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女尊小说肉多文笔好的 啊好涨用力哦太深了

见珝臣没有回答,云景又说:“你既然是山神,对此地的人事自当十分了解。我前世究竟是什么人呢?”

珝臣略一沉吟,答道:“你是位了不起的女将军,平定四方,屡建战功。”

云景瞪大了眼睛:“真的吗?我有那么厉害?”

珝臣笑意盈盈地望着她。

“唉,那又有什么用。今生还不是个小道童。而且还是个倒霉的小道童。”

“你听你师父的话,好好修行,一定可以得道升仙,到时候就不用怕那些恶人了。”

云景叹气:“我上辈子一定做了不少坏事。不然怎么别人不修行也照样逍遥快活,我却要修行来保命。”

珝臣正欲再说些什么,只听见门口一道沉稳的声音传来:“景儿。”

云景不知哪来的力气,猛然坐起:“师父!”

只见一位青服青巾的中年道人一步踏进门来,他面容冷峻,气场沉稳,眼中却透着忧心之色。他正是云景的师父许暮尘。

许暮尘来到床前,朝一旁站立的珝臣拱了拱手:“有劳山神了。”

珝臣忙回礼:“是我照看不周,许道长莫要见怪。”

许暮尘摆摆手,看向李云景。

云景见师父神采依旧,全不似自己在幻境中看到那般,心下欢喜:“师父,徒儿好想您呀!”

“好景儿,你怎的受了如此重伤,让为师瞧瞧。”

“师父……”几日的委屈涌上心头,云景的眼泪簌簌而下。

“莫哭莫哭,都成大姑娘了,还哭哭啼啼的。”许暮尘拿袖子给云景揩了泪,为她把脉诊治。

京城里都传言许暮尘乃天神下凡,能察鬼神,斩阴魔,去妖异,治奇症。这些话虚虚实实,但有一点毋庸置疑,他的确是一位得道高人。

许暮尘沉吟片刻,眼中的忧色渐褪,转而变成深深的怀疑。

他从口袋中拿出一瓶丸药,喂与云景吃下,药效作用下,云景闭上眼睛似乎睡着了。

许暮尘问道:“听说凶手抓住了?”

珝臣道:“乃是一千年蛇妖,他冒充山中一位小妖送来浸过蛇毒的花茶。”

许暮尘摇摇头:“千年蛇毒,凡人沾了立时毙命。他并不想要景儿的命,否则她等不到我回来。看来这不是意外,而是早有预谋。”

“没错,就跟云景自出生起遭受的那些‘意外’一样。”

“哼,他们还真是不达目的至死不休。这些年,若不是君洧严加保护,恐怕景儿早就……”

“他们的手段越来越高明了,上次设计将君洧与你那徒弟支开,重伤了云景。我千防万防,竟还能在我眼皮子底下被他们再次得手。”

“他们针对景儿,可是又不取她性命,莫非别有所图?”

珝臣避重就轻地说:“无非是牵制我罢了。”

许暮尘仍有疑惑,待要再发问,只见躺在床上的云景睁开了眼睛。

“景儿?”许暮尘唤她。

云景没有回答,想来耗神已久,一时不能清醒。

许暮尘叹气:“他们一再重伤景儿,便是再好的身体,又能撑过几次?如此危机重重,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唯有尽快让她飞升上仙。”

珝臣叹道:“凡人成仙本就难如登天,何况天帝特地下旨让西王母直接考核云景是否有资格成仙,这下根本无法蒙混过关。再加上如今璟源与赤凌追下界来,此事难上加难。”

“他们二人竟也下界了?璟源身为上神,又是天帝之子,如此明目张胆下界复仇,未免太损德行了吧!”

“璟源名义上是来经受历练,以便接任储君。可是他刚下来云景就屡遭毒手,想不怀疑他们都难。”

“眼下他们步步紧逼,若再要按部就班地练功修行,恐怕等不到成仙那一天,她就要……”见珝臣向自己示意,许暮尘的话戛然而止。

“师父,你说下去呀,我死也要死个明白。”一直装睡躺在床上听二人对话的云景心里正在七上八下,听到对话停止很是心急。这些天她内心疑虑重重,今天师父在这里,她定是要问个清楚。

许暮尘与珝臣交换了眼神,许暮尘说:“景儿,若师父如实相告,你今后可否一切听从师父的安排?”

云景点点头:“我听。”

许暮尘缓缓道:“你本是位先天女仙,也是位骁勇善战的女将,平定四方立下不少战功,只是桀骜不驯,得罪了天帝,那天帝要将你……”

珝臣接过话来说:“天帝要你下界为人,并且死后无法再投生轮回,除非苦苦修行证得金仙,否则只能灰飞烟灭。”

云景呆愣住。她还来不及为自己辉煌的前世得意,就被“灰飞烟灭”几个字打了当头一棒。

“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定不会让你那般……”

珝臣眼神中的坚定,将失神的云景拉回现实。

“那么追杀我的又是谁?”

许暮尘看了一眼珝臣,问云景:“你可知面前这位上神是谁?”

“山神呀。”

许暮尘摇头道:“眼下他是山神,可也是受罚被贬下界的。他从前是叱诧风云的战神,曾亲手镇压了作乱的大魔王赤凌,毁去他万年的法力。谁知那魔王在下界挣脱束缚,重新修炼成魔,更是混进天宫,伺机复仇。”

“璟源又是谁?”

“他乃天帝幼子,即将成为储君。”

“所以,我也得罪他了吗?”

“可以这么说。”许暮尘掸了掸道袍上的灰,“眼下追究过去没有多大意义,重要的是现在……”

“天神都是那么小心眼吗?”云景愤愤道,“我都被贬下界了还不放过我?还有,那魔王是被山神镇压的,为何记恨于我?”

“这……”许暮尘看向珝臣,云景也看向珝臣。

珝臣:“……”

“你与山神毕竟有同袍之谊,想是肝胆相照,一荣俱荣……”许暮尘话说的有点勉强:“他们到底还是有些忌惮山神,想先用你牵制住他。”

云景虽然年纪尚小,但这几天,珝臣对她的关切之意也看得清楚。前世两人必定有颇深的渊源,难道他们是神仙伴侣吗?

云景不敢再与珝臣对视,越看越觉得那双眼睛含情脉脉,简直都快能滴出水来了。

不过眼下性命攸关,云景也顾不上什么前世情缘了,先保住小命要紧。

“师父,你先前为我想的对策是什么?”

“征战沙场,保家卫国,建立功勋,成就大业。”

“许道长,如今云景只是一个凡人女子,上阵杀敌太危险了!”珝臣急道。

云景牵了珝臣垂在她身旁的衣袖:“珝离哥哥,听师父说。”

珝臣看着云景,点头不再言语。

许暮尘继续说:“上阵杀敌固然危险重重,但我思来想去唯有这一条路可救景儿。如今国难当头,我辈自当拯救黎民于水火之中。若景儿能助我朝平定战乱,也算是大功一桩。”

云景说:“师父,现在打仗了吗?”

“朝廷按兵不动,眼看着金兵已占据我国北方六大城池,守城官兵不战而降,边疆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皇帝为何不发兵驱逐外敌?”

“张彦等一帮宠臣把持朝政,主张割地求和。照这个局势发展下去,恐怕不久金兵就要逼近京城了。”

云景惊道:“我爹爹怎么样了?”

许暮尘答:“李兄心怀家国,乃是主战一派,可惜备受打压,如今心灰意冷。”

云景红了眼圈:“若有机会,我定上阵杀敌,安邦定国。”

珝臣说:“我听闻宋国皇帝昏庸无能,不过倒是还有一百多年的国运。”

许暮尘点头:“如今让景儿去保家卫国也是顺应天道。我虽是方外之人,可也不能眼看生灵涂炭。即便不是为了救景儿,我也希望能带徒弟们上阵杀敌,驱逐金兵。只恨那些朝廷败类,平日里苦心钻营,如今国难当头,一个个当起缩头乌龟来了。”

珝臣冷笑:“你可知主张投降的宰相是谁?”

“张彦。”

“他就是赤凌的人间化身。”

许暮尘又惊又怒:“那魔王竟混进朝廷成为宠臣,怪不得我每次见他都感觉到一股邪气。那么璟源他……”

“他如今正是当朝太子,赵烨。”

许暮尘冷哼一声:“天帝老儿倒是会给自己的儿子安排个好去处。只是没想到他那在天宫威风凛凛的儿子,到了人间却成了怂包一个。”

“转朝换代乃是天命所归,同他并无太大干系。他不过做一世凡人,还要回去天宫好好当他的储君。我想赤凌这个魔头应早就将一切告诉了他,如今二人狼狈为奸,构陷忠良。你们要多加小心。”

“只要皇帝肯发兵,太子与那奸相均无计可施。我已将祖上传下的苍龙剑给了景儿,以她的功夫加上宝剑的威力,上阵杀敌不足为惧。”

云景道:“师父,景儿自是不怕征战沙场,只是我徒有一身功夫,并无作战经验呀。”

许暮尘看向珝臣:“这天上地下最会作战的人就在你面前,你又有何惧?”

“你真的是战神吗?”云景眨巴着眼看着珝臣,他这样俊朗的人物,无法想象舞刀弄枪是什么样子。

珝臣微笑:“许久未跟云景并肩作战,想来一定有趣。”

“在云景上战场之前,还有一件事必须解决。”许暮尘突然严肃说道。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zjeZaZJSXR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