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你能不能轻一点我好痛 宝宝的小肉蒂尿出来

宇智波泉奈第一次遇见她是在南贺川边,他受伤了,却神出鬼差的没有回族地,而是到了那个让他哥哥开眼的地方。

然后他就看见一个十六七岁模样的女孩,蹲在地上玩蚂蚁。

不是普通人,泉奈明白。对方对查克拉的操作十分精细,绑着脚带,佩戴者忍具包,十有八|九也是个忍者。

不久后对方认出了自己,表情有点……吃惊?

再之后,对方忍者的身份被证实,不过她一脸坦然,反而帮自己治疗伤口。

宇智波泉奈的血轮眼转啊转,记住了眼前少女的模样和她的名字。

——千秋。

第二次相遇是在和千手的战场上,宇智波泉奈和千手扉间打的难舍难分,她却突然间跑了过来,战斗的节奏感被打乱,他和千手扉间难得有了共识,换个场地继续,却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战意。

——她是来救自己的。宇智波泉奈想。如果不是因为她,刚刚的飞雷神就要打到自己身上来了。

虽然自己也躲得开就是了。

接下来就无谓什么第三次第四次见面了,千秋被他带回宇智波族地,虽然不明白她的抗拒从何而来,不过最后却还是在族地里安顿下来了。族里的长老担心突然出现的忍者是敌方派来的间谍,在他的一再要求下,才同意把角落里的房间给她住。

结果千秋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间,泉奈一边把她推出门一边和她讲着道理。一低头,看见了千秋向下的唇角……就心软了。

接下来的时间,千秋没事就往自己房间跑,也不在意他人的目光,泉奈有点开心。

接着,她和他各自上了战场,他获得了万花筒血轮眼,也听说了“行走的巫女”这个称呼。她其实不像自己以为的那么弱小。

七月二十三日对千秋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泉奈根据只言片语——千秋实在不爱讲话——推测出那是她的生日。

生日也要自己帮忙庆祝吗?

泉奈思考着自己在小姑娘的心里占的位置是不是有点大。

与千手一族的战争还在继续,他的瞳力在慢慢变弱。原本以为这件事只有自己和哥哥心照不宣,没想到最先提出来的却是千秋。

“你眼睛快瞎了吧。”

她了解自己。

不知为何就有点开心。

泉奈看着身旁的女孩,她的头发长了不少,和大多数族人乱翘起的头发不同,服帖的垂在肩上。刚刚到来时穿着的衣服也换成了宇智波族服,黑发黑眼,看起来与其他族人无异。

千秋说过自己没有姓,那如果姓宇智波的话怎么样?

泉奈被自己想法背后的深层含义惊到了。

……其实再仔细想想也不错。

“宇智波君,早上好。”

“宇智波君,吃饭了吗?”

“宇智波君,修行加油啊。我先走了。”

千秋实在是不会讲话,每天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句,但是却依旧锲而不舍,一有空余时间就来找自己。泉奈内心有点得意的同时,也在思考着是不是要建议她多和朋友交流交流,例如宇智波光就很很合适啊。

结果还没等自己提出建议,那天中午千秋就拉着宇智波镜离开族地了。

看到他们手拉手回族地的泉奈:哦。

为什么可以叫出镜的名字,和他有说有笑,在自己面前却只有平淡的交流和尴尬的气氛。

……千秋笑起来的模样有点可爱。

拜托宇智波光带千秋逛街的事情先放到一遍,这种事情还是自己负责吧。

聊天,逛街,牵手,约会。看起来不务正业的事情却没被人指责。

想一想就明白了原因,自己实力不弱,其他族人不敢说什么话。哥哥一向宠着自己。而族里那群和哥哥不对头的长老也十分欣慰——泉奈听说他们已经催哥哥给自己找个嫂子好久了。

于是泉奈更自然的握着千秋的手,和她一起在集市间闲逛。

少女垂着脑袋,耳朵发红。

接下来就是那个标准结局了吧,自己只要说一声“好呀”,就可以牵着千秋的手一辈子了。

泉奈抿着茶,眉目间带着笑意。

“我喜欢你。”千秋说,“佐助君……”

泉奈:??????

谁是佐助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djHIw4ydHQ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