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夫目前犯若妻 亲家公操亲家母全家

“刑事组治安组注意,发生火灾,歌星贾谨疑似身亡,请尽快通往现场”

尹秋正在跟着凯文和卞梁勘察案发现场的时候郝运和吴爱爱这才到了现场

“怎么样了”吴爱爱走进来问到

卞梁和凯文带着手套把地上那只已经被烤熟了的鸭子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布上“这个应该就是贾谨了,医疗站我已经联系好了,马上开始DNA检验”说着周探长就想把地上的烤鸭送往医疗站

只见小卞在旁边默默的看着烤鸭“小卞也是贾谨的铁杆粉丝,平时穿的内裤,都是他代言的”

尹秋在一旁安慰到“没事了,以后不吃烤鸭就好了”

而一旁的凯文则是和吴爱爱商量着要不要请总局的人过来帮忙

“不用请了,wearecomeing”只看见两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托尼?”旁边传来了尹秋和凯文疑惑的声音

只见托尼和另外一个人走了进来,托尼一把推开了吴爱爱“这种级别的案子,交给我们总局来办就好咯”

“托尼?洗剪吹那个?”郝运站在尹秋旁边好奇的问到“你还认识洗剪吹啊”

“去去,一边去”尹秋朝着郝运扇了扇手

尹秋“混的挺不错啊,都可以出案子了”

“哎我和你说,你现在又不是我的队长,我可不怕你”说着就想赶人走

吴爱爱在一旁不服气的说到“凭什么啊”

“凭什么,凭的就是你们太业余”

“守则十三条,死者属名人者,第一时间通知医疗站,派法医现场验尸,并清楚现场,死亡痕迹”

“守则三十二条,到达案发现场第一时间检查表并破坏监控系统”

“我们前任,刑事组组长,看来也没有好好背探员守则”说着还在尹秋的面前炫耀似的晃了晃

------------------------------

“贾谨,男,鸭精,根据DNA报告显示,死者就是贾谨本人”

“监控录像显示,贾谨在演出中断后,进入化妆间,自己锁了门”

“密室自焚案?”

“而且我们还在现场,看见了这个图案”说着吴爱爱就把大家刚才看见的黑色图案调了出来

而社长看见之后神情大变好似在自言自语到“朱雀”

坐在社长旁边的尹秋倒是听见了社长说的话,皱紧了眉头

真的会是朱雀吗

“明德三局全体探员,到信息中心集合”

“这是什么”郝运在一旁说到

“有人借用朱雀的名义,用火惩罚了贾谨,然后将贾谨的死,归为朱雀的惩罚”尹秋在一旁解释到

“朱雀,明天转发者交流大会就要开始了,会不会有人借机生事”凯文在一旁担心的说到

就在众人担心的时候帖子发来了第二条处决的对象

众人看见后纷纷都往烟花厂敢去,社长只好在后面让大家注意安全

尹秋则是站在原地还没有动,目光则是看向了段未然“去吧,小心点”

“好勒,我会快点回来的,等我鸭”得到了段未然的许可后尹秋蹦蹦跳跳的走出了三局

段未然则是坐在椅子上好笑的摇了摇头

社长则是端着茶杯坐在段未然边上默默的喝着茶

哎,爱情啊

“这个朱雀到底是谁啊,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害怕他”坐在车里的郝运忍不住好奇心的问到

“朱雀,二十年前妖界最着名的恐怖分子,但朱雀的档案已经全部被封了”尹秋坐在后面说到

郝运则是在旁边诺有所思的说到“二十多年,那就是说他已经有二十多年没犯过案了”

“不是没犯过案,而是不会在犯案了”尹秋在旁边纠正到

“为什么”

“应为他已经死了”

“朱雀是个极端的恐怖分子,他的信徒众多,当年动管局是倾尽了全部的力量才把他消灭,为了让朱雀的事迹流传动管局封锁了朱雀的全部档案,没有人愿意在提起这个名字”吴爱爱在开车,向郝运解说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尹秋的头上

“可是他不是已经死了吗,到底在怕什么啊”

“朱雀是已经死了,但他做过的事情就像是梦魇一样,围绕在每个人的心头,没有人可以忘记”

不一会儿的功夫众人就来到了烟花厂

就在五人在烟花厂内搜寻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叔叔辈的中年男人一手拿着打火机一手拿着烟花线头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中

众人看到这个场景倒是慌了神“严峰,把你打火机放下”站在前面的凯文颤抖的说到

而严峰则是好像被人控制了一样不停的在说些什么

“救救我,救救我”突然之间严峰开始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

啧,站在一旁的尹秋皱起了眉头,只看见尹秋试探性的靠近了严峰

“小秋”凯文在后面喊到

尹秋则是没有说话,朝后面摆了一个手势,轻轻的朝着严峰说到

“严峰,告诉我是谁控制了你”

尹秋的声音好似有魔力一般,一下子让严峰安静了下来

“是,是”严峰断断续续的说到

尹秋异常冷静的站在严峰的面前“慢慢说,告诉我是谁”

只看见后面的吴爱爱让众人都捂上耳朵

“是,是孙,孙”就在那个答案要呼之欲出的时候突然严峰的神情大变,点燃了手中的线

吴爱爱和离严峰最近的尹秋最先反应过来,吴爱爱上去就踢开了严峰尹秋则是把火弄断

就在众人以为安心的时候严峰突然又点起一根火柴扔进了烟花里

“走”尹秋朝着他们大声的喊到

说着就拉着凯文和卞梁冲了出去而郝运则是护住了吴爱爱

---------------------------

“贾谨,雁形目鸭精,曾参与过当年的朱雀围剿行动”

“严峰,曾经是朱雀集团底层成员,在一次动管局抓捕行动中被策反”

“通过这两名受害者,基本可以推断出,这是针对动管局的复仇行动”社长对大家分析到

“我们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找到还在明德的九位,把他们保护起来”

只有尹秋在旁边听的心不在焉

“怎么了”段未然轻声问到

“我好像知道是谁”尹秋不确定的声音想起

“是谁?!”一下子大家都把目光看向了尹秋

尹秋则是摇了摇头“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他”

就在众人想深究下去的时候红姐过来说到还在明德的九位剿灭朱雀的队员已经来了

就在清点人数的时候突然发现还有一位没有到

“帖子更新了,这次要制裁的是穿山甲关达”耳机中传来段未然的声音

“社长,已得到确切消息,托尼探员在现场,英勇牺牲”

“社长,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认为不是朱雀吗,这些人都是莫名死的,如果不是朱雀,又有谁”吴爱爱说到

“不能这么轻易的下定论,朱雀死了我们亲眼所见”

“不过他们的死法并不是没有相同之处,好像感觉是被人操控了一样”尹秋在一旁微微皱眉

“操控?你的意思是他们控住了?”郝运在旁边好奇的问到

“对没错,你们看严峰,明明前一秒还说着救救我,而就在当我要问出幕后人的时候他却突然自杀”

尹秋的这一番话到是让众人陷入了沉思中

“小秋还会操控啊?”就在众人思考的时候郝运突然问出了一个和话题无关的问题

“嗯,不过也不能这么说吧,也不算操控,就是算那种催眠操控幻境一类的吧”尹秋在一旁向郝运解释到

“这么厉害啊,在哪学的啊,到时候我也去学学我就成高手了”郝运在一旁猥琐的说到

吴爱爱看到这一幕则是朝郝运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你就别想了,这是人家蜘蛛自带的技能”

而就在这时突然传来消息说明有人已经把朱雀的谣言散播的出去

一时间大家都忙的筋疲力尽,电话一个接着一个的打过来询问朱雀的话题

“没事”正在信息中心解决这事的段未然看着站在他身后担忧的女孩

“未然……”尹秋不悦的开口到“撑不住了就说,还有我呢”

“真的没事,乖”段未然温柔的声音从前方传出,但眼睛却一直盯着屏幕没有离开

尹秋则是看了段未然一眼然后走了出去

段未然听见尹秋走出去的声音这才敢放松下来,揉了揉一节课快看不清的眼睛

虽然段未然是蝙蝠但也耐不住这样长时间密集的工作

就在段未然眨了两下眼睛想重新开始工作的时候尹秋又从外面回来了

只看见尹秋搬了一张凳子坐在了段未然旁边,拿过了段未然的键盘“休息会吧,未然”尹秋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段未然,段未然突然一时间不知怎么的有了想睡觉的念头

尹秋看着已经被她催眠的段未然不由得一阵心疼

小心翼翼的帮睡着在椅子上的段未然盖好了毯子

就算是蝙蝠也不能这么操劳自己啊

傻瓜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njchl0oWUl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