我也这么觉得。”我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老妈,祈求她能可怜可怜她的亲生儿子。

“行了,你个糟老头子,儿子一回来就吵吵这个,我看地方大学也很好,还能常回家看看,别像你,一年到头不着家。”

看着老妈发话了,我的悬着的心终于找到了依靠,放养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了温暖的怀抱。

“你就惯着他,看他将来能成什么样。”

“什么叫我惯着他,你这一年到头……”

我悄悄的从妈妈的身后遛了出来,这样的对话也不是第一回了,每次妈妈一拿这个说事,爸爸就蔫儿了,坐在那里生闷气。

“诺诺,你爸妈又吵架呢。”我刚遛出门就遇到了隔壁院的刘姨。

“刘姨,您好啊!”

“考咋样啊。”

“马马虎虎,刘姨,我还有事,先走了。”我不知道中年妇女为什么总是喜欢问这些问题,要么就是学习成绩咋样啊,有对象了没啊,在哪儿工作啊,真烦。

跑出大院,我径直的朝学校走去,似乎有点早。

“张姨,来碗面啊。”

我走进学校那家我们常来的面馆。

“小叶啊,考的咋样啊?”这个问题我今天真的不想再听到了,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勉强笑着。

“马马虎虎,一般般。”

“看你小子一定能考上大学,今天的面免费。”在我的印象里,张姨的这家面馆开了有些年头了。打我入学的时候她就在了,因为味道极好,所以我们经常来。

“谢谢姨。”我低着头狼吞虎咽的吃着,我只想赶紧吃完好离开这个地方,因为附近的熟人太多了,我今天真的不想再回答考的怎么样这个问题了。提到这个问题又让我想起了下午的事情,我下午到底是把脑子落哪里去了,柳蓉蓉那么生气,该怎么办啊。

走出饭馆,天已经有点暗了下来,我回头看看墙上的挂钟,都七点一刻了,同学们应该去差不多了吧。

我走进教室,大家都保持着一个姿势,聚精会神的翻看着什么,好像在研究什么东西,根本没人在意那一方课桌之外发生的事情。我找自己的位置坐下,凑过去看李昊在干嘛。

“这是啥?答案?”他们居然都拿到答案了。

“你来了,大家都开始估分了,这是你的,你也看看吧。”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份答案递给我。

我拿起答案册开始翻看着,数学、理综和我预想的结果出入不大,英语还是老样子,语文这次有点惨了,粗略估算一下好像及格分都达不到。四科算完以后,我将总分一加,这确实考不上军校啊,但是没到六百分这个成绩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了。不过我仔细一琢磨,心里忽然好受了很多,这虽然有我故意的成分,但语文考成这样确实不是我故意的,所以不能上军校可能是天意吧。

我抬头看看四周的同学,大家有的好像在思考什么,有的趴在桌子上,看不清是什么表情,有的就轻松愉悦多了,像吴鹏这样的,居然在看小说,真是过分。

环顾半天愣是没找到柳蓉蓉,人呢?难道还没来?我得去找她道个歉去。

“昊子,没看到柳蓉蓉啊。”我推推李昊,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一点消息。

“啊……什么?”他支支吾吾的回应着我,但是目光从来没有离开过卷子。

“没事没事,你对你答案吧。”

吴倩缓缓的将答案册合上,趴在桌子上,可能心情不太好吧,我用笔挑了挑她的马尾。但是她半天没有反应,我干脆放下笔,用手拉了拉她的马尾。

“干嘛?你怎么这么烦人。”她猛的从桌子上趴起,回头就对我嚷嚷。

“柳蓉蓉呢。”我死皮赖脸的陪笑着。

“去操场了,不要烦我。”她不耐烦的说完扭头继续趴着。

操场啊,这么晚了去操场干嘛,也好,那里应该人不多,去道个歉吧,如果她一个人我就再表个白,想想就激动。

我晃晃悠悠刚走出教室门口就撞到了班主任陈老师,“你干嘛去,分估完了?”

“陈老师好,估完了,我去上个厕所。”我立马变的恭恭敬敬。

“估了多少啊?”

“不到点六百吧,感觉没发挥好。”我挠挠头。

“算你有点自知之明,还知道自己没发挥好,不过今年试题难度整体来说比往年大,不少同学发挥失常了,你估完了就赶紧回家吧,别在外面乱晃。”

“是是,陈老师,我这就回家去,陈老师再见。”陈老师是我们高中三年的班主任及年级主任,个子一米六五左右吧,有点驼背,但是人很壮实,我们都很怕他,因为他一生气就开始长达半小时的批评教育,一场教育下来他能喝掉三大杯水,边喝边“喷”你,我可是领教过的。

高考之夜也就高三年级这层楼里还亮着灯,回头看看住了三年的这栋楼,今夜高三的灯孤独的亮着,好似这届老生最后的陪伴。

来到操场上,黑乎乎的,有那么几对在操场上闲逛着。全国都一样,高中早恋是明令禁止的,在老师和家长的重重监视,他们以为早恋的星火已被扼杀,但是只有我们这些当局者明白,这些苦情侣们绞尽脑汁的想遍各种办法来约会。现在高考结束了,大家更是有恃无恐了。只不过我不是这早恋大军中的一员,为什么我不早恋呢?其实我恋了,不过是暗恋罢了。我努力寻找着,“柳蓉蓉,你果然在这儿。”

远远的看到柳蓉蓉站在篮球场边上的大树下,我边打招呼边向她跑去。

“你来这儿干嘛。”柳蓉蓉看到我似乎有点不太高兴。

“我找你有两件事,一是我想为白天说的话到个歉,二呢,就是我喜……”

“蓉蓉,你同学啊。”一个男生的忽然出现打断了我的话,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对,叶一诺,我们班的。”

“你好,我是她男朋友。”他挥挥手和我打招呼,我脑子嗡的一声,楞是半天没反应过来。

“你……你好,你是她……男朋友?”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们的女神,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居然都不知道她有男朋友了。我想今年的高考没有什么消息比这个还劲爆了吧,炸的我脑袋瓜子嗡嗡响。

“蓉蓉,你们还有事吗?东西我买好了。”他温柔的看着柳蓉蓉。

“行了,我原谅你了,你还有事吗?”蓉蓉忽闪着那双大眼睛好奇的看向我。

“没……没……没了吧。”我尴尬的摆摆手,“你们忙,我就先回去了。”

我转身往回走,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在做梦吗?我伸手给了自己一巴掌,不对啊,好疼啊。我失魂落魄的走到校门口,坐在门口的长凳上,久久缓不过来劲。

“诺哥,你跑哪儿去了。”吴鹏和李昊俩人从校门走了出来,过来挨着我坐下。我只感觉到吴鹏在叽里呱啦说话,但我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

“啊,干嘛,疼。”忽然背上一阵抽痛将我从意识模糊状态拉回。

“你俩咋了,一个个失魂落魄的。”

我看看身边的李昊,低着头不说话,眉头紧锁,好像在懊恼什么。

“你也知道了。”我无精打采的问着李昊。

“我没考好,可能上不了一本了。”李昊回答到。

“这样啊,没事没事,不行再读一年吧。”吴鹏排着李昊的肩膀安慰着。

“柳蓉蓉居然有男朋友。”我又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不可自拔,完全没有听到他俩在说什么,因为那种钻心的遗憾让我伤心到极点,感觉失去了这辈子最重要的东西,以后就只能看着她和别人出双入对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dNHHQw4sNHQ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