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1v1宠文 短乱俗小说500篇

雷少晨并不是只在白道上混,必要的时候使用些必要手段也是必须的,可是自己一向做的很小心,根本不会有人知道,这女人又是怎么知道的呢?思及此,雷少晨也顾不得众人的目光,拉着她向二楼走去。确切地说,不是拉,是拖,静宜一想到等会要独自面对他,便害怕起来,一边被她拖着向前走,一边向着雷少堂求救“爷爷,救我,我不要和他在一起。”

雷少堂看到事情向着自己期待的方向发展,又怎么会救她呢。反倒是一旁的倪安洁看到他竟然拉着她的手上了二楼,着急得不得了,想要阻止又怕惹怒雷少晨,而且那样也很不得体,可是不跟过去,万一他们真发生点什么,那她就没有希望了。一旁的乔晓晓这个时候反而显得很冷静,看着一旁的倪安洁,嘴角竟然泛起了一丝别人不易察觉的冷笑。

在雷少晨大力的拖拉下,他们两人很快就到了雷少晨处在三楼的卧室,毫不怜香惜玉地把静宜往床上一扔,厉声问道“你到底看到些什么?还有谁在场?”

被他大力的一扔,静宜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头晕晕的。

这个时候看到这个女人如此无视他,他只觉得怒火中烧,失去理智地走过去捏着她的下巴“快说!不然,你别想走出这个房间,也别妄图有人会来救你!”

“这个时候知道怕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凭什么你要我说我就说!告诉你,我只吃软不吃硬,要是你对我好点,尊重点,说不定我会考虑在告诉别人前,告诉你,让你作好坐牢的准备。”

这话无疑是刺激到了雷少晨,也让雷少晨冷静下来。看来要从这个女人嘴里套出话来不容易,虽然她这小嘴巴长的挺红润的,上面不像别的女人涂着厚厚的口红,只是薄薄的一层唇膏,就显得很有气色,散发出一股少女般的清香,看着这倔强的小嘴,不知道怎么回事,雷少晨忽然间就想将自己的唇压上去。捏着她下巴的手不自觉地转为抱着她那娇小的腰身,轻轻地吻着她柔软的唇瓣。静宜竟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下巴的疼痛还没有过去,这会唇瓣在他的挑逗下,竟然生出丝丝的酥麻。就在自己快要沉沦在他的温柔时,门外忽然想起了敲门声。

静宜忽然间醒悟过来,急急地把他推开,她此时是又恼又怒,恼的是自己竟然忘记反抗任由他欺负,怒的是他竟然这么随便就吻了自己,加上前面一次的初吻,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雷少晨想不到这会竟然有人敲门,也有点气这个敲门的人,他正在享受这娇美的香唇时,竟然有人敢打扰。他带着欲求不满火怒地打开门,一看竟然是倪安洁,便问她什么事。倪安洁扫了一眼室内,看到愣在那里的静宜,忽视雷少晨暴怒的眼神,心里暗自庆幸自己来得及时,不过在他凌厉的注视下,她的神色还是稍稍一慌,忙说是爷爷叫她上来请他们下去吃水果。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们随后就到。”说完也不等她反应过来就把门关了,气得倪安洁急跺脚。其实刚才雷少堂并没有让她上来,是她自己找了个借口说上来看看他们,说担心静宜被欺负。按照刚才室内的情形来看,他们果然是不单纯的,难道自己就这样放弃了么?不行,绝对不行,既然雷少晨看不到自己,那么就从雷少堂下手好了。想到自己有了注意,并恢复自信下楼去了。

卧室里。雷少晨一关上门,静宜就躲进了浴室,并且把门反锁。雷少晨看到她这么怕自己,心里竟然有点苦涩,自己自认各方面条件都不差,为什么她就一直躲着自己?还是说她的秘密真的很重要,可能导致他坐牢?可是按照现在的形势,要是他真的犯了什么事,把他关进警察局,警察局局长还要给他弯腰递水呢!可是看她的样子又不像是说谎,到底是什么事情呢?目前公司正在推出系列酒店,可别因为这个女人给坏事,要是她说出点什么,恐怕媒体也会小题大做,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在这个关键环节还是要慎重。

浴室里又黑又冷,静宜又不知道哪个是开关,怕按错了会发生什么意外,便贴着门听外面的动静,可是偏偏外面一点声响都没有,让她怀疑这个房间是不是只有她一个人。

安静了好久,雷少晨看到浴室里面的人还是没有动静,不禁想起在云塔相遇的那一次,想着这个女人不会在浴室也睡着了吧?浴室一般都比较潮湿,睡着了很容易就着凉感冒的。

想到那个女人会生病,他有点烦躁,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次,便大力的敲浴室的门。“陈静宜,开门,你开门,我保证不再逼问你。”以为自己这么说静宜就会开门出来,结果自己又敲门又开口保证的,里面竟然没有一点动静。这下雷少晨有点慌了,忙下楼去找管家拿钥匙。终于听到他下楼的声音了,静宜马上从浴室出来,奔向楼下。

“权叔,快拿我房间浴室的钥匙来,静宜关里面了。”雷少晨一下楼就跟叫杜权的管家吩咐道。而这句话却在人群里炸开了,两个人上去好好的,怎么忽然间静宜就被锁在里面了,难道两个人闹别扭?可是怎么雷少晨的语气里充满了着急?到底怎么回事?就在众人一丝不得其解的时候,静宜刚好出现在一楼的楼梯口,众人又惊讶了一下。而这个时候,雷少晨的脸直接黑掉了,感情自己又被这个女人给耍了,这个时候雷少晨已经失去理智了,只想着要教训这个不听话的女人。

对着众人说可以解散了,除了静宜,因为他已经选好了未婚妻,就是陈静宜。陈静宜这三个字是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字说出来的,生怕别人听不清楚。听到这个宣布,其它女人一副我懂了的表情,没有失落只是礼貌地向着雷少堂告别。可是倪安洁却傻眼了,没有想到才一会儿的工夫自己就从云端跌到了地狱。自从三年前在一个宴会上看到雷少晨她就喜欢上了他,后来听说她有情伤无意婚事,自己便也慢慢地断了嫁他为妻的念头,但当雷少堂放出消息的时候,她不知道有多开心,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可能了。倪安洁依依不舍地望着那个眼里并没有她的男人,难过地离开了雷家。

静宜听到这个宣告后也不知道是开心还是该担忧。反正事情发展至此,她也不想想那么多,顺其自然,唯一可以安慰的是爸爸的公司有救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dNHDQA4yNDA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