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被王爷们轮流上的王妃 历史上的贞洁烈女

“墨,墨,你怎么了,你醒醒。”东方惊慌的看着林墨惨白的脸色和嘴角那刺眼的鲜血,赶紧将林墨抱起放在他刚起身的床上。床还是暖和的,人却从东方换成了林墨。

为林墨盖好被子后,东方转过头对外喊道:“来人,来人!”然后又转过头来守着林墨,一脸的焦急不安。

屋外本就焦急的童百熊与平一指,忽然听到屋内传来“来人”的声音,而且还是教主的,急急忙忙的想屋里走去,而桑三娘已经回去了,毕竟还有事需要处理。打开房门,只见本应伤重的东方不败蹲在床前,再仔细一瞧,床上躺的居然是丝毫无伤的林墨,童百熊摸不着头脑,这是怎么回事?

只有平一指右手摩擦着下巴,意味深长的看着床上的林墨,这就是林墨所说的他有办法吗?把他们两位的状况交换了一下?

再看看眼前完全像个没事样的东方不败,他不可否认的是,虽然不知道他的医治方法是怎样的,但这个效果的确是他无法做到的,甚至可以说很神奇。

“教主,林兄弟这是怎么了?”童百熊看着林墨疑惑的问到。这才多久没见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我也不知道,我醒来后就这样了。”东方不败满是担忧的说到,“对了,童大哥,你能帮我去请一下平一指吗?”

林墨这个样子,东方自己也束手无策,只好请平一指来看看。

“呃......”童百熊听到东方的话,嘴角不禁抽了又抽。教主昏迷时,林兄弟让他去请平一指;现在换林兄弟昏迷了,还得让他去请平一指。童百熊不禁摸摸自己的脸,难道自己长得就这么像跑腿儿的吗?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平一指不是已经在这了吗!

一旁的平一指看着童百熊望着自己,不禁摇摇头,上前一步,走到前面来,挥挥衣袖,拱手对东方施了一个礼,说到:“东方教主,在下就是平一指。”

“嗯?你就是平一指,你怎么会在这?”东方皱着眉说到,刚才平一指站在童百熊的身后,他就没有注意到。

“在下是先前林公子请来为教主医治的。”平一指答道。

“那我是你医好的?”东方皱着眉,一双好看的眼冷冽的看着平一指,希望不要如他所想。

“不是的,在下医术浅薄,对教主的伤没有绝对把握,林公子也不愿我一试。”被东方如此看着,平一指只觉得直冒冷汗。

“那我的伤......”东方有些迟疑,直觉告诉他,他不想知道接下来的话。

“是林公子医好的,虽然我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

平一指的话还是淡淡的传到了耳边,东方抿了抿嘴,果然是这样的!

“平一指,过来看看。”

“是!”

虽然东方没有说的那么清楚要他看谁,但是这他还是知道的。走过去,就见东方掀开被子的一角将林墨的手拿出来,然后又把被子盖好。平一指将手轻轻搭上林墨的手,细细的把着脉。

片刻之后,平一指皱起来眉头,这脉象太奇怪了,脉象虚浮无力,却并无其他症状,也就是说林墨没有伤也没有病,像极了身体羸弱之人。可是,这不符合啊,明明前两天还看见林墨很健康的样子啊,虽然当时他很憔悴,但健康是无疑的。

东方在一旁看着平一指的表情也不由跟着皱起了眉,一时房间里没有人说话。

“我说平老头你也把了这么久了,这林兄弟到底是怎么了?”到底是童百熊这厮坐不住了,心急的问到。

“这脉象......奇怪......太奇怪了......”平一指摇摇头无奈的说到,他实在看不出来,看出来的也不符合事实啊。

“哎,我说平老头啊,你这话什么意思?”童百熊十分疑惑,这脉象有什么奇怪了,难不成还能和他们的不一样。

话说,这童百熊还真说准了。

“实话实说!”东方在一旁也不耐烦的低声喝道。

“这......东方教主,在下医术浅薄,实在看不出什么。”平一指只好无奈的说到。

“哼!平大夫不是号称杀人名医,没有救不了的人吗,如今这点本事也没有?看来也不过如此嘛。”东方不悦的揶揄到。

“以前是平某骄傲了,殊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听了东方的话,平一指也觉得有些羞愧,悔悟的说到。

“不过依在下看,林公子并没有大碍,只是透支了而已。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等,等林公子自己醒过来,当然,这只是我个人建议。”平一指把自己看出的向东方说到,并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东方咬了咬嘴唇,手紧紧的捏成拳头,越来越紧,指甲插入了手心也没有知觉,一丝丝血随着手指流下。

“啊!教主,你流血了。”

听到童百熊惊讶的声音,东方才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自己流血的手,鲜红的颜色,抬头看着床上的人,墨,你看,我流血了,你为什么不起来为我包扎呢。

看着没有反应的东方不败,平一指将纱布和药拿出来,见东方也没有说什么,于是开始着手包扎。

包扎好的整个过程中,东方也没有看过自己的手一眼,一直盯着林墨不愿意离眼,他之所以愿意包扎伤口只不过是不想林墨醒来后看着心疼罢了。

“东方教主,请把手伸出来,让在下为您把把脉。”虽然他看不出来林墨的脉象,不代表他真的无能啊,东方的脉象他还是会看的。

听到平一指的话,东方头一没转,长袖一挥,“不用了。”

他知道平一指是想查看他的身体如何了,但是他现在真的已经完好了,甚至比以前感觉更好,但是如果要用墨的生命来换的话,他宁愿不要好。

墨,你快醒来吧,真的很担心你!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znxRaoJSTR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