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弟弟与姐姐上床日逼 女人谢精69XXXXXX

这两百年来,月罗国虽然在大祭司幽荧代理统治之下,还算没出什么大乱子。

只不过,在对鬼族的抗争方面,不进反退,内陆大片土地虽未沦陷,却被鬼咒侵蚀,已经不能再住人。幽荧守着姐姐当年布下的结界,抱住了最后几大城池,将幸存国民护在结界之内。

她不想承认自己的能力远不及姐姐,就开始通过政治手段,洗脑百姓,年轻一代甚至都不知道女帝烛照的存在。

一提起过去的辉煌,人们记得先帝皓天,再讲到既今日的月罗,却只谈论大祭司幽荧,唯有三四百岁的老人才记得以仁爱之心治理月罗国的女帝烛照。

这些细节,四大长老跟其他三尊都看在眼里,他们却不说什么。

因为他们也同幽荧一样认定了烛照再次醒来的机会渺茫,甚至有可能在心底里已经认定她已经牺牲在那场大战之中了。

可百里奇却不能接受,他一直相信,烛照会回来,相信玉不归占卜的那个预言。

即使玉不归自己都劝他说占卜有时也会有不灵的时候,他依然坚定不移。所以他发现夏天蓝跟女帝之间的联系时,并不愿意把这件事上报给大祭司。

尤其是夏天蓝跟苍炎结成契约之后,他心中更有把握,可是幽荧的所作所为,却让他开始怀疑其用心。

只不过这件事没有证据,他也不好跟别人怎么说。

狂霄儿平时跟他关系亲近些,但却也对幽荧很是信服,玉不归虽然不理朝政,可在大事上面他的理智可以到冷漠的地步。而百里铭,这些年来大部分时间都在边关与鬼族的余孽进行正面交锋,更没有精力去打理王城金殿的暗涌。

“奇哥儿,你想什么呢?那么入神。”百里铭唤了他几声,干脆改叫他当初的乳名,才让百里奇回神。

星飒已经出帐,代为巡视大营。

帐中只剩下他们兄弟俩,百里铭才开口道,“这次你能过来帮我,相信我们能很快打到耀都去。”语气里虽然有几分半开玩笑,但百里铭的双目灼灼,却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

当年要不是他率军守在曦缈城,很有可能如云煌那般被鬼族彻底入侵,而变成一座荒城。

一方面百里铭带着最骁勇的战士,抵御着鬼族,一方面他还命军医加紧治疗被腐毒侵蚀的人们跟土地。这持久战一打就是近百年的光景。

只不过对于鬼族的禁术,他们破解甚微,一旦若出现鬼族中位高权重的大将,施展鬼咒,也是无解。

所幸,那鬼帝被封印之后,族中能使用鬼咒之人只剩下两个,她们正忙着如何营救鬼帝,甚少出现在远离无妄海的西部大陆。

“不过苍炎的问题,确实麻烦,若他真的逃出来再次引起祸乱,于我们甚是不利。”百里铭盯着百里奇,缓缓说道。

“兄长放心,苍炎不会再轻易作乱,而且他也不在灭雪崖。”百里奇这才将真相告诉了百里铭。

有些想法,他连狂霄儿、玉不归都不敢如实相告,但面对百里铭,他却能坦陈倾述。

因为他知道,即使大哥不同意他的做法,也不会对他背后捅刀子。

“你说的那异界来的女子,当真是跟女帝长得一模一样。我倒有些好奇了,不过她住在狂霄儿那儿,怎么感觉这么不靠谱呢?”百里铭想起狂霄儿平日的做派,总是没个正形。

“有燃翁照看,再加上我的封印,应该无大碍,若有什么消息,他也会第一时间通知我的!”百里奇就是看中了狂霄儿做事情不拘小节的爽快,他收留夏天蓝也不会生出旁的想法。

若是交给玉不归,说不定玉不归就会试着解开夏天蓝的封印,看看她的灵力到底能成长到什么程度,或者直接带着她去度炼心阵。

而百里奇还不知道这个时候,狂霄儿正急地抓耳挠腮,转眼功夫就丢了个大活人。而以他这尊贵的身份,又不好明着到处找人,现在他恨不得把毛毛掐死。

要不是燃翁在旁边拦着,毛毛早就被狂霄儿一脚踹开了。

“你以为你是为她好?你这是害了她,知不知道!”说着,狂霄儿已经攒紧拳头。

燃翁上前来,一把抱住狂霄儿的胳膊,“灵尊,息怒!息怒!人家是花长老身边的徒弟,你再怎么生气,还得想想跟花长老的交情不是。”说着,就冲毛毛挤挤眼睛,示意他赶紧先回天女庙去。

毛毛却是一脸内疚,“我想帮忙一起找找看。”

“你对落月城熟悉吗?你知道上城下城九道门吗?别添乱了,赶紧给我滚!看着就心烦!”狂霄儿一挥手,把燃翁带翻了不说,一阵邪风吹地毛毛站都站不稳。

“哟,我说谁这么大脾气,连老人孩子都不放过,原来是灵尊大人呀。”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狂霄儿正来着气呢,回头一看,一个红衣女子的身影,还是熟人。

虽然他跟佳音阁阁主之间私怨颇多,但这阁主的婢女算是旁观者,狂霄儿本着吵架不牵连第三人的态度,对着梦儿微微一笑,“梦儿姑娘,这是要去哪儿啊?”

“没去哪儿,不是要回铺子吗,正好路过而已。怎么灵尊大人又想来我们佳音阁惹事了?”梦儿翻了个白眼,一点都不给狂霄儿面子。

狂霄儿扔下毛毛他们,几步跃上对面的台阶,站到梦儿身旁来,“你经常在这儿晃的,有没有看到一个小丫头?这么高的个儿,脸圆嘟嘟粉嫩嫩。”

“小丫头?灵尊大人几时连孩子都有了?怎么没听说你成亲的消息?”梦儿一脸的惊讶。

狂霄儿本来想解释不是自己孩子,但一看梦儿这表情,想起阁主玓玓对自己早就恨之入骨,若说是跟自己毫无瓜葛的丫头,她们肯定不会在意。若说是自己的孩子,说不定她们就会留意起来。毕竟佳音阁开铺几十年来,在这一带也算是熟脸孔了,她们要查个什么人,肯定比自己方便,行动起来也比自己自然得多。

“对!就是我的丫头,你帮忙找找吧,价钱我一定亏待你!”说着,狂霄儿就用幻术在半空中显现出夏天蓝孩童模样的脸。

“有趣,这小丫头可一点都不像你呢。不过我会留心看看。”梦儿转动着眼珠,没打算跟他多聊,转身就往佳音阁的方向去了。

待狂霄儿回来,燃翁有些担心地问道,“灵尊,若是她们把咱们找人的消息泄露出去,你不怕引人怀疑吗?”

狂霄儿撇撇嘴,“玓玓那臭脾气,最看不惯金殿里的人,无妨。”

毛毛在一旁,若有所思,这灵尊实在是靠不住,不如回天女庙请婆婆占卜,说不定还能有些线索。不过他脾气这么不好,还是不多废话告辞了。毛毛寻思了一通,便悄悄离开。

********

而另外一边,夏天蓝跟着狰英刚刚通过传送法阵到了曦缈城的南城门内。

“呕……”她扶着城墙,难受地干呕着。

“看来你灵力还是太低微了,所以承受不住法阵的力量。”狰英在她身后,帮她轻轻拍了拍后背。

夏天蓝心中才道,看来这小子人还不错,就察觉到他的另外一只手往自己身上探。

贼心不死!夏天蓝打开他那只手,起身瞪了他一眼,“你要是再这样,我就把那叶子吃了!”

狰英一脸惊愕,只好劝道,“你别这样折腾自己啊,你误会我了,我只是想让你舒服些!”

“嘁,信你个鬼!”夏天蓝嘟囔了一句,擦干净嘴角,才让他在前面带路。

若说落月城是在夏天,这曦缈城就像是在冬天似的,这里的建筑普遍都是以厚重结构为基础,而且多是黑砖黑瓦,没什么美感可言。勉强夸得话,只能算是大气庄重。

这里的人们倒是穿戴寻常,天气虽然冷,但似乎大家依旧还是短褂轻衫。

唯有夏天蓝走了两步,就开始打哆嗦。

狰英回头看了她一眼,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一条黑毛围脖,给她挂在脖子上,一瞬间她就觉得暖和了许多。

“你不冷吗?”

“我是妖族,天生适应各种气候,再说了,我是在这儿长大的,哪儿会觉得冷。”狰英咧嘴一笑,笑容清爽。

说实话,要是他品性端正的话,夏天蓝还是愿意交他这个朋友,至少在细节上他很会照顾别人。他们一路朝狰英家里走去时,狰英不时就跟路人打招呼,贩夫走卒,男女老幼,或人或妖。

他这交际范围是相当的广泛,不过看得出来这小子也挺受欢迎的。

夏天蓝摸了摸脖子上的毛围脖,不经意间微微笑着,要是他爹真的病重,她倒愿意帮忙的。可以介绍他们去九念堂,不过九念堂那里她也不熟,或者可以去天女庙找毛毛。

毛毛的治疗灵力也很厉害,说不定花婆婆也有办法。

他们开始向地下台阶走去,周围的光线渐渐暗了起来。

狰英回身,伸手向夏天蓝,“你怕的话,我牵着你。”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djxQBwodTB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