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口述玩4人p经过 花蕊的花蜜流着

北城大学校方那边的动作很迅速,很快这边综合活动楼三楼舞蹈室的暂停使用维修通知就已经下来。

校方的通知加上接下来也不是没有课,因此虽然来这里玩的学生们有些小情绪,但也不算什么大问题。事实上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特殊行动组的人也要和校方合作,把那些来过这间舞蹈室的学生们尽量找出来帮他们驱散一下沾染到的邪气和晦气。

北城大学校方的行动还是非常迅速的,很快,三楼舞蹈室这边就已经没了人,只有一个黎鸿在里面等着聂煜祺带人赶过来。

聂煜祺行动也不慢,一行特殊行动组成员就在聂煜祺的带领下来到了三楼舞蹈室。

几个人抬头看着天花板,摇了摇头:“啧啧啧啧,没想到这个凶手还真是步步为营到处设局,真是够小心谨慎的啊。”

“呵,做坏事,心虚之下当然小心谨慎了!”

聂煜祺双手抱在胸前:“行了,别闹了,快点干活。”

老大下了命令,下面的跑腿小弟当然要努力工作。三楼舞蹈室天花板上面的防止邪气阴气扩散到三楼舞蹈室而引起他们的注意力的封锁阵确实设置的很巧妙,不过若是他们没有发现那也就算了,一旦发现,他们这些专业人士可不是好对付的。

三楼舞蹈室周围设置了阵法,无论里面发生了什么动静,外面都听不到。破解了舞蹈室天花板的阵之后,一股浓郁的阴气突然冒了出来,迅速充满了整个舞蹈室,并且贪婪的开始试图剥夺舞蹈室里面的人的阳气精气生命力。

也就是现在舞蹈室里面没有普通人,有的都是技术过硬的术士,否则只怕真的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闻着空气中令人作呕的气息,黎鸿等人皱起了眉头。如果不是因为还要留下来净化了这间舞蹈室里面的阴气邪气晦气,破坏这里面参与的阵法,他们才不会愿意留在这里呢!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冒出来的不仅仅是邪气阴气晦气,还有一只女鬼。女鬼虽然面部表情扭曲恐怖,脸上身上都带着血迹,保留了死前恐怖的样子,但是他们依然认了出来——

这只女鬼,是姚怡娅的灵魂。

这让几个人深感意外之喜,毕竟他们都以为姚怡娅的灵魂已经不见了,而且八成是被凶手给害的魂飞魄散或者捉了起来经受什么苦难,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看到了姚怡娅的鬼魂,而且看上去姚怡娅的灵魂只是被关了起来,倒是没有经受什么其他的折磨。

出示了相关证件之后,聂煜祺将手底下人分开,一部分去处理净化舞蹈室的事情,一部分负责向姚怡娅询问相关线索情报。

找到了姚怡娅的鬼魂,其实这次的案子基本上已经知道谁是凶手了。没错,残忍杀害了姚怡娅的人,正是姚怡娅曾经关系很不错的同学,肖若若。

而且六年前杀害了陈航,并且在前不久控制利用舒秋丹,甚至想要让舒秋丹凄惨痛苦的死去的人,只怕也是陈航妹妹的同学兼关系不错的朋友,舒秋丹的那个好友小姐妹好闺蜜,肖若若。

这一发现,让行动组的人深感不可思议。

因为肖若若也和这些时间有所牵连,因此他们之前也曾经去调查过肖若若这个人的风评。事实上肖若若这个人风评极好,人缘也特别好。

陈思曾经说过,当初在芭蕾舞班上课的时候,她就很喜欢肖若若这个同学,觉得她又温柔又有气质。舒秋丹也一直把自己这个小姐妹当做亲姐妹看待。只是没想到,捅了陈思舒秋丹她们一刀子的,竟然是这个她们一直很喜欢的小姐妹!

想来如果把这件事情告诉她们,她们一定不会相信吧,毕竟谁让肖若若平时的表现在那里摆着呢?

不过行动组的成员到底是见多识广的人,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继续和姚怡娅谈论起了肖若若的事情。

姚怡娅苦笑:“一开始,能和这个曾经关系很好的小姐妹联系到,我真的很开心,当年还在芭蕾舞班的时候,我们就被她们并成为两颗明珠,过去我们也从来没有过什么冲突。我一直以为……就算她不把我当好朋友,也会把我当做一个关系不错的同学,然而没想到……”

姚怡娅揉了揉额头,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继续说道:“据肖若若所说,她男朋友和洪松是一个学校关系不错的同学,因为我和洪松的关系,所以她从她男朋友那里听到了我的事情,这才知道了我这个多年没有联系的老同学。”

“后来一来是为了庆祝我们多年后的重逢,二来是为了庆祝我和洪松……”说起未婚夫,姚怡娅的神情变得温柔了起来“为了庆祝我和洪松的关系,于是我们相约一起出去吃饭。本来我还想把洪松也带过去,不过肖若若说了,是要我们两姐妹一起过我们属于我们两姐妹的二人世界。”

“我想了想,我和洪松以后还有一辈子那么长可以一起走过,之前也总是经常黏在一起,而我和肖若若却难得在多年之后重逢,因此我才一个人过去赴约。”

“只是没想到……”

姚怡娅的脸色不断变化,想来被信任的人在背后狠狠地捅了一刀的感觉一定不怎么好受吧,更别说肖若若在她彻底死亡之前还曾经用一种炫耀的语气对她说当初害得她的腿受了伤,再也无法去跳她最心爱的舞蹈的人,也是肖若若。

鬼魂厉鬼因为被阴气侵染的缘故,很容易失去理智变的暴虐弑杀,姚怡娅被这种古怪的阴气束缚起来那么久竟然还有着清醒,这着实不易。想来姚怡娅也是一个意志坚定气运卓越的人,若不是因为有肖若若小人作祟,姚怡娅的将来一定会过得很好吧。

论起长相,其实姚怡娅要比肖若若稍微逊色一点的,不过姚怡娅温柔通透,有一种淡雅如同水墨画,温柔浅淡沁人心脾的气质,如同一抹温柔的阳光或者轻柔的春风一般,照耀吹入进一个人的心田。

因此即使现在姚怡娅一副惊悚恐怖的长相——毕竟她现在维持了死时的样子,自然不会有多好看——然而行动组成员看到姚怡娅的时候,依旧会忍不住称赞她一句——美人。

真正的美人,在骨不在皮。再美丽的皮囊,百年之后也逃不过红颜老去的宿命,白骨骷髅,无论多么美丽也不过是如烟花一般转瞬即逝。而骨子里的气质与美丽,才是经年不衰的长存。

就如同有的老爷爷老奶奶,他们老了,脸上出现了皱纹,头发也是花白,可是你看到他,依旧能感觉到他们年轻时候的那种美丽,依旧感觉到他们年老了之后依旧美丽。这种美丽,才是不会被岁月所摧残侵蚀的美丽。

这边几个人在和姚怡娅聊天,询问相关事情,那边几个人则在处理三楼舞蹈室的天花板。别说,这么一弄,倒是让他们看出了肖若若那个看起来柔柔弱弱温柔乖顺的小姑娘,心到底是有多恨。

聂煜祺看着天花板上的阵法,摇了摇头:“啧啧,下手真狠。肖若若这是要让姚怡娅的灵魂饱受阴气的侵染,受尽烈火焚烧和灵魂撕裂的痛苦。真是半点情面不留啊。”就算是聂煜祺,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年纪不大的小女孩还真不是一般人。

黎鸿伸手比划了两下,脸色有些严肃:“看来,肖若若要做什么,差不多已经可以肯定了啊。”

“啊。”聂煜祺脸色也郑重了起来“这可是标准的歪门邪道啊。”

“姚怡娅卓越的芭蕾舞天赋;陈思的哥哥陈航,重点高中重点班的学霸……这些,就是肖若若要的东西吧。”面对这种行为,黎鸿实在忍不住心里的厌恶之情。

三楼舞蹈室的天花板上,除了困住姚怡娅,让她在里面备受折磨的阵法,封锁里面的阴气,不让其到处乱跑引起他们的注意的阵法,吸取进入这间舞蹈室的人的阳气精气生命力的阵法之外,还有一个,最为阴毒狠辣的阵法——剥夺。

所谓剥夺,就是通过献上祭品,然后将一个人的某种天赋能力或者命运夺走归为己用。不同程度的剥夺,以及献上祭品的不同,最后的效果和被剥夺者所承受的结果也是会有所不同的。

当然,这种邪法阵法所要的祭品,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例如当初姚怡娅腿受伤,无法继续跳舞,而肖若若的芭蕾舞却越调越好,只怕就是因为肖若若剥夺了姚怡娅的“舞蹈”。

只不过可能是因为当时还只是一个小女孩的肖若若献上的祭品比较少,因此姚怡娅只是再也无法继续跳舞,而肖若若虽然越跳越好,周围的表扬称赞声越来越多,但是到底比不上姚怡娅,最后的成就也终究有限,只能当做一项出色的才艺。

不过要黎鸿来说的话,就算肖若若献上再多的祭品,如何的剥夺,依旧比不上姚怡娅有的舞蹈有灵性有生命力能够感染人心。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ajGRh1JaGh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