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是想夹断我 呵呵我要别停我要死了

瑟琳娜和君墨啸就这么站在君墨尘和傅纨兮对面,君墨尘看了一眼自己牵着傅纨兮的手,在看了看君墨啸和瑟琳娜之间的距离足足有三十多厘米。

“哦?二皇兄怎么不牵着皇嫂啊,这雪天路滑,二皇兄不应该牵着皇嫂吗?还是说二皇兄不想签皇嫂?”

君墨尘缓缓问道,傅纨兮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她的夫君是个这个爱管闲事的人?人家夫妻两牵不牵手跟你有什么关系?

傅纨兮额前的黑线刷刷往下掉,君墨尘对这一切当做看不见,不等君墨啸回答君墨尘又转头看着瑟琳娜:“皇嫂,没想到皇兄是这样的人,这雪天路面多滑啊,身为男子汉大丈夫又是皇嫂的丈夫就应该牵着皇嫂一点,要是摔倒了怎么办?”

君墨啸挑了挑眉,看着君墨尘和傅纨兮紧紧牵住的手,只觉得十分的刺眼。

君墨啸不等瑟琳娜反应过来,君墨啸就一把拉过瑟琳娜的手,君墨啸手中的温度传到了瑟琳娜的手中,瑟琳娜只觉得十分的讨厌,便挣扎着想要让君墨啸放手。

君墨啸投给了瑟琳娜一个警告的眼神,瑟琳娜这才渐渐放弃挣扎,傅纨兮不觉得奇怪,君墨啸虐待瑟琳娜,害的瑟琳娜受伤瑟琳娜想要跟君墨啸牵手这才觉得奇怪。

君墨尘淡笑看了一眼君墨啸,随后牵着傅纨兮率先走进房间,一进门就看见皇后在衣不解带的照顾着皇帝,皇帝虽然还是躺在床上,但精气神已经好很多了。

“父皇。”

皇帝看见君墨尘明显地有一丝不耐烦,但一看到君墨啸皇帝就淡笑着看着君墨啸眼里面是掩饰不住的微笑。

“你们来了啊,本来太子就刚刚接手政务,墨尘你多帮帮你大皇兄,你大皇兄刚刚才接手政务,有很多地方还有些生疏,你身为定王就应该多多帮忙。”

皇帝气息有些微弱地说道,君墨尘淡淡一笑,朝着皇帝拱手行礼道:“父皇,此言差矣,儿臣颇为觉得不妥。儿臣本就是武将,不是文臣,二皇兄不一样,二皇兄从小跟在父皇身边,受父皇的熏陶,多多少少耳濡目染了些治国之道,儿臣以为此等大任还是交给二皇兄吧。”

皇帝满意的点点头,本来他也只是客套几句,但君墨尘接下来说的话却让皇帝气的差点一口鲜血喷薄而出。

“不过,父皇能把这么重要的一件事交给一个武将来做,看得出来父皇很是信任儿臣,既然如此,那儿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从明天开始儿臣就去找太子,帮助太子完成政务。”

君墨尘装作不知道皇帝的弦外之音,还点点头一脸真诚的点头答应了,这下真是把皇帝气的不轻。

这一刻傅纨兮明白了,原来君墨尘不是对皇位不感兴趣,只是时机一直都不成熟,如今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君墨尘这只潜伏多年的猎豹也开始渐渐展现他自己的姿态了。

“……”

皇帝沉默了一会儿,太后一笑说道:“你才刚刚醒来,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好,你就好好修养吧,墨锋从小跟在你身边,也学习了很多东西了,就放手让他去做吧。

现在你不是还安排了墨尘帮助墨锋吗?你就好好养身体,墨尘比墨锋差不了多少,唯一的差距就是墨尘是驰骋沙场,而墨锋就是舞文弄墨,这就是他们的差距,而且他们两人都是你的儿子,你能力这么优秀,难道你的儿子们会输给你吗?”

皇帝这才点点头,不过君墨尘明显看出来,皇帝脸色不太好看,但这并不影响君墨尘内心的高兴。

“墨尘,你对皇位感兴趣吗?”

傅纨兮的小手被君墨尘的大掌紧紧握住,傅纨兮只觉得阵阵暖意顺着手掌蔓延全身。

“你觉得呢?要是我对皇位感兴趣我还会放任君墨啸这么嚣张?”

君墨尘哑然失笑,不得不说,君墨尘对皇位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他只是不希望看见君墨啸为非作歹。现在皇帝还没动君墨尘,只要皇帝敢动君墨尘那就别怪君墨尘不客气。

“那你会去争夺皇位吗?”

傅纨兮再次闷闷问道,君墨尘将傅纨兮一把拉入自己的怀中,下巴轻轻抵在傅纨兮的头顶,道:“那你希不希望我争夺皇位?”

傅纨兮沉默了,她当然不想君墨尘去争夺皇位,这种事情要是失败了那就是大逆不道,会被诛杀的,要是成功了,那君墨尘就不会只属于她一个人了,到时候,君墨尘就是九五至尊,是全天下百姓的。

“心里怎么想的就尽管说出来,就算你说你想要当上女皇我也会毫不犹豫为你争夺这皇位,我会不惜一切满足你的一切愿望,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为你办到。”

君墨尘缓缓说道,傅纨兮摇了摇头,她并不想当什么女皇,她就是一个平凡的女子,而且说不定她以后会回去,她不想给君墨尘留下什么负担,所以她不会阻拦君墨尘的脚步。

如果君墨尘想要皇位,那傅纨兮会支持君墨尘,也会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君墨尘,如果君墨尘不想抢皇位,那傅纨兮会陪伴着君墨尘去到君墨尘想去的地方,一直陪伴着他,知道傅纨兮离开那一日。

“纨兮,你要相信你的夫君,就算你的夫君去争夺皇位也不会是为了自己,我对皇位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所以你大可放心。”

傅纨兮点了点头,她心里已经下了决定,无论怎么样她也会陪着君墨尘,如果真到了自己要回去的那一天,那她也会陪伴君墨尘直到最后一刻。

入夜,天气渐渐寒冷,傅纨兮蜷缩在君墨尘怀中,只觉得十分的温暖。

傅纨兮一根手指轻轻在君墨尘胸前画着圈圈,君墨尘一把拉住傅纨兮的手指,两片薄唇抵在傅纨兮耳边,温热的气息喷薄在傅纨兮的耳畔与脖颈,惹得傅纨兮一阵酥麻的感觉蔓延了全身。

“你说你,好歹把红颜抬进门了,你也不去陪陪人家,叫人家夜夜独守空房,你就这么安心吗?”

傅纨兮缓缓说道,君墨尘一只手缓缓收紧,搂着傅纨兮的纤腰,小声道:“你就这么希望本王去看看红颜么?嗯?还是更希望本王能在红颜那里留宿?”

傅纨兮摇了摇头,明灭的烛火将傅纨兮的脸庞衬托得更加的明艳。开什么玩笑,君墨尘可是她的心头肉,她自己都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碎了,要是傅纨兮就这么把君墨尘退给了红颜只怕傅纨兮自己都还没伤心,君墨尘就要气的半死了。

“我没有,我只是觉得,既然你都把人家纳为妾了,那就应该去看看人家,那日抬她进门的时候,你虽然没在 但是定王府外面围观了跟多路人,很多人都知道你定王是纳妾了,而且那个妾室还是你的青梅竹马。

府里本就人多口杂,要是让有心人出去说王爷你把人家纳进定王府却对人家不闻不问,你说外人回怎么看?说你把人家纳进府里就是为了让人家独守空房吗?还是让外面的人说本妃不懂事,拉着你不让你去看人家?”

傅纨兮给君墨尘讲着道理,君墨尘也知道是这个理,但要是让君墨尘对红颜做出那种事,那君墨尘心里还是接受不了的。而且,君墨尘很清楚自己对傅纨兮的感情,他不会背叛傅纨兮,也不会做对不起傅纨兮的事情。并且他也知道,红颜以后还是要离开定王府的,君墨尘不能做让自己和红颜后悔的事情。

“我知道,你放心,不会的,我会好好保护你,不会让外面的人欺负你的,要是我知道有人欺负你,我一定会让他知道欺负我君墨尘的女人的代价。”

君墨尘紧紧拥着傅纨兮,傅纨兮乖乖窝在君墨尘的怀抱之中,虽然知道君墨尘这一席话就是在保护自己,但是傅纨兮心里还是暖暖的,自从徐家人遇难以后,君墨尘不但没有对傅纨兮有一丝一毫的冷落,并且还对傅纨兮越发的好。

傅纨兮知道自己嫁对人了,要是说君墨尘看中的是徐家人的势利,那在徐家人遇害之后傅纨兮的生活就回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这一切并没有发生。君墨尘好像把自己毕生的温柔与柔情都给了傅纨兮,傅纨兮心里也是很温暖,但是凶手一日不抓到那傅纨兮心里就一日难安。

君墨尘怎么会不知道傅纨兮心里所想呢?只不过君墨尘一直在暗中谋划,转眼时间已经悄悄过去了,也许君墨尘是该好好给傅纨兮一个交代了。

君墨尘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眸深邃不见底,君墨尘嗅着傅纨兮发间的清香,只觉得心旷神怡。说实话,当君墨尘没有遇见傅纨兮的时候以为自己会等到红颜回来找自己,然后与自己完婚,可是那一日君墨尘看见了傅纨兮,从此就对傅纨兮念念不忘,甚至利用一个假的身份利用了他与徐逸杰多年的友情去接近傅纨兮。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zjxYwwySTQ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