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啊别停我要死了 学校女性奴sm训练调教

第二天一早,林雅就来到了公司,准备好合同,和有一些资料,准备去腾翔谈判。

“袁圆,资料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

“出发。”

“好”

8点50分,林雅准时坐在了腾翔的办公室里,腾翔的李总坐在林雅对面,林雅正襟危坐,微皱眉头,没有任何寒暄的单刀直入:“李总,今天我来相信你也明白是什么意思,说说吧,为什么之前谈好的合同突然就给凌云了。”

“哈哈,林总监,你这话说得我们又没签合同,我怎么就不能变呢。”

“话是这么说,李总,那照你的意思,你在权氏争取的7号房餐厅的管理权也没签合同,我也可以转让给别人吗?”

“哎呀林总监,我估计这您可说的不算。”

“你看我说的算不算。”

“林总监,你不用吓唬我,不不吃你这一套!”

“你说那些都没有用,就问你一句话,那块地还能不能卖给权氏。”

“当然不能!人家凌云给的好处是权氏的2倍。”

“好,那既然这样就不打扰了。”说着林雅起身,拿起合同,走了出去。啊,条件是吧。林雅终于明白了,这个李总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你放心,7号房的管理权一定和腾翔无关了,说到做到。

回到公司,林雅先回到了办公室,那块地皮的重要性林雅是知道的,而且全市都在争这一块地皮,谁拿到了就是赚到了一大笔啊!而权氏要新上市的餐厅就要建在那,这回没有了这块地新餐厅要怎么办。林雅按着眉心,心里想着,而且这可是她回国的第一个案子,要是就这么输了,那她林雅的名声就完了!一向要强的林雅决不允许这样事发生。所以现在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她再亲自去一趟凌云。

想着,林雅打通了内线电话“喂,袁圆,把凌云的资料发给我”

“好”

不一会儿,凌云的详细资料就发到了林雅的电脑里,林雅越看眉头皱的越紧,这个凌云是近些年来才兴起的公司,今年还空降了一个CEO,据说是海归,年轻有为,做事果敢,有主见。

这样林雅就明白了,争地皮的事多半是新来的CEO决定的,要不然凌云没有这个胆量抢权氏嘴里的肉!合上电脑,林雅更加好奇,她一定要会会这个CEO,想着,她拿起外套,就出了门,直奔凌云。这一次,她是以自己的名义。进了凌云的大楼,林雅向前台打听CEO的事,“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有”

“哦,那不好意思,我没有办法让您进去。”

“啊,没关系,我就在大厅等他就行。”

“啊,不好意思,云总现在不在公司。”

“那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您要是想等的话就坐在那边等一下,我给您倒一杯咖啡。”

“好,谢谢”说着,林雅拎着包坐到了大厅的椅子上,今天不管等多久她都要等到这个叫姓云的CEO 。

此时的权氏大楼,权彬坐在76楼的总裁办公室里,看着手里的文件,艾威推门进来,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进来之后,也只是在旁边看着权彬,大气都不敢喘,因为他手里的消息,他敢保证不会让他的总裁开心,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

“有话就说,别像个哑巴似的在这杵着。”权彬没抬头,只是冷冷的说,艾威知道不管怎么样他都得说,所以心一横说了“总裁,有两件事,第一件事原本我们和腾翔讨好的那块地腾翔突然反悔了,把那块地盘给了凌云。”

听了这话权彬停下手中的工作,抬头看艾威,微皱眉头问:“现在这件事谁在负责?”

“是执行部林总监,林总监上午亲自去了一趟腾翔,还是没用。”

“那现在林总监在哪?把她叫过来”

“总裁,这就是我要和您说的第二件事儿,林总监不在,秘书也不知道她去哪了。”

“不在?”权彬偏着头,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打,不在公司这个女人会去哪呢?不行他得知道,于是权彬又说:“艾威,给林总监打电话就说我找她有事。”

“是。”艾威收到命令就马上通知了袁圆。

此时的林雅还在凌云的大厅里等着那个人出现,已经快一个小时了,怎么还不回来?林雅沉不下心了,准备离开,就当她刚刚起身准备离开时,门口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黑色的头发,黑色的马甲,白衬衫,一丝不苟的领带,笔直的西裤,挺拔的身躯,关键是那个人林雅认识啊!是自己在国外这几年的好朋友,云天扬!可是不对啊,他现在不应该是在西班牙谈项目吗?怎么会在这啊!林雅感觉自己一定是眼花了,也没多想就拎起包往外走,可就当走近那人时,林雅几乎就确定了,他就是云天扬,因为他身上有云天扬身上特有的薄荷的香气,林雅正要开口,就对上了云天扬的眸子,后者一眼就认出了林雅,随后眼里闪出一道光芒道:“林雅!真的是你啊!”

林雅先是一惊,随后也开心的笑着说“是啊,天扬,没想到在这遇见你。怒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段时间就回来了。对了你不是到权氏工作了吗,怎么来这了。”

“啊,一些工作原因。”

“别在这站着了,我们去对面的咖啡厅边做边聊吧。”

“好啊。”林雅欣然接受,因为云天扬是自己的好朋友。朋友之间在一起叙叙旧没什么不好的。于是两个人并排的走进对面的咖啡厅。

两个人来到凌云对面的咖啡厅,选择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林雅笑着看着云天扬,问:“天扬,喝点什么?”

“白水就好。”云天扬稍稍松了松领结,微笑着冲着林雅说,云天扬一直都是这样,有迷人的微笑,让人看了心安,有安全感。

“好。”林雅说完,转身叫了服务生:“你好,麻烦上一杯白水,一杯柠檬汁。谢谢。”说完,向服务生点了点头。又转头看向云天扬,漏出了自然大方的微笑,她和云天扬在一起的时候很舒服,很自然,不需要过度的伪装,这样,很好。

“说说吧,怎么了?”云天扬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笑着问林雅。

“啊,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一个项目,本来谈好的,但是对方反悔了。”

“哦?和谁的项目?又被谁抢走了?”

“权氏和腾翔谈好的一块地,但是因为凌云出了更好的条件,所以腾翔毁约,把地卖给了凌云,但是这块地真的对权氏很重要,而且……”

“而且这还是你回权氏的第一个案子,所以你一定要拿下,对吧。”没等林雅说完,云天扬就把话接过来,继续道,说着,还拿起桌上的白水,抿了一口。

“哎呀,干嘛说的这么明显啊!”林雅假装生气的看着云天扬,果然,云天扬很了解她,这让她很安慰。

“哈哈”云天扬看着她的样子就觉得好笑,挑挑眉,继续说“这么明显还不让人说啊。那你有什么办法吗?”

“嗯,我打算找凌云的负责人谈谈。”

“找谁?”

“CEO ”

“咳咳,咳咳!”听到这句话,云天扬直接被嘴里的水呛到了,咳嗦个不停。

“哎呀!怎么还呛到了。”说着林雅,抽了两张纸递给云天扬,云天扬摆摆手失意林雅自己没事,然后又喝了口水顺了顺气,对林雅说:“为什么要见CEO?再说了,那CEO也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所以啊!我才来凌云等啊!你呢?为什么在凌云?”

“在凌云工作啊!”

“什么时候?为什么?”

“我朋友是凌云的老总,要我回来帮忙。所以啊,具体什么案子你和我说清楚,说不定我能帮忙。”

“真的!那我就和你细说了。”

就这样林雅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云天扬,云天扬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问:“那和CEO有什么关系?”

“你想啊,权氏在宜市是什么地位,权氏看中的地有谁敢抢啊!只有这个新兴起的凌云和那个刚来的CEO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我说你那个朋友也真是的,选CEO也得选一个识时务,知道行情的吧,要是这次的地谈不好,以后权氏是不会放过凌云的。”这是林雅的想法,也符合她的性格。

“那你打算怎么谈?”

“既然是我谈下的案子出了事也由我负责到底,我会和凌云的相关负责人谈,开出条件,买回这块地。”

“那你想见谁?CEO吗?”说着云天扬挑挑眉,看着林雅。

“其实不见CEO也行,只要是负责人就行,再说了我一个小总监人家也不愿意见我啊!”

“那可未必。”

“什么意思?CEO会愿意见我?”

“说不定呢!”

“怎么,你认识他啊?”

“嗯,认识,可以说非常熟悉。”

“那你知道他人怎么样嘛?”

“知道,他人非常好。”云天扬若有所思的说。

“非常好!你可拉倒吧。”

“怎么?难道我不好吗?”云天扬轻轻勾起嘴角看着林雅问

“啊?什么意思?你,啊,你,啊!”林雅后知后觉的睁大眼睛 ,指着云天扬,云天扬哈哈笑起来,看着表情夸张的林雅,无奈的摇摇头。

其实云天扬就是凌云的的CEO,他刚才只是逗逗林雅,这女人还真是上道。

“云天扬!你骗我!过分!”

“是你自己太笨!一直都不问清楚!只顾着说自己。”不过林雅一直都是这样,云天扬都习惯了。

“好吧,那真的是你决定买的那块地吗?”

“是。”云天扬没有狡辩,认真的说,“不过看在你的面子上,权氏可以谈条件,如果条件可以,我同意卖出。”

“真的?”

“真的。”

“太好了,那我现在就回去操作。说着林雅就准备拿着包走了。”

“等等。”云天扬突然严肃起来,还真的吓了林雅一跳,林雅下意识的怕云天扬反悔,定定的看着云天扬。等着云天扬的下文。云天扬看着林雅这幅样子只觉得好笑,她这是又犯病了,对谁都这么警惕。于是云天扬只好又恢复了轻松地表情,漫不经心的说:“凌云的CEO都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了,你不请人家吃个饭啊!”

林雅听他这么说也松了一口气,当然也反省自己,怎么会对云天扬也这么警惕呢?以后不能再这样了,这次云天扬没说什么,可是总这样他也会生气的!林雅马上收回警惕的眼神,换成了自然的神情,笑着说:“当然得吃,今晚就吃,不过我得回一下公司,交代一下。”

“好啊,我送你。”

“好”林雅开心的点点头,跟在云天扬的身后,坐上云天扬的大奔,回到了权氏楼下。

“好了,到了,你在这等我,一会儿我就下来。乖”说着林雅还特意咧开嘴角笑笑,像在哄孩子。

“好的呢!你的 小奶狗就在这等着你。”说着还冲林雅眨眨眼

“滚吧!”林雅笑骂着,下了车。可是刚一下车就对上了一双冷冷的眼睛。林雅不禁打了个寒颤,不敢再看。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d9DjBAJsMjA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