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我插黑人姑娘的感觉 是用玉势不是用玉柱

“‘人天去住两无期,啼鴃年芳每自疑。多少壮怀偿未了,又添遗憾到蛾眉。’是梁启超纪事二十四首的纲领,有哪位同学能介绍一下他?”语文老师站在讲桌后激情的说着,眼睛扫视台下,然而却一片死寂。

“梁启超,字卓如,一字任甫,号任公,又号饮冰室主人、饮冰子、哀时客、中国之新民、自由斋主人。清朝光绪年间举人,中国近代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史学家、文学家,戊戌变法(百日维新)领袖之一、中国近代维新派、新法家代表人物。”似乎感觉到了老师的尴尬,一位女生站起来打破了沉寂,她的声音宛如林间涓涓细水,娓娓动听,不禁让我抬头看去,一个瘦小的背影,一头金色的发丝,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嗯~,晓梦同学说得很对,坐下吧!”

听到晓梦这个名字,转动笔的手指停了下来,有些疑惑地再次打量起她来,“这名字…?”想着眼睛转向窗外,在远处,两只小鸟嬉戏着飞向远方,消失在密林里,“好像在哪里听到过!”思考随着窗外的风景断断续续的进行着,在即将想起什么来时,我重重地拍了一下脑门自嘲道,“这怎么可能?这可是贵族学校,怎么会有认识的?”想罢便用手托着下巴,重新将思绪放到课本中。

下午的课分为三节,一节四十分钟,中间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看着学生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说笑,不由想起以前的自己,不管身处何时何地,都与人群格格不入,那种滋味别提多难受了,曾想着改变,每当要跨出第一步时,当被他们问起“有事吗?”时,看着他们投来平静而冷漠的目光,那已经打开的门,又渐渐关上了。

“嗨~!水月同学!”正回忆过往,一个声音在耳畔边响起,侧头看去,不知何时围上来了两名男生,一个带着眼镜,身体瘦小,有种营养不良的感觉,而另一个与他恰恰相反,高大健壮不说,表情有点凶狠!

我收回视线,淡淡的问道,“有事吗?”

“我们想和你交个朋友,你看…!”

“哦,抱歉,我不需要朋友,我喜欢一个人,清静!”

“额!”一句冰冷的回答,让他们沮丧地走开了,不是我不想交朋友,而是已经过了那个不安、躁动的青春期,换作以前,可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但对于现在的自己,还真的不喜欢交朋友了,或许是已经习惯了一个人。

“你看那个新来的,今天来上课了耶!”

“呵~!看她那牛逼轰轰的样子,真烦~!”

“嘘~!小路,你说话太大声了!”

“怕什么,我还担心她听不见呢!”

没有理会学生之间对我的讨论,也不去在意别人不善的目光,毕竟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无聊的时间,无聊的课堂,加上周围无聊的话题,一个下午就这样晃晃悠悠地过去了。伴随着放学铃声响起,教室里开始嘈杂起来,学生陆续地拿起书包朝教室外走去。

看着人群涌动,我筋疲力尽的瘫在课桌上,恨不得自己就是这个课桌,不必为回去的遥远路程而烦恼。

“水月同学,班主任说让你到她办公室去一趟!”正沉溺在放学的愉悦中,头顶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对于放学不积极着急回去的学生,我猜想估计是班长吧,“嗯,知道了,等会就过去!”

“那个…水月同学,能问你个事吗?”

“别问,我也不想回答!”我匆忙地将课本收起快速地离开了教室,连看他一眼的心思都没有,不是我太冷漠,而是怕被他问一些奇怪的问题!

“嗯…,不知道班主任的办公室在几楼!”看着墙上复杂的地图,有种要被逼疯的感觉,“要不…找个人问问?”

“要问什么呢?”一个比我高出一个头的男子停在一侧,一身洁白的晚礼服加上那张比女人还有好看的精致五官,让我有种遇见天使的错觉,失神地看着他!

“我脸上有东西?”男子好奇地抬手在脸上抚摸一番,疑惑地看了过来,“啊?没,没有!”在与他视线撞上的那一刻,心脏仿佛要炸开了,我急忙收回视线,逃似地想要离开,“你班主任叫你呢,怎么?打算不去?”

“你怎么知道?”我停下脚步好奇地回头看去,不会是一个班级的吧?

“猜的,别多想!”

“这么准,你先知?”

“先知不敢当,但读心术会一点,要不要试试?”

“额?那你说说我班主任是谁,在哪?”

“1903班,我记得是黄舒雅在带班,在四楼办公室!”男子优雅的抬手指了指楼顶,脸上露出迷死人的笑容,“额,好…,好吧!”我心虚地朝楼梯口走去,而他也不紧不慢地跟了上来,“别误会,刚好同路而已!”

“要不…你先走?”我停下脚步让开道路,真的很不习惯与人并肩而行,更何况不认识!

“怎么?怕我吃了你?”

“呵,呵呵~!”我白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去,步伐也快了许多,“哦~水月,忘了告诉你了,我叫夜明,回去记得向你姐问声好,就说我们见过了,期待下一次的再见,拜拜~!”

“夜明?”我好奇地回头看去,楼道内早已空无一人,仿佛他从未出现过一样,带着疑惑我继续前行,“和汐姐…认识?应该是…吧?!”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还有,班级和班主任的事,难道他真会读心术?“呵呵,扯淡~!”对于这种想不清,理不顺的琐事,一般都是逐渐淡忘掉,毕竟脑细胞有限,不想装太多垃圾。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dNHDQI4yNDI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