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口述被男友弄湿 黄色小说阅读网

站在学校门前,看着墙上巨大牌匾,有种说不出的感慨和惆怅,“全盛中学…吗?!”

走入校园,我不紧不慢地跟在水汐身后,随意的打量着四周,学校看起来很大,两个绿茵足球场左右并列着,在球场外环绕着五道红色跑道,十四个篮球场分散在跑到上下两侧,其中还有用铁丝网围住的网球场六个。然而在如此豪华的场地上,学生看起来并不多,或许是因为现在是午休时间吧。

学校教学楼在北面,与足球场对立,其后靠山丘,是一个椭圆形圆场,有点像鸟巢,有六层。除了教学楼以外,还有几栋五层、六层高楼分布在四周,整体布局看起来十分协调、美观。

看着如此气派的校园,我不由想起自己寒酸的母校:足球场就一个,但杂草丛生,碎石遍地都是,最要命的是在这片大的区域,坑洞随处可见,如若不小心便会崴脚,对于外围的跑道整体看起来还行,至少路面还算是完整的。

篮球场虽然有六个,但因常年失修,水泥地早已裂开,大而长的裂缝横穿在整个篮球场中,学生因此不时还受伤。

至于网球场嘛,听说原来是有一个,后来听说垃圾太多没有地方堆放,网球场就变成了垃圾场了。

除此之外,学校的楼层最高只有四层,而学校还有最煞风景之地,那便是临时教师的宿舍,竟然是用瓦片盖的房屋。

“哎,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 …

跟着水汐走入一栋豪华的办公大楼,楼内过道两侧摆放着各种鲜艳的花朵,本以为是塑胶做成的模型,可走近一看,竟然都是活生生的花枝。

“这学校…真有钱!”坐在宽敞敞亮的电梯里,我不由发自内心的感慨。

“那是当然,这可是京都最有名的私立学校,来这里读的人都是非富即贵!”

“哦,这么厉害吗?”

“这里的升学率,每年都全国第一,你说呢?”

“呵呵~,是嘛!”对于她说的这些我根本提不起一丝兴致,如果说是环境造就了人的成功,那对于那些身处恶劣环境也能成功的人,就有点神话了!其实只要环境不是太恶劣,一个人如果够勤奋,够好学都能成功,如果不行,那只能说这人太矫情,只能在呵护下成长,成功!

“呐~,我说小月!”

处于失神状态的我,忘了自己现在的名字,以为水汐不是在和自己说话,便没有回应她,自顾自的靠在墙边思考人生。

“小月~?月~月~?小笨蛋~?”

“碰~!”电梯内忽然响起一声巨响,吓得我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惊恐之余寻声看去,只见水汐面露凶色,双眼死死地盯着我,她的右手锤在电梯铁壁上,筋脉突兀,看起来十分吓人。

“啊?怎…怎么了?”被她这么一吓,身体不由紧贴在墙壁上,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她!

“呼~!想什么呢?叫你几次都没反应!”水汐放下手环于身前,眼神虽然温柔了许多,但表情依然严肃,很不友善。

“你…你有叫我?啊~,对不起对不起,刚刚您…要对我说什么来着?”我故作镇定的赔笑道,手心不禁冒了些许冷汗,(老天,我刚刚做了什么?)

此时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电梯的驱动声充斥着箱内,有说不出的压抑!不过好在过几秒电梯便停了下来,门随之缓缓打开。

“算了,既然你不想听,我也懒得说了。”水汐有些落寞地走出了电梯,留下一脸错愕的我开始怀疑起人生来,“什么跟什么啊?就为了…吓我一下?这老女人~!”虽然怨气满满,但也只敢小声的嘀咕,不敢大声述说。

… …

校/长办公室,水汐一改冷漠的态度,毕恭毕敬地向桌后的老人行了一个礼,“伯伯,人…我给您带来了,希望您以后多多关照哦!”说着对我摆了摆手,示意上前与她并列。

我紧张地上前,双手叠于身前,上身微微前倾,对眼前的老人行了一个礼,“校/长,您好!”

“呵呵,这就是你说到的妹妹?嗯~,和她一模一样,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哈哈,不错,不错啊!对了,不知令母现在身体可好?”校/长拄着拐杖,慢悠悠地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眼神温柔地打量着我。

“家母身体无恙,多谢伯伯关心!”水汐说着,便走上前想要搀扶在一侧,对她的善意,校/长摆了摆手,“呵呵,无恙就好,无恙就好啊!不像我,老咯,不中用咯!”

“伯伯身体健朗得很呢!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呢?”水汐有些不悦的反驳道。

“哈哈~!小汐说得是,伯伯这是杞人忧天了。”说着走到我身前若有所思,脸上依然挂着欣慰的笑容,“时间还早,你能陪我出去走走吗?”说完便将视线转到水汐身上。

“好!”水汐这次上前搀扶,没有被拒绝。

看着二人走出大门,我犹豫着要不要跟上去时,校/长慈祥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也来啊,愣着干嘛?又不是外人!”

… …

公园的林荫小道里,我若无其事的打量着四周,虽说我不是外人,但是不是客套话真的不好区分,而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和麻烦,便故意与他们二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在这茂盛的森林里,每棵树都长得茁壮挺拔,如果仔细观察,还会发现树上都留有人护理过的迹象。而脚下的石板路,从开始到现在,竟然都感觉不到有一块有松动,再仔细看时,发现石板与石板之间没有过大的缝隙,缝合得就好像是一体的一样。

“小月!”与校/长走在一起的水汐突然回身叫住我,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对于她的突然呼唤,我先是愣了一会,但快速走了上去,不知道她为何如此高兴,就好像遂愿了一样, “姐姐,有事吗?”

“伯伯有些话想要问你。”水汐将我推到校/长面前,对于她的这些反常举动,内心虽然很反感,但又不敢拒绝,只好任之而为之了。

“校/长,您…问!”

在这里我想抱怨一下:不管是谁,只要是与长辈探讨问题,大多数都是长辈对晚辈的训斥和教导,极少有平等的对话空间,而晚辈出于礼貌,又不得不带着厌恶感听下去,但凡有一点反对的声音,他们都会用你涉世未深,没有他们知道得多来让你闭嘴,这是我讨厌与长辈谈心的原因之一。

“呵呵,别紧张,和你姐姐一样,叫伯伯就好。”校/长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以安抚我紧张的心情,“你以前有测过IQ吗?”

(IQ全称intelligence quotient,即智商的意思,是个人智力测验成绩和同年龄被试成绩相比的指数,是衡量个人智力高低的标准。此概念由美国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推孟教授提出。)

“嗯…没测过!” 以前在图书馆见过这类题目,当看了几题后便没了兴趣,只因自己不相信这种测试。

“呵呵,为什么不测试一下?难道…是对自己没信心吗?”校/长对于这个回答表现得有些惊讶,同时眼睛看水汐。

“伯伯,您别误会,小月的IQ我知道,有190,只是在医院的这三年…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数值。”水汐有些感伤的解释了一番,手不安分的搭过来,让我的肾上腺不断飙升。

“哦?这么高?”校/长再次看向我,满脸写着不相信,“既然这样…那我得考考你了!”

水汐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紧张,急忙收回手,尴尬的笑了笑。对此我长舒了一口气,略微点了点头,不过有点好奇,为什么要测试IQ呢,难道这所学校还会根据IQ值来分配班级?或者是IQ决定着学校是否招收这个学生?要是我故意答不上来会有什么后果?对于前面问题的答案,我不得而知,但对于后面问题的答案用脚指头也能想得出来,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马之于马厩,正如人之于…?”

“房…屋!”我有些惊讶于他的问题,这是测IQ的题目,还是他突发奇想而已?

“嗯,不错,下一题:南之于北,正如西之于…?”

“西…北!”

“1,3,2,4,6,5,7,接下来应该是什么数?”

对于这个问题,我眉头皱了一下,心里默念道:

13,24,65,7…?不对!

132,324,246,465,657,57…“9!”

“哈哈,不错不错,思维转换速度很快!”校长用拐杖轻敲了一下地面,眼睛明亮了许多,“再来一题:1,3,5,7,11,13,15,17,那个数与其他数不同。”

“嗯…15。”

“为什么?”

“因为它是质数。”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小学知识:质数定义为在大于1的自然数中,除了1和它本身以外不再有其他因数。

校长见我如此快速的给出答案,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继续朝前走去。水汐见状,一脸高兴地跟了上去,在经过我面前时竖起了大拇指,“Nice~!”

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我叹了一口气,漫不经心的跟了上去,“这题目连奥数题边都沾不上,有什么好考的!”

… …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dNHHQa4dNHR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