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帮我吸出来我就给你 被男朋友每天要

—————————没错我是回忆分割线—————————

“看来这次会变成苦战啊。”阿伏兔挠挠脑袋,“真是的,大叔我其实是很热爱和平的,再说了咱们夜兔可是濒危物种,就不能放我们一条生路吗?把那个蠢女人和定·时·炸·弹还给我们我们就会走的远远的,说不定会去另一个世界继续做海盗呢,不会妨碍天道众的啊。”

“单凭你们想要带走货物这一点,天道众就不会放过你们。”勾狼的黄眸颜色更深了,“我想你早就猜到了吧,千到底是谁这件事情,她到底和谁有关系,以及,那个被你称为是蠢女人的家伙其实并不蠢。”

阿伏兔随意的一笑,似乎勾狼的话语他早就料到了一样。抬起眼睛时,勾狼身后的海盗已经全部倒下了,面前的那对黄色的眼睛慢慢的变成黄绿色,又带着点蓝紫色。

“阿伏兔,这是你和我之间的秘密哦。”

cc的笑容看起来这么天真无邪,但是阿伏兔总觉得这个微笑很可怕,不仅仅是因为她眼中毫无光彩,更是因为这个微笑,是这么虚假。

“勾狼我已经帮你收拾了,但是明心和那个秃子的话,我就不知道他们能不能从我头顶上的这艘军舰里逃出来了。真是好玩的游戏啊,你说是吧,阿伏兔?”

——————————————————————————

“动手。”

冷漠的声音使得面前的大军行动起来,斯佩蒂那双黄绿色的眼眸一眯,与cc的眼睛对视一下,随即隐藏在了人群中。

“阿伏兔,把cc带到安全的地方去,这里有我撑着。”千把cc从自己身上扒下来,交给了阿伏兔。

“喂喂喂,真当我是全职保姆啊。我既然都把蠢女人带过来了就别想让我再带回去啊混蛋,不然你以为单凭你个断臂能干嘛啊?我可是很在意我家团长的。”阿伏兔一边抓着cc一边避开天道众的攻击,他的眸子往上空抬起,眼睛突然如同被宰的猎物,“何况看来,我想走也走不掉啊。”

千抬起头,这份让她心颤的杀气,仿佛是隔断一切生命的死神,使她置身于风暴中无法呼吸。就像是那个人,修罗,在奥克的军舰与她交手的恶魔。步,这个杀气,比修罗还要可怕,如果说修罗是寒风中最后一片叶子,那么这个气息是冰天雪地中枯枝的腐尸,无法再回到生机盎然的样子,是一切生命的终结……

千扫视一圈,四周的人都安静了,神威,阿伏兔,芙绘,cc就连天道众与海盗也停下了争执,就好像是被这死神的气息夺去了生的意志一样,只能用眼睛死死的盯住死神的降临。像一只危在旦夕的蚂蚁,不管怎样,结局必然是死亡。

“喂阿伏兔,带着我的小徒弟和那个蠢女人先走,这个家伙,就交给我好了。记住,没我的命令不准回头。”

千转头,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阿伏兔左手拦腰抱起,右手再抱着cc。千马上给了阿伏兔后脑勺一拳,稳稳当当的站定。

“阿伏兔,把cc带走,没我的指令,不要回头。”

“喂!师徒两个好歹默契一点啊!你们两个小鬼任性也要有个限度吧,不然咱可是会生气的。”

千才不管阿伏兔在大吼大叫什么,总之,一步一步,走到这个白痴面前,然后和他并肩就对了。

“不是说让你走的吗,在这里只会妨碍到我,要是我打架输了就杀了你哦。”神威笑起来,呆毛少见的一直在抖。

“不是说我是你未婚妻吗?就算是未婚夫妇也应该死在一起啊,何况,你还欠我一条手臂。”千淡淡的勾起一个似乎是微笑的弧度,但是没想到的是被芙绘一只手给勾走了。

“千还真是任性啊,你也感觉到了吧,那个男人的杀气,就算你待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啊,最多也是陪着那个小矮子一起死而已。还不如,好好活下来,刚巧,我想拜托你一些事情……”

树影之间,那个身影在千的目光中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她想伸手,但是身上已经没了力气,眼皮也好像很重,抬不起来,依稀听见耳边芙绘在说话——

“再见,千,好好活着。”

脑袋,累了……

把睡过去的千交给芙蕖,芙绘冷漠着直起身:“别发疯了疯婆子,把那个疯婆子和千带去安全的地方,千,是对我很重要的人。”

芙蕖张了张口,温柔的眼睛一直看着芙绘的那张脸,好像是要把他的样子刻在骨头上一样。面对最在意的人,总是能感觉到什么时候该分离什么时候会相遇吧……

芙蕖最终没说什么,点点头,一肩搭着千一肩搭着华佗。cc有点担心的样子,她帮着把千给架起来,还没抬头,脑袋上就挨了一拳。

是阿伏兔的声音:“蠢女人,把咱们团长媳妇看好了,别又跑去吃吃喝喝把人弄丢了。”

“我哪有啊混蛋大叔!对于兔子姐姐的事情我还是很上心的好不好!”cc嘟起嘴大吼起来。

只见阿伏兔无奈的拿自己的小手指勾勾自己的耳朵,顺便把耳屎弹开,随即就和芙绘一起往神威的方向走:“你可要记好了蠢女人,这句话是你自己说的啊。那么,如果大叔还能霸气侧漏的回来的话,会下面条给你吃的。”

cc一愣,整个背影突然僵硬起来,但是她什么都没有说,准确来说是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说黎是被芙蕖抛弃的孩子,那么她,就是被感情抛弃的孩子。面对自己的心,她比任何人都要迷茫,都要幼稚的比孩子还不如。

看着身影的渐渐离去,神威头顶上的呆毛不再抖了,而是直直的竖在那里,仿佛是备战的公鸡。

神威的眼睛轻轻眯起,他的眼中头顶上那用重力划开空气的杀意仿佛是慢动作一样,但是就在那股杀意越来越近时,身旁一股推力将他推到一旁。

神威和阿伏兔都一惊,面前烟尘散去,那个身形魁梧,遮盖住那轮白色太阳的男人抬起手臂,狠狠的掐住芙绘的脖子。斗笠下的红色眼眸似死神的再生。

他的声音低沉,如同地狱中火热的熔浆,将死亡之气息埋藏在这片巨树林:“修罗那个小鬼和他的手下似乎都不怎么懂事,以为我不会发现你们这么大的动静吗?”

芙绘被掐的无法呼吸,只得咳嗽起来。他似乎勾出一个自信的微笑,俯视着面前的男人,“咳咳,哼,奈落首领虚不可能连这么点小伎俩都看不出来吧……咳,修罗,明显就是想要舍弃我这颗没用的棋子……虚大人……”

“哦?本就是被送给天道众的一个累赘,结果现在把你抢过来的主人也不愿意要你这条狗了吗?”虚的话语带着极大的讽刺。

芙绘只是冷笑一声,道:“被人丢弃惯了也就没什么感觉了,对于任何人来说孤独都是可以治愈的啊,习惯了孤独的人就再也不会孤独。这在千华身上,不也有体现吗?”

掐住他脖子的力道又重了一些,让他感觉自己的生命就如同一只蚂蚁,能被轻易捏死。

“喂,放开那条狗,还是和我打架好玩一点吧。我也好久没有这么兴奋过了啊!”

阿伏兔还没反应过来,神威的身影已经冲向那个男人,阿伏兔眉头一皱,卧槽死孩子你快回来啊!那个家伙不是你能搞得定的啊!

但是没有用,神威的脚已经踢向虚,但是虚轻轻一抬手,拳头自然而然挡住他的卖力一击。鲜血从脚踝处喷涌而出,迟来的外力让神威退后。芙绘抓住机会,手中的手术刀一个转圈,将他的手腕处砍断,乘机退后。

神威还想着攻击,但是芙绘芙绘马上阻止了他:“如果你死了,我很难向千交代啊。而且这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善类,就算是你想要重伤他也很困难。”

“医生有什么好办法吗?”神威笑着问道。

“投降。”

旁边没了声音,只见神威双目狠狠的瞪着虚,他甚至不用说什么芙绘都知道他在想什么,战斗,战斗,战斗至死。追求杀戮才是他的目标。

芙绘无奈的挠挠头,笑起来:“真不放心把千交给你,千可是和你和夜兔族一点也不一样呢。那个单纯的家伙,还是应该好好待在我身边吧。”

“你说什么,想要我把我的乐子给你吗,杀了你哦。”

芙绘哼一声笑起来,眼眸微睁:“快点离开这里,现在就跑。”

他话音未落,地上的尸体全部都爬起来,如同僵尸一般空洞的肢体和眼神将本就血红的巨树林变成了真正的人间地狱。他们好像受谁的支配一样,全部拿起武器冲向虚。但是虚只是冷冷的一哼,随意一句:“天真。”

混乱中,一片血光飞溅。即使有那美丽的彩虹色的光芒也包裹不住从虚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他的心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不知道装了多少的杀气。

即使尸体一堆接一堆的爬起来,被他打倒,再爬起来,一直循环往复,但是虚的血色眼眸丝毫没有一点波澜,就好像他其实没有身处在一堆死人之间,就好像,杀人已经是一种习惯,何况是一群已经死去的尸体。

“喂!浑小子们,撤退了!”阿伏兔和神威断后,一时间第七师团全部往回退了,所剩无几的海盗和听从芙绘指示的辰罗也因为惧怕这骇人的杀意而一起撤退,但是同时,天道众的追击也紧追不舍。

虚慢慢的走,他的杀意已经波动到奈落杀手。隐藏在面具下的脸似乎勾起了一个微笑,在笑他眼眸中那个站在自己身前的白色身影。

二话不说,手术刀闪过日光的美丽,在混乱中芙绘与虚过招,但两招未过,芙绘的白色大褂上已经染上了他自己的血。

面前的杀意愈来愈浓,芙绘无奈的一笑,看来,自己还是拼不过命运这种东西。芙绘站起来,他还没动手,两边飞过的两个身影已经将自己的伞打在虚的手臂上。

芙绘愣了一下,只见阿伏兔和神威两个人被甩出去,但是两人又迅速的攻上来,前后夹击。虚只是安静的面对,他的眼眸一撇,手抓住阿伏兔的左手臂,另一只手切断阿伏兔那特别宝贝的机械手臂,靠着惯性把他和神威撞在一起。

两人还没起来,虚已经来到他们面前,捡起地上奈落杀手的手杖,毫不犹豫的把两人想串串串一样的串在树上。鲜血淋漓流出,染红了本就分辨不出是自己还是别人的1鲜血的衣裳。

“我是想给修罗和他的宠物一个教训,至于你们,我等会儿会让你们死的快乐的。”

即使受到这种伤害,神威的嘴角却列出一个更大的更加可怕的笑容,如果说虚是地狱的死神,那么神威就是弑神者,不管是多强大的神还是鬼,他都会兴奋的杀死他们。

“不要,我是不会放着这么美好的猎物不动手的,你可比那个疯女人诱惑的多了!”神威把手杖拔出,阿伏兔赶紧滚到一边去,捂住自己流血的伤口看着站在虚身后的神威无奈的说道:“真是的团长,我可不想你,我可是会感觉到疼痛的!”

神威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虚身上,根本听不见阿伏兔在后面抱怨什么。仅仅是一秒钟,芙绘闻到了空气中突然暴增的杀意,不是来自神威,这股旁人无法比拟的杀气,来自虚。

刀光剑影,阵阵微风吹动巨树林中的叶子,在那轮永不落下的太阳之下,一片美丽的血色彩虹在空中划出最最优美的弧线……

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djxJIZhdTI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