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我喜欢当王八的生活全文 被液浸的校花

两人相顾无言,沉默了许久后,还是躺在床上的峸鸿先开口了:“岐南。”

这位剑修先生平时就是一副冷冷淡淡从容不迫的模样,如今脸色有些苍白,神态却也没显得多狼狈。岐南方才被他盯得有点儿莫名尴尬,下意识有点紧张。

他这人一紧张就容易走神。

岐南又撬了一坨灰色的药膏,心不在焉地往峸鸿胸口的贯穿伤上糊。药膏黏哒哒的手感搭配上峸鸿剑君烧焦的伤口,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瞬间让他想起了冬瓜汤里的炸猪皮。

于是等着他回应的剑修就看着面前这人的表情越来越古怪,涂着涂着忽然就没憋住,噗的笑了一身又咳嗽着强行憋回去。

峸鸿剑君:“……”

岐南觉得自己在这位伤员面前笑场有点不太好。他在峸鸿剑君的盯视下,终于艰难地严肃了表情,道:“嗯,不用担心剑君大人,我的药膏可管用了,两个时辰就能让你恢复原状。你看,伤口已经在愈噗咳咳咳咳咳……”

峸鸿无言地看着他憋笑憋得不断咳嗽。

其实他的神智一直都还算清醒,只是身体状况有些糟糕,不太能控制身体。从先前的动静里,他知道是岐南又救了自己一次。

但他是真的不清楚岐南现在是在笑什么,有点无措地问:“怎么。”

岐南用古古怪怪的眼神地看着他,把涂上去的药膏替他揉开了:“没……没什么。”

靠,为什么越揉越像那什么。

罪过罪过,怎么能在人家重伤的病号面前想这个呢。

他努力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我说峸鸿道友啊,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被人追杀了?”

峸鸿短暂地沉默了片刻,说道:“被算计了。”

岐南夸张地道:“谁?我的天,皇天剑门的少主大人也有人敢算计?”

峸鸿:“……不知。”

岐南继续:“那能把你打成这样的人恐怕很厉害吧?你可是剑修哎,而且修的可是皇天剑门的强悍秘法,源境的吗?不是源境不行的吧!”

峸鸿:“嗯。三个。”

岐南尬吹:“哦——好厉害,不愧是峸鸿剑君啊。话说你为什么会在南天洲?皇天剑门是在大荒洲上吧,离这里好远的啊。”

峸鸿:“传闻界藤出世。”

岐南顺势:“界藤?那个传说中能匹敌源境大能的灵植?是真的吗你有没有看见?”

峸鸿:“假。”

“所以是有人编造了这个假消息故意把你引到这里伏杀的?” 岐南心下一紧,蹙眉道,“谁告诉你的?不会是你宗门里有叛徒吧?”

峸鸿这回沉默了很久,才道:“无。”

岐南唔了一声,觉得峸鸿估计也该忘记刚刚他笑场的事情了。他放松了一点,把石臼搁到一旁,又扯出一卷绷带把不能动的峸鸿绑成了粽子。

当绑到下半身时,他又看见了峸鸿修长大腿上的那道伤,没忍住悄悄和伤者本人说:“你运气真好。”

峸鸿目光疑惑。

岐南:“你看这伤,位置多么巧妙啊,要是再往上两寸你可就要断子绝孙了!”

峸鸿:“……”

不知道这句话戳到了峸鸿那根神经,这位剑修忽然有点激动,挣扎着支起身子,板着脸用那双漂亮的灰眸直视岐南的眼睛:“不可能。”

岐南:“……别激动别激动,你伤着呢,躺好啊乖。”

峸鸿强调道:“我已至源境。”

岐南闻言微愣了一下,轻轻倒抽了一口气。

众所周知源境是修士的最终目标,已经超出凡人的定义了,即使是断肢重生也不是难事。

而这句话对他的意义是……他终于找到能够问渡劫事项的对象了!

岐南这次真的有点激动,一把抓住了峸鸿的手急促问道:“所以你已经渡劫成功了?!”

峸鸿被他的强烈反应惊住,反应于是慢了半拍:“……嗯。”

“请务必告诉我渡劫有什么要注意的!”岐南身体前倾眼神发亮,“我也准备要渡劫了!最近一直在做准备,还观察其他大乘期修士的行为模式——不过用处不大,天哪我终于找到能问的人了!”

峸鸿:“我……”

岐南从怀里掏出来一本册子摊开:“渡劫心境要求、法宝准备、应急丹药、渡劫场地……你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或者说你遇到了什么意外?”

等他一长串说完,峸鸿终于有机会把整句话说完了。

他的眼神有些不忍,说:“……被追杀,强行渡劫。抱歉。”

意思就是他其实什么都没准备,经历也完全没有参考价值。

岐南安静下来,抿着唇看了他半晌,默默又把册子收回怀里。他垂着眼沉默了一会儿,呼出口气,又变成了平时的状态。

他伸手把坐起来的男人摁回床上放平,若无其事道:“既然你已经突破源境了,那看来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受伤,是你境界未稳,对吧?据说渡劫后修士会重塑仙胎、由凡化仙。你被追杀来不及完成仙胎重塑,所以才会是现在的状态。”

他说完抬眼看向眼神中还带有愧色峸鸿,问道:“那你要回皇天剑门吗?南天洲排行十二洲之末,恐怕难以找到能替你炼制合适的辅助巩固境界药物的人。”

“……”峸鸿仰躺在干草床上,半晌后轻声念出了一个名字,“行墨客。”

闻言岐南愣了愣。

峸鸿看向他,问:“你是否认识。”

岐南嘴角动了一下,旋即干笑两声:“这个就算认识也没用啊,毕竟那可是传说中的大人物,还从来没公开露过面呢,哈哈。”

峸鸿眸色微暗,声音微哑道:“那便只能回大荒了。”

行墨客这个人对源界十二洲的修士来说,可以称得上是非常、非常有名了。下到筑基上到源境,只要不是和修真界彻底脱节的老古董,就几乎不可能没听过这个人。

为什么呢?

因为这位“行墨客”,是源界知名的炼丹理论书籍巨头。而他最出名的一本着作是在大约一百年前,通过源界最大的商会之一「鸿羽商会」的渠道向全修真界公开出售的《教你用三秒山寨一款灵药》。

这一举动可谓是触了很多炼丹师和门派的霉头,无数以炼丹为生计的修士因为这本书损失惨重,愤怒地叫嚣着要制裁这个写书的混蛋……

可惜没用。

行墨客并没有真的详细解剖哪个门派的独门丹药配方,他只是把灵药的性质解析和组合变化说清楚了,然后让学习者自己去推演山寨。

这种行为并没有踏过公认的底线,所以鸿羽商会把这棵摇钱树保下了,而行墨客这些年也一直没暴露过真实身份。

不过,其实暗地里不少炼丹师都挺崇拜钦佩他的,毕竟这人也是真的有本事,几乎可以算是半公认的南天洲第一炼丹师。

甚至连那些损失惨重的门派,最后也不得不捏着鼻子掏钱去买行墨客的书来研究借鉴。

只是大家都不敢明着说自己看了他的书、或者是自己欣赏行墨客之类的话。在散修炼丹师内部说还好,一旦被门派人发现了就等着被拎出来公开□□吧。

所谓修真界的“政治正确”——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

岐南其实就是走行墨客这一流派的,当然他也不敢承认这一点。

他悄悄观察了一下峸鸿的神色,见这人的注意力没在自己身上,赶紧平复了一下表情,手脚麻利地把峸鸿的剩下半截也给包上了。

“好了,你先躺会儿,我出去看看我的菜园。”岐南笑着拍了拍剑君大人还算完好的右手,想了想又说,“有事喊我,我听得到。”

峸鸿目送着他走出茅草屋,修长的背影逆着光,在地上投下的阴影一直延伸到他所在的地方。他的手指下意识动了动,像是想要抓住这缕影子。

不过只是片刻,门就被重新虚掩上了,岐南的影子也融入了大片的黑暗中,只能听见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峸鸿沉默了片刻,眼底忽然泛起一抹柔色,冲淡了他高傲疏远的气质,让他冷硬的五官轮廓平添了几分柔和。

然而就在下一秒,隔着房门从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声怒吼忽的将他拉回了神。

“我靠!!!”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njxhg0wWTg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