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公交车上被农民工搞 美女被吸BL H文

“雯雯吗?”鹿笙栩说到。

“不是~再猜”

“思思吗?”

“不是啦~再猜”

“那是谁?莫非是莉莉?”鹿栩笙故意假装不知背后的人是谁。

“哼~鹿栩笙,连我都猜不出来,亏我们一起同桌那么久”林蔚岚松开鹿栩笙的眼睛,凶巴巴的把鹿栩笙的转椅转了圈面对自己。

“嗯~是你啊,小岚,刚刚脑子里闪过的名字实在太多了~结果就单单把你给弄忘了”鹿栩笙邪邪的笑着望着林蔚岚。

“这雯雯,思思,莉莉,都谁啊?鹿栩笙你什么时候认识的啊,我都不知道。”林蔚岚气冲冲的说

“你很在意我认识这么多女生吗?”鹿栩笙说

“在意~切~我才不在意呢~你看上次你打完球后我在校门等你,准备和你一起回家时,和你一起出来的那个女生我至今都没有问过是谁~说明什么,说明我根本不在意,你知道嘛~”

“你说的是谁啊?我不记得了,不过你能记得这么清楚,你还敢说自己不在乎?”鹿栩笙说。

“我就是不在~”

“好啦,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你就不要狡辩了,说吧来我家干嘛?”鹿栩笙看着林蔚岚即将恼羞成怒的样子赶紧转椅话题。

“哦~是陈月涵和他老爸说要来感谢你顺便给叔叔阿姨拜年~”

“感谢我,我不记得我做了什么好事啊?”鹿栩笙一脸的问号。

“还不是你给我整理的复习材料,我也复印了一份给涵涵啊,她这次考试进步,所以他老爸觉得有我们的功劳,他们来你家之前,已经去过我家和贺骁苒家了”林蔚岚解释到。

“小笙啊~你和小岚快出来陪陈叔叔聊会”鹿母站在鹿栩笙房门口轻轻唤着。

“走吧~”鹿栩笙推着林蔚岚往客厅走去。

“陈叔叔好,陈同学~”鹿栩笙向坐在沙发上父女打了招呼。

“你好,你好,鹿~鹿~鹿大神”陈大华又忘了鹿栩笙的名字,索性直接随自己女儿喊他鹿大神。尴尬又不失礼貌的起身向鹿栩笙伸出手准备和对方礼貌的握一握手。

鹿栩笙往沙发边看了一眼看到一堆价格不菲的烟酒放在沙发边上,脸色立马变了。

陈大华的手伸出半天,也没见鹿栩笙握上,只好再次尴尬的笑笑收回被晾了半天的手。

之前林蔚岚母亲为自己母亲准备的燕窝贝母已经给母亲和父亲带来了压力。做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价格高昂的东西,如果家里能买得起,那自然会用,如果是家里负担不起的,就算别人送给自己也会觉得有负担。所以在鹿栩笙心里一直不愿意别人送些特别昂贵的东西给自己或者父母。

当然在别人看来,是无法了解鹿栩笙的心里。如此高傲之人,清高极致,在当今社会真的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呢。

“陈先生,别见怪啊,我家这孩子,从小就是这性格,除了学习好,没其他优点了,完全不知道为人处世的情理。”鹿母见自己儿子突然的变脸,心里已经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哦~对了,您爱人今天不在家嘛?”陈大华问到。

“他爸啊刚出去买年货去了,应该一会就回来了”鹿母说到。

“好,那我们先走了,我今晚在冬月大饭店定了包厢,花开富贵,宴请您和爱人还有鹿大神一起吃个饭,到时候林同学家长也会去。”陈大华起身准备离开说到。

“我们没空~”鹿栩笙还没有等鹿母开口就抢先说到。

“小笙~为什么不去啊,这是陈叔叔的好意啊~你看涵涵还给你买了一个篮球呢。”林蔚岚急忙说到。

“不为什么~要去你去吧~还有以后请不要送这些烟酒来我家,我们家没人喝酒抽烟~”鹿栩笙冷冷的说到。

“鹿栩笙,你这个混账家伙,再说什么呢?”刚开门进屋子的鹿卫中就听到自己的儿子那自命清高的语气。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您二位是?”鹿卫中放下手中的年货问到。

“这是鹿栩笙的同学陈月涵,这是他爸爸,陈大华先生~他们来主要是因为~~~~”鹿母赶忙给他们做了介绍,又把二人来意说了一遍。

“好的,好的,陈总您实在太客气了,同学之间互帮互助不是应该的吗,还需要您费心特地来一趟,还送这么多东西,回头我也带着小笙去您家和小岚家拜年走动走动,他们这么熟悉,我们作为家长平时多谢交流沟通也是应该的。”鹿卫中说到。

鹿卫中好歹在粮站也是一官半职,这社会上该有的关系,需要打理的人情还是能应付来的。只是自己的儿子,对这方面实在欠缺,好在这孩子学习好,以后能靠真本事吃饭,不会落到求人办事的地步。

“那晚上~”陈大华试探的问到。

“晚上,您放心吧,我们肯定去的。”鹿卫中忙说到。

“好好~那我和涵涵先回来拿些烟酒带过去,我们晚上见。”陈大华说。

“好的~

“叔叔,涵涵,你们先回去吧,我一会和小笙他们一起去饭店吧,反正也不远”林蔚岚见鹿栩笙一脸不爽的已经回了自己房间,实在不放心想着先留下来和鹿栩笙先聊聊。

“好~那我们先走了,叔叔阿姨再见”陈月涵说。

“好~再见”鹿母和鹿卫中说到。

送完陈月涵父女后。

“叔叔、阿姨,我去房里看看鹿栩笙,我去哄哄他,保证把他哄开心咯。”林蔚岚对鹿父鹿母说完后小心翼翼的进了鹿栩笙的房间。

“涵涵啊~你这个鹿大神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啊”陈大华对陈月涵说到。

“我们班这个鹿大神是个智商极高,但是情商不咋地的人。”陈月涵说。

“不过,我觉得老爸你这次做的事情也是欠缺,也怪我没有把鹿栩笙他们家情况和你说清楚。鹿栩笙他爸妈都在粮站上班,拿着死工资,而且鹿大神的妈妈,身体不好,经常去医院定期检查,还要吃药和补品,所以你看,他们一直住那个老小区也没有换过房子。”

“是啊~一看那个鹿大神就是个清高之人,日后定会寒门出贵子,我们今天带着那些高档烟酒去他家,确实不妥,对于他们来说不是越贵的东西就是越好的,哎~也怪我,哦~那涵涵我们今晚喝什么酒呢?晚上有小岚的爸爸,那个贺骁苒的父母也算是在生意场上混的不错的人,这个喝酒啊喝太差也不行,太好了吧又觉得给了鹿家负担。”陈大华说到。

“嗯~我知道了,老爸我记得,前两天老妈还从家里酒窖翻出好几瓶你以前专门放着没喝的白酒,好像也不是什么高档牌子的,但是你不是经常说酒还是放的久才香吗”陈月涵说

“咦!对,今晚就喝这个,这种经过时间沉淀过的酒好喝不说,又不会像喝茅台五粮液那么让人觉得俗了,但是又不会让请客之人觉得掉面子。涵涵,不错嘛~你这个提议完全解除了今晚的尴尬,今天年三十我得给你包个大大的红包。”

而此时,在鹿栩笙房间,林蔚岚一边看着墙上的挂钟,一边看着坐在桌前看书的鹿栩笙,自己不知道如何上前打破僵局。可是眼看着就快6点了,大家还要一起去吃饭,林蔚岚第一次发现鹿栩笙的怪脾气爆发起来这么可怕。刚刚要不是鹿叔叔回来的及时,不然当时林蔚岚真怕自己和陈月涵父女就被他给扫地出门了。.

如果说鹿栩笙是个内心清高又极度高傲之人,那林蔚岚只能算是个墙头草儿,怎么舒服怎么长。

“小笙,我们今天突然上门送这些东西来感谢你,真的都是出于一片想感谢你的心,没有其他任何用意。我知道,也许我们没有考虑到你和叔叔阿姨的想法,也没有打一声招呼就来了,给你造成困扰真的很抱歉啊。”林蔚岚最后还是在床边把屁股挪到了鹿栩笙的身边。

鹿栩笙依旧低着看书不语,没有任何反应。

“小笙,我保证以后我再也不拿这些东西来,就算老妈硬让我送来,我也不会送了。下次如果要送东西给你,我就自己选,选个你喜欢的额,而且有意义的东西,好吗?”林蔚岚站起身拉着鹿栩笙的胳膊一直摇着说。但是鹿栩笙依旧没有反应,任由林蔚岚摇着自己的胳膊。

“小笙,我发现你的脾气真的很大耶”林蔚岚见自己好说歹说鹿栩笙都没有反应,又一屁股坐到床上,自己的小手还拉着鹿栩笙的大手玩着,鹿栩笙那修长的手指被林蔚岚握在手里一根一根的掰着玩。

“小笙,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心胸如此狭窄呢~人家都是好意啊,谁也不想故意来惹你生气的”林蔚岚继续玩着鹿栩笙手指,而鹿栩笙已经挪开看书的双眼,侧头看着林蔚岚。

“小笙,你说你这个人,长得也不赖,学习又好,没啥缺点,就是这脾气真的让人拿捏不定,嗯~小笙你的手出汗了耶~”林蔚岚低头自言自语,已经忘了自己是来哄好鹿栩笙晚上一起去吃饭的了。自顾自的玩着鹿栩笙的手指,还细心的发现对方的手出汗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dmxgAwfdTA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