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师傅别往里面塞草莓了好涨 总裁别太猛好大好粗好硬

(五十二)酒窝

那唇角飞扬的笑让那张无邪的脸顿时成了人见人爱的一朵花,顺利搭上了207团那几位老兄,毕竟上回并肩作战过,都认识了,在207是名人,那几位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可令老A们大跌眼睛的是,这家伙接下来突发奇想的一系列举动。

“那就说定了,呵呵,几位前辈多照顾小弟了。”

“那当然,当然,上回咱们207可全靠你了,小兄弟,没得说,你当然是自己人了。”

这卖乖耍萌交际手腕着实叹为观止,明明知道很多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扫射,可沈一星同学硬是脸不红心不跳。

就在B师其中一个认识成才的中尉过来想拉他入伙时,这个已经全副武装的红牌兵一个箭步抢到了前面,不过由于包袱失重,一个踉跄就朝成才砸了过去,正绑扎裤腿的士官同志眼疾手快,坚实有力的手臂抓住了快要摔地上的小同志。

“哎哟,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小心地滑,衣服弄脏了可不许哭。”成才被这小子滑稽的举动逗笑了,双靥酒窝乍现。

沈同学狼狈地爬起来,不停地道歉,无意间摸到了成才的枪茧,又看见成才选的武器是□□,不禁调皮地问:“你是叫枪王,还是叫酒窝啊?”

这话问的,成才那两酒窝里立即染上一片赤霞,小家伙更直接了———“我叫沈一星,XX理工国防生,刚毕业,那边是我在207团上回认识的几个兄弟,不如你也和我们一块行动吧。”

刚扎好裤腿,成才正在考虑自己如何行动呢,他已经迅速观察了各个临时组成的作战小组,正考虑自己要成为哪个组的一员。

这可爱的家伙就出现了,让他的心情突然轻松起来,无所谓了,他要的不是一个过程吗,何况,207那几个家伙实力也不错,其中一个看起来很精明的一级士官抢先领走了那把他先看好的85狙,看来,这也是个嗜枪如命的家伙。

“就这么说定了,酒窝同志。”

没等成才开口答应,这学员兵啪地击了一下他的手掌,就这么定下了战场上的生死同盟。

成才心里却在奇怪,自己好象没表示答应吧。

而且,酒窝这称呼好象不应该从一个萍水相逢的学员兵口里喊出来吧,上回高连长这么叫,他还反驳过,老大的不愿意,怎么今天这第一次见面的家伙叫了,他却没什么抵触情绪。

奇怪?明明是初相识的人,却有点说不出的亲切感,呵呵,也许是这家伙是个天生亲和力超强的人吧。

没时间想那么多了,成才整理着自己的思绪,背起装备朝207那群兵走过去,沈一星先他一步回到他们中间,看得出来和这个团的几个兵王相处得不错,没等他开口,沈一星的声音已经传到耳朵里了。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叫他枪王吗,因为他明明知道那把□□有问题还选,说明他的枪法已经出神入化了。”

此话一出,207那几位马上向成才投来欢迎的目光,可就在他想问清楚怎么回事时,出发的哨声却响了:“马上登车,进入战区,快。”

全副武装的B师兵王们不得不全体进入战备状态,他们即将面临一场残酷的模拟战争,而且是一场完全不公平的战争,每个人心里那根弦,都已经绷到最紧了。

可成才的脑子里却一直抓着沈一星刚才那句话不放———他选的枪有问题?不会吧,是这小子为了让207那团队接受自己,还是,这场游戏中的一个小伎俩,老A有可能故意破坏枪械吗,还是为了考验他一个人?

成才思考着这些问题,但,当听到沈一星也在抱怨他那八一杠有问题时,他打消了疑虑。

不管真相如何,已经选了这把枪,那它就只能陪自己走到底了。

“嘿,哥们,我们不知道你叫什么,不过,看你的眼神和手上的枪茧,应该不会拖我们后腿,咱们是临时组合,刚才沈同学提议,干脆就叫代号吧,这样也方便。”

抱着那把簇新的85狙的士官说话了,而且显然是在征求成才这个外来者的意见。

“没问题。”

成才对这家伙的狂妄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冷冷地回答。

“那么,这里沈同学军衔最低,咱们是来考老A的,就用A做代号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djegawodXR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