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啊,太大了,胀死我 夏天老师弯腰一瞬间

靠!抢了小爷那软绵绵的大床,害得小爷我睡客房那硬邦邦的床!我戳死你,戳死你!”吕易拿着筷子不断的朝盘子里的馒头戳去。

“易儿,好好吃饭!”

“哦!”吕易恶狠狠的咬着馒头,用他那充满杀气的眼神看着明希。

“义父,义母,我吃完了,先去军营忙了。”明希放下筷子,准备出门。

“嗯,希儿,晚上早点回来。”吕夫人嘱咐道。

“嗯…”

“那…我也出门了。”吕易也准备出门。

俩人走在出府的路上,“喂,小易子,昨天睡的好吗?”明希一脸调侃。

“好!好的不得了!又不是没睡过,小爷我不介意。”

“那好啊,本小姐现在告诉你,你的房间被我征用了,不得有异议!”他俩走到门口,“不准跟着我!”

“给你!给你!都给你!大不了换间房,将军府那么大,还容不下我了?!”吕易哼了一声,朝公主府走去。

吕易拿着糖葫芦来到公主府门前,咳嗽了一声,“那啥,烦劳小哥进去通报一声,就说,将军府吕易前来拜访。”

那门卫一听是吕易,笑的跟朵菊花一样,“原来是吕少将军啊,公主等候多时了。”

呦呵,那女人这么神奇?!学过算卦吧。吕易吐槽。

大厅里,吕易正在特认真的品尝着公主府的好茶,“大哥哥!”一个穿着粉红色衣服的小孩子跑了进来,在吕易面前转了个圈,“哥哥,三年不见,小静长高咯。”

吕易放下茶,根本没有理苏静的后半句话,“咳,小静啊,再叫一声大哥哥好吗?”

“大哥哥。”苏静配合。

“再叫一声。”

“大哥哥。”苏静继续配合。

“再叫一声。”

“………”苏静无语了,难不成大哥哥脑袋秀逗了?

“最后一声,就一声。”

“好吧。”苏静不情愿的嘟了嘟嘴,“大哥哥。”

哎呦喂,三年了,苏静的音色还没有改变,好萌哟,心融化了。

“你把本宫的女儿当猴耍呢?!”清冷的声音传来,是秦晓潇,一如当初吕易第一次来公主府那样,她靠在门边,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初升的阳光照亮了她那微冷的脸庞。

“没有,没有,哪能啊。公主您说笑了。”吕易连连摆手,脸上陪笑着。

“很好笑吗?”

“不好笑,不好笑。”收回脸上的笑容。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看来这三年使少将军改变许多啊,怎么样?受伤有没有留下后遗症?”秦晓潇走到主位,坐下,开始喝茶。

“当然…”吕易眯着眼睛看着秦晓潇,发现,她拿茶杯的手抖了一下。这三年不间断的通信,吕易知道,秦晓潇已经拿他当朋友了,可不知为何,一见面就尴尬了。

“没有。”当吕易说完这俩个字时,秦晓潇像吃了定心丸一样恢复了自己原来镇静的样子。

“没有…就好。”

真是傲娇啊,关心就直说啊,我又不嫌。吕易心里有些惋惜,多想她亲口光明正大的关心自己一下。

一旁被遗忘的苏静,正吃着吕易买给她的糖葫芦,“唔,糖葫芦,真好吃。”

“少将军,不知父皇给你安排了什么差事?”秦晓潇与吕易聊了起来。

“圣上安排我做了御前侍卫,估计是因为我打过仗,经历过死亡,可以更好的保护他吧。”吕易苦笑了一下,为什么我还有差事?!我好想休息!好想休息!我好想休息!

“怎么?少将军看起来好像不愿意?嗯?”秦晓潇看见吕易的苦笑,甚是疑惑。

“有吗?我有这么明显的表现出来吗?”吕易挠了挠后脑勺,尴尬的笑了一声。

“嗯。”秦晓潇点了点头。

“好吧,我挺不愿意当御前侍卫的,原因有二,第一条,我想休息,不要每天起的早早去当差。第二条,…”吕易看了一眼秦晓潇,“自古…自古,伴君如伴虎。”

秦晓潇听了吕易的话,愣了片刻,“伴君如伴虎,伴君如伴虎,伴君如伴虎。这话,你说的没错啊。”

唉,吕易知道,常国公府被灭门是秦徽宗一手策划的,哪家皇帝能见得了自己的臣子势力比自己势力大?所以遂起了灭门之心,他先将秦晓潇嫁于常国公府世子,以显示自己是信任常国公府的,然后在背后搞小动作,最终,灭门。

还好,吕天浩是一位忠臣,出征回来,第一时间就将虎符交予帝王,这才暂时打消了帝王对将军府的戒心。

常国公府灭门,无疑,最大的受害者是秦晓潇和苏静,一个自出生就没有了父亲。一个自己的夫婿被自己的父亲杀害。

自古帝王多薄情。

“咳,那啥,我饿了,嘿嘿。”吕易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装出很饿的样子。随意找了一个话题转移注意力。

“怎么?没吃早饭吗?”秦晓潇也是一个聪明的人,顺着吕易的话说了下去。

“呵呵…吃了,不过…还是很饿。”吕易尴尬的笑了笑。

秦晓潇走的苏静面前,拉起苏静的手朝外走去,“公主殿下,你去哪里?”吕易急忙问道,怕一会儿秦晓潇抛弃了他。

“你不是要吃饭吗?怎么?不饿了?”秦晓潇转过身,问。

“啊?哦!”吕易愣了一下,没有想到秦晓潇真的要为他准备早饭。

饭厅里,吕易盯着眼前碗里那成山的菜,一阵泪奔,呜呜呜,我只是吃早饭而已,不是中饭啊,吃那么多会死人的!呜呜呜。

“怎么?桂嬷嬷做的饭不好吃吗?”

吕易含泪摇了摇头,呜呜呜,我吃不下了。

“那既然如此,就多吃点吧。”秦晓潇一脸笑意的又夹给吕易一筷子菜。

“嗯嗯嗯。”我吃,我吃,我吃吃。以后,再也不说会让秦晓潇想起一些以前的话了,不说了,真的不说了。

一旁的苏静,大哥哥饭量真好。

吕易又夹起一筷子菜,准备放入嘴里,一只手抓住了他,“够了,真的够了。”吕易抬头,看见一双愠怒的眼睛。

吕易眨着眼睛,“不生气了?”

秦晓潇愣了一下,他都知道,都知道,笑了,如雪后阳光一样,缓缓说出三个字“不生气”

苏静:大人的世界,身为小孩子的我不懂。不过,娘亲笑起来真好看。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alEkk2faEk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