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白雪公主和侍女被国王 每天晚上睡觉都得吸我奶睡

“红玉身上并无妖气,只有一缕凛然剑气。”初勿话音未落,百里屠苏的声音便也重了上来。

曾经与方兰生相处过一段算不上短却又并不很长的时间的,对于他的性格与行事方式都有些许了解的百里屠苏表示,刚刚看到方兰生听到那些话,就猜到了他的反应,于是对于此毫不惊讶,坦然无比地接受了。唯一意外的是,心情在和少恭谈话之后稍微愉悦了些许。之前那些不为人知的小复杂,也隐隐约约的藏进了更深的地方。

“……是,是这样的么……”方兰生看看同时两个人替红玉解释,也不得不接受了这个说法。

初勿会替红玉解释,红玉早就猜到,毕竟身边带着个身份不明的人物,怎么都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但是百里屠苏会开口,就令并未与百里屠苏单独接触过的红玉稍显惊讶了。

“多谢公子替妾身解释。”红玉礼数十足的又是一礼,谦卑而又疏离,但是从态度上看,却又比昨晚亲近不少。

“不必,不过照实说话。”百里屠苏表示这没有什么,不过,曾经那个照顾自己许多,队伍中如同大姐一般存在着的红玉如此反应,还是令最近有点小敏感的百里屠苏有点不舒服。

这算什么?纵使相逢应不识?百里屠苏又想起了现在不知在何处的风晴雪,继续纠结着,心情再次低落了下来。

欧阳少恭看着自己半身。虽然面上不显,但是能感受到的乎起乎落的心情,有些好奇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毕竟对于一个刚从山上下来十几年间没下过山的标准宅男,没经历过什么世事,怎么就有了这么多可以感慨的事情了?

初勿表示,这些,都不管自己的事,让他们一群人纠结去吧~

只是,若是时间不曾算错,近两年就是师姐五百年的囚禁结束的时间了吧?

要不要,去看看?

但是,似乎有点放心不下这个小家伙呢……初勿看了眼低垂着头的百里屠苏,毕竟,这也算得上他的徒孙一辈的家伙了,紫英现在受了伤……紫英居然会受伤?呵。想来,是有人对百里屠苏有企图吧?紫英,到底知道些什么?早就知道还是……为什么会专门让一个剑灵跟在他的身边?

不过,这种爱操心,说不得什么时候还会搭上自己的性格,他还真是没变呢。

这都,几百年了……

“初勿,你在想些什么?”方兰生看到初勿一副神游的样子,赶忙问道,心里默默地希望初勿能够吸引走这三个无良的家伙的注意力。

“要不要去看看老朋友啊。”初勿也不介意方兰生有些失礼的问话,坦然的说着,脸上带着难得的温和笑容,显得温和恭谨,带着几分怀念的样子,又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的样子。

“哦?倒是不知初勿朋友是何方人士呢?”欧阳少恭听了,用一贯和缓的语气问着,神色亲切,有种令人忍不住想要倾诉的魅力。

“……”百里屠苏虽然想问,但是对于初勿,他几乎就没什么交谈,就算想开口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有沉默。就算是二周目,沉默寡言不善于与人交流这一点也始终没有改善。

“不,还是算了。应该是不急的。”初勿很快否决了心中想要去看看紫英的想法。目前,既然在这里,倒不如先搞清楚到底这个师侄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好。

“……”红玉低垂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欧阳少恭的发言被初勿无意识的忽略掉,被透明表示很恼火,面上依旧,心里冒出红色十字+1.

这个混蛋……第几次了!

到了江都码头,挨个下了船来。脚踏着江都的土地,方兰生便有一种兴奋自下而上,仿佛是从脚下属于江都的泥土中传来的一般。

“好繁华啊……真的,和琴川差好多呢~”方兰生的话让他显得格外像个土包子,就算一身华贵,加上一身书卷气,也让人难免觉得有几分看到土豹子进城一般的忍不住要默默鄙视一番的冲动。

“江都人来人往,和琴川自然是不同的,方小兰你就是见识太少。”初勿打个呵欠,语气极淡的说道。

初勿本来就是凉薄的性子,从来不在乎别人如何看自己,自然也学不会说话温和一些。

方兰生虽然说是琴川方家的小少爷,也算是大户人家,但是毕竟所居住的地方有限,又被家人捧在手心照顾,想要自由的出门看些,也顶多就是琴川附近地方,哪里来那么多见识?虽然说初勿说的是事实,但是,小性子的方家小少爷还是不高兴了,“你这个家伙,就不知道说些好听的,哼,我现在还没怎么游历过,等日后我一定要踏遍千山,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欧阳少恭微微笑着,忽略掉因为被人再三忽略而产生的几分不爽,让开一个扛着米包的船工,娓娓的诉说着他所知道的扬州的历史。

获得方兰生星星眼一个。

百里屠苏站在一旁,眼神复杂,这样的先生……为何就是学不会最简单的方式呢?如果当初,先生肯直说,当初,也便没了那么多事情了吧。不过……真要那么做的话,也便不是先生了。

红玉表示活了这么久什么没看过,早早转身去跟在初勿的身后。

初勿架着鸟,带着美人,潇潇洒洒的,转身看玉坠去了。

所以,当欧阳少恭扭头想看初勿的表情的时候……才发觉,原来有两个人,连招呼都不打,已经裹挟着他家半魂的鸟,也就是半个他的鸟,走人了!

瞬时间,欧阳少恭连最没风度的一抡琴拍上去的冲动都有了。

虽然被初勿说的心中不悦,但是一方面有欧阳少恭打岔,一方面也还是孩子的方兰生的注意很快就被摆放着通草绒花的摊子吸引了注意,很快的那点火气就飘了个没影,一颗心思全都在那些小零碎上。毕竟在家中姐妹很多,所以还是被传染了小姑娘的毛病,对着小玩意颇感兴趣。

“小兰毕竟初次来到此等地方,日后见得多了,自然不会如此。”欧阳少恭打个圆场,却发觉,一边方兰生眼神早就飘的不知道了哪里去,而初勿则像是没听见一般,看了方兰生一眼,确定这个家伙没有生气之后,就也不再关注,转身去看扇子去了。

于是,有种一拳头打到了棉花上的感觉的欧阳少恭默默地憋屈了。百里屠苏身为关底boss的半身,自觉安抚责任重大,想想黑化后少恭的那些反应,看看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的几个人,总觉得头顶上一座大山压下来,只好默默上前,本打算拍拍欧阳少恭的肩膀,却顺手扯上了袖口。看看因为这一身颇有魏晋遗风显得格外风雅的衣服而几乎没有感觉到被人拽住了的欧阳少恭,百里屠苏忽然冒出来一个想法,当初在宫殿山的时候,就该用乾坤夺命标把他的袖子衣襟全都钉在地上,想来当初就不会有那么通关困难了……

不,我在想什么啊……百里屠苏保持一手拽着人家袖子的动作,右手抚上额头,一时甚至忘了阿翔现在还在人家脑袋上,跟人一路,早就没了影子。

欧阳少恭虽然因为怒火冲头感官有些迟钝,但是在准备走动的时候还是感觉到了袖口的奇怪感觉。“……百里少侠?”一转头就看到自家半身扯着自己袖口扶着额头不知道是怎么似乎有些不舒服的样子,身为一个好半身,欧阳少恭开口询问。这是怎么了,难道还有晕船的毛病不成?倒是不曾听说,但是,想想百里屠苏自幼在南疆不曾坐过船,之后上了天墉城就再也不蹭下来过,想来这还是第一次坐船,难道是真的如此难受?以他的半身的倔强性子,向来是难受的紧了。想来也是,若是晕船,忍了一路,到现在没了外人才做如此情状,也不稀奇。

欧阳少恭完全不觉得,自己的半身在自己的面前有这种软弱的表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某种程度上来说,自从船上一叙之后,就已经完全把自己的半身划到自己人的范围之内,虽然还依旧想着要把半魂拿过来,但是却已经没有了那种隐隐的轻蔑与敌意。也许,在他心里,百里屠苏已经从那个抢了他一半魂魄,并凭借着自己的能力才得到了现在的生命的尸体,已经转变成眼前这个能与自己相知的人。

敛去那几分敌意,百里屠苏俨然已经被他划归自己的羽翼之下。

只是,那般片魂魄,始终还是要取回来的。那是,他的东西啊。那自从失去后,就给他带来了无尽的痛苦的东西,虽然让人痛苦无奈,但是始终还是要拿回来的东西。

“先生不必介怀。”百里屠苏憋了半天,才想出一个比较中正平和的安慰方式。但是,在已然误会了他身体状况,却又守着礼仪不肯唐突的去问人家情况的欧阳少恭果断的误会了。

瞧瞧,多好的孩子,懂礼仪,有能力,善解人意,就连最为肤浅的那张脸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那个初勿,真不知是高傲些什么。【其实人家只是无视你而已】不过,欧阳少恭没有察觉到,会介意别人是不是听了自己说话,本身就是因为他的高傲不允许自己被无视,他自己也不过是个高傲的家伙罢了。

“百里少侠想来已经累了,不如我们先去客栈休息,现在只是上午而已,等到少侠休息够了,再去询问也是不迟。”欧阳少恭温和的扶着百里屠苏,散发出的隐隐善意,让最近半魂情绪接收能力加强的百里屠苏微微一愣,没想到欧阳少恭也会这般真心真意的关心他。不过,也不是不曾见过啊,对着巽芳公主那般爱的卑微……想想又觉得莫名心酸的百里屠苏没有别的意见,顺从的跟着欧阳少恭,完全没注意到一路上虽然没有身体接触,但是自己始终扯着的人家的袖口和欧阳少恭一直略带保护性的动作是多么的暧昧。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ajGQhysaGh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