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插曲花心小龙女 梵悠扬h全文

林言也学叶凌坐地上大口地吃了起来,她怕叶凌一个人等久所以也打包回来吃。

两人大口大口吃着,明明是份几块钱的东西可吃起来却比什么都香。

“叶姐,我还以为你们吃饭会很像电视那样很优雅呢。”

林言咀嚼着问,叶凌将面条卷成一团塞入嘴里,不顾形象吃着。

要是别人林言肯定不会这样问,可叶凌是个有教养的大小姐不应该这样才对。

“你认为我该怎么吃饭才对?”

叶凌反问,一边吃她还一边看着资料。

上千件货而且还不同类型的,必须要将这些牢记才行。

“应该很优雅,一口一口地就跟电视上那些在西餐厅吃饭的人一样。”

林言说着,边说边吃。

现在对他们来说时间就是金钱,她们连吃饭都是在消耗金钱。

叶凌停嘴,抬头看着林言。

“你觉得我跟你有什么不同?”

叶凌又反问,林言老实说着:“叶姐你长得漂亮又是大小姐,跟我这种普通人很不一样,甚至我…我不该在这跟你吃饭。”

林言低头,又恢复成下午那个自卑的自己。

“放屁。”

两字让林言顿了顿,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

这样粗俗的字眼没想会从叶凌嘴里崩出来。

“你跟我同样是人有什么不同?都是中国人都流着血吃的都是白米饭,难不成大小姐们不会拉屎放屁不成?西餐厅吃完一样拉。”

叶凌用最粗俗的道理说着,林言听得有些愣可叶凌还吃得很香。

“既然都是人,那我为什么不能大口大口吃着,我乐意。”

叶凌见林言愣着她又接着说,林言一手拍着地板哈哈大笑。

笑得连眼泪都快流出来,心情也舒畅不少。

“吃完了,干活!”

这次不用有叶凌说,林言自动站起来往旁边货物走去。

叶凌吃着吃着没了胃口,脑海里想的是傅禹寒昨天煮的面。

两者一比较,她选傅禹寒煮的。

不过跟傅禹寒打了会电话后她倒忘了自己怕黑的事了,连她自己都觉得诧异。

翌日叶凌跟林言醒来时只见有十几双眼睛看着她们,叶凌从地板上起来,挠了挠头。

睁眼迷糊地看着眼前的人,见到经理的脸时候林言睡意全无,猛地从地板上站起来。

多少次经理这张脸出现在她梦里,让她害怕。

“经理,经理早。”

林言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拉起在一旁的叶凌。

“都要开业了你们还在这干什么,瞧瞧你们的脸跟熊猫一样。”

“幸好我这还有备用钥匙,不然今天这换季活动也不用办了,店关门算了。”

经理骂着,林言低头一脸愧疚。

“抱歉经理,那我把钥匙交还给你。”

林言低头,双手递着钥匙。

众人本想着看好戏,可在看到林言交出钥匙时她们嘴上笑容僵硬。

叶凌双手环抱,看着经理吃瘪的模样她觉得有意思。

想欺负林言没想反被林言欺负。

“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经理咳咳两声,语气比刚才缓了几分。

“是,经理放心我一定不会再犯了。”

林言回答,叶凌摇摇头。

她还以为林言开窍了没想还是木鱼脑袋。

“都散了散了,活动要开始了。”

经理拍了拍手引起众人注意,那些人回自己位置上。

“叶姐你摇头做什么?”

林言见叶凌对着她连连摇头的模样有些纳闷。

“没什么,我终于明白她们还留着你的原因了。”

叶凌拍了拍林言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

林言挠挠头不解地看着叶凌。

“收拾一下,活动开始了。”

看着来往的客人,叶凌认真说。

不一会,两人脸上不似刚才那样憔悴。

其他区域内的人流多,而往这边来的人屈指可数。

一个早上,无人问津。

而其他区域早将东西卖得差不多,她们一早上只卖出两件。

刘助理进办公室时见傅禹寒早早就看着资料了,只是一脸憔悴,那张俊美的脸上添了道黑眼圈,一眼就能看出来。

“傅总,您这一夜没睡是悟道成仙了吗?”

刘助理调侃。

傅禹寒是个准时睡觉的人,谁敢吵他,就算是阎王爷都要受着他的气,但是她没想傅禹寒竟一夜没睡,就算睡也睡没几个小时。

别问她为什么这么清楚,因为她曾不怕死地尝试过。

后果,后果让她永生难忘。

“你这是不想要奖金了吗?”

傅禹寒揉了揉额头,威胁问。

刘助理闭上嘴,朝傅禹寒咧嘴笑着。

这笑容在傅禹寒看来有点恶心。

“收起你的笑容,恶心到我了。”

傅禹寒低头,不再看刘助理。

刘助理受挫收起笑容。

“这份资料交给聂晟海,该改的地方已经改好了,让他看看还有哪不妥的。”

I傅禹寒将资料推向刘助理那边,刘助理接过资料。

“傅总,你彻夜未眠就为这份资料?”

刘助理像跟见鬼一样探着头询问。

“你需要这个。”

傅禹寒从抽屉里拿出一卷胶卷,刘助理赶忙捂着嘴不敢再问。

她就是好奇地问一下,谁知傅禹寒会有这么大反应。

都说女人心难猜,她看男人心也挺难猜的。

“你去把柳诗瑶叫过来,关于活动的事我需要跟她核对一下。”

“是。”

刘助理见傅禹寒有些发火,不敢再跟他调侃。

不一会,柳诗瑶进来,脸带微笑。

“禹寒。”

“柳经理,坐。”

一听傅禹寒喊她柳经理,柳诗瑶也跟着认真。

“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傅禹寒将报告推到柳诗瑶面前,柳诗瑶低头看了眼就知傅禹寒找她是因为什么。

嘴上的笑容僵硬。

“每次换季每个品牌库存不超几百件,这次一个牌子却有一千多件,之前上交的月季度报告里的品牌最多一个是五百多,请问这一千多是怎么来的?”

傅禹寒如炮珠般问,柳诗瑶没想傅禹寒会插手这件事。

柳诗瑶一脸镇定似做好应对之策。

“这也是我想跟你说的事,以前积压库存的货销不出去本来应该二次改造才对,可暂时找不到跟这些品牌一样的布料,傅总你也知道每年布料都是换新的,想要找到以前用的布料有点难,所以乘着这次活动又拿出来销售,这个有什么问题吗?”

“以前库存的货在盘点时就已经计入销毁中,所以不显示库存问题。”

柳诗瑶解释,说白了就是这批货原本该毁掉或二次改造却又摆上台子继续售卖。

虽然不是知名设计师设计可却打着傅氏的品牌,就算降价销售也降不了多底的价格。

“傅总,还有什么问题吗?”

柳诗瑶笑着问。

“要是没有那我先走了,部里还有其他事要忙。”

柳诗瑶起身,转身那一刻神情微变,嘴上笑容瞬间消失。

傅禹寒质问她,那证明他已经知道派去顶替离职销售员的人是叶凌了。

要是别人,傅禹寒肯定不会找她来问话。

医院内,苏培翊躺着,手脚跟脸上打着石膏动弹不了。

看着电视内的报道气得眼睁大,无奈手脚动不了。

电视上报道他跟之前那些女朋友的事,这一扒倒扒出不少黑料来。

“你还看什么看,平时叫你小心点别玩太过,现在好了。”

苏培御骂着,陈业华将削好的苹果递给苏培翊。

“你少骂几句,培翊已经够可怜了,受了这么重的伤心疼死我了。”

“我们培翊是个男人,那是个男人肯定喜欢女人,玩几个女人交几个女朋友有什么错。”

陈业华护着苏培翊,对着傅陪御大声喊着转头对自己儿子却很温柔,连脾气都收敛了。

这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还是唯一的,她当然捧在手心里了。

哪像苏培御那样一天天地就知道骂他。

“你呀,慈母多败儿。”

苏培御指着眼前的女人不知该怎么说她才好。

“这要年轻女人还好,可他还想骚扰老年人,幸好他这一身伤护了他一次。”

苏培御只感觉自己的脸被苏培翊丢光了。

他今天连公司的大门都不敢去,生怕被记者堵在门口。

最不能惹的不是别人,是那些瞎几把报道的记者们。

“呵,培翊怎么会看上那种两只脚要入棺材的人呢,肯定是那老人想讹钱,这不,给了她几万事情不就摆平了吗?”

陈业华不以为然地说,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你们别吵了,我是被算计了。”

苏培翊认真说,那些人将他丢出来时给他喝了杯水,肯定是那杯水出问题,所以他出去后见到女人就跟见到食物一样。

现在一想到自己这双手对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动手动脚,他都想将手给剁了。

这段时间他再也不想见到女人,甚至一想到就觉得反胃。

苏培御表情认真,听着苏培翊继续说下去。

“我根本没让人怀孕,每次都戴套的还约定好出事不负责,那些人都答应了,就算怀孕怎么可能找上我?再说一个,怀孕了难道不是先找我算账而是先找她的姐妹团吗?”

苏培翊咬牙切齿,眼神冷冽,恨不得去那群臭娘们算账。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djDhgosdDg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