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开嫩苞好多水好爽 塞着樱桃不许流出来

听到轩辕清风说的,墨迹明显愣了一下,显然是之前并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而一旁的温获却是点了点头。

“没错,这一点确实很奇怪。但是,暂时没有别的办法,晚上你们要小心一些。”温获没想到轩辕清风倒是能够发现这一点,本来自己是要提醒她们几人的,刚好轩辕清风问了出来。

墨迹和轩辕清风点了点头,称自己会小心的。

二人又问到了轩辕清风这些日子的事情。她当然不可能原原本本的都说出来,但是也不好满口胡话。索性,就真假各半。

只说是碰上了秘境里的寂灭山爆发,慌乱之中用了师傅给的神行符。顺带还救了两个人,三个人就来到了这里。

“是何宝荣和鞍生么?”墨迹突然问道。

轩辕清风一脸惊讶。“师兄怎么知道的?你们见到她们了?”

墨迹点点头。“我们在石室中见到了她们。她们称你受人暗算,跌进了那神秘的阵法中,化成了粉末,我们担心了好久。还好,你安然回来了。”

轩辕清风没有想到,自己的师兄们竟然也进去了石室。还见到了何宝荣和鞍生两个人,而且看样子还互相交谈过。

轩辕清风暗自送了一口气,还好自己说的不快,差点就要说自己在秘境中找了半天,一无所获来着。

“是啊,是啊!”轩辕清风后怕地点点头。“还好我运气好,只是被传送到了秘境中的另一处地方,发现了这个大陆的灵眼所在。”

“哦?这里灵气如此稀薄竟然有灵眼!”墨迹诧异地问。温获也看着轩辕清风等着她的下文。

“我也没有想到。这个大陆可能之前真的是灵气充裕的。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将灵脉切断,将灵眼封锁了起来。没有了灵眼,这里的灵气就越来越稀薄,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还有这回事?”墨迹惊讶道。“能封印住一个灵眼,想来这人的修为不俗啊!你没有遇到危险吧?”

“这人应该已经不在这里了!”温获在旁边淡淡地说。

轩辕清风奇怪地看了大师兄一眼,这是奇怪,怎么觉得今日大师兄说的话这么多。往日里,可是惜字如金的。

轩辕清风点点头。“是啊,我也是这样认为的。那个做手脚的人绝对不会留在这里的,估计早就离开,到别的大陆去了。”

轩辕清风又补充到。“二师兄不必担心,我这不是好好的么!而且,我在那个阵法中待了几天,竟然进阶了呢!然后,我就将阵法破解了。估计,要不了多久,这个大陆的灵气就能多起来了!”

“哦?”墨迹调侃轩辕清风道。“我们的小师妹竟然做了一件大善事!”

轩辕清风没好气地看了一眼墨迹。“怎么说的自己一直不做善事的呢?自己可是很有爱心的,好么?”只不过,她总是呆在自己的房间,不出来罢了。

“哈哈,是是。”墨迹笑着摸了摸轩辕清风的脑袋。

轩辕清风赶紧躲开了那只伸过来的大手。“哎,哎,不要弄乱了我的发型!”

“好了,你们二人不要再闹了。休息一下,准备迎接今日子时的仪式。”

“是,大师兄。”轩辕清风正色道。“那我就先回房间了!子时再见。”

“那我也回去了!”墨迹也跟着说。

温获点了点头。

轩辕清风和墨迹就一起离开了温获的房间。

“小师妹,有自己的房间么?可以到二师兄这里来哦!”墨迹笑着提议道。

轩辕清风摇了摇头。“二师兄,我可不是那些花痴的女人。你还是正常点吧!”她望着那张调笑地脸,一本正经道。

虽然,轩辕清风很喜欢看颜值高的帅哥。实际上,也确实有些花痴。毕竟,欣赏美丽的事物是一个人的权利不是。长得那么好看,不就是拿来让人欣赏的么!

但是,墨迹确实不是轩辕清风的菜。虽然他长得不赖,但是她不喜欢这样嬉皮笑脸,拈花惹草地男人。她喜欢霸道总裁那款的,只笑给自己看。嘿嘿……这万恶的独占欲啊!

等到后来,轩辕清风遇到了某个男人之后,恨不得把他给藏起来。就会十分后悔现在的美好事物就是给别人看的言论。

墨迹无奈的摇摇头。“想什么呢?你个黄毛丫头,我能对你有什么想法?”

“哼,那可不好说。”轩辕清风在心里反驳到。“自己的容貌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虽然自己年纪还小,但是是个美女不是!咱可是潜力股啊!”

面上自然不能这么说,那显得太自恋了。为此,轩辕清风并没有接着墨迹的话说。

“那多谢师兄的美意。只是师妹来得时候,已经有婢女给我准备了房间。师兄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轩辕清风欢快又满载感恩之情地冲着墨迹说着。

说完,就两步并做一步,大步地离开了。身后的墨迹看着好笑。

“等等我,师妹。我的房间也在那边。”墨迹在后面喊道。轩辕清风才不管呢!一个劲走自己的,就装作没听到。

各自回到房间休息,养精蓄锐,为可能到来的麻烦做准备。轩辕清风并没有拿出蛋花,它目前就是一颗蛋,除了有些装饰的作用,还有陪着聊天,目前还没有太大用处。

为此,轩辕清风将它的那些极品灵石和它一起装进了灵宠空间,让它努力修炼,抓紧去壳。并承诺了,只要它去壳了,就让它出来,带它游遍大好山河。

很快,子时就要到了。轩辕清风先是找到了自己的师兄,然后跟随师兄又与天宗门其他弟子汇合。然后一起前往仪式开始的地方,紫金国皇城中的最大一个宫殿——戚日殿,前的类似一个大广场一样的空地。

天宗门众弟子到的时候,这里已经来了很多人了。轩辕清风定睛一看。

“呦!还有挺多熟人。”轩辕清风看到了偷袭了自己的那四个落霞宗弟子。虽说自己看到她们就气不打一处来,但是也没有到狠的牙痒痒,一刻都忍不了的地步。

一来,这个时机并不适合算这些私人的仇怨;二来,若不是他们,轩辕清风也不能契约到蛋花。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轩辕清风却是不能就这样原谅这些想要取她性命的人。

看了一眼那四人,默默地仔细记住她们的样貌,提醒自己找个合适的时机。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天宗门差不多是踩着点来得,轩辕清风觉得,可能是身为中岭大陆第一宗门的弟子,要压轴出场,才能显示出她们大宗的气势。

紫金国嗯皇帝早就已经来了,他身后的太监捧着一个精致的盒子。想必那就是所谓的“地匙”了。

紫金国皇帝的气色不错,轩辕清风仔细地看着他的脸色,和周身的散发着的气。发现这位脸色红润,生气勃勃,完全是正常人的样子,丝毫没有因为丹药的灵气太多而产生负面影响。身上也没有出现,因为体内灵气过多,而溢出的现象。

“莫非这人的吸收能力特别强么?”轩辕清风在心里纳闷。

就在轩辕清风盯着紫金国的皇帝不放的时候,他上前讲话了。

“诸位仙师,多亏了诸位的灵丹,我才能恢复成今天这个样子。”紫金国的皇帝先是对着她们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情。同时,对着身后的太监摆了摆手。

太监手里用托盘呈着一个精致的盒子,上前走了几步。那里面正是大家都在翘首以盼的“地匙”。

“这就是紫金国皇室传下来的宝物——地匙。”皇帝这样介绍着。

同时,那个小太监也打开了盒子。众人见到了地匙的真面目。

一枚小巧的不到手掌大小的令牌,看起来好像是木质的颜色,泛着一股来自时间沉淀的黄色陈旧的味道。

“看起来有点普通啊!”轩辕清风心里这样想。她相信在场的很多人和她都是同样的感觉。“这怎么看起来也不像是一个宝物啊!”轩辕清风纳闷地盯着那个令牌看。

“这东西真的可以打开大陆之门么?”人群中突然有声音质疑道。可真的是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大家都盯着老皇帝看,希望能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老皇帝虽说已经年过半百了,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什么大场合都见过了,但是这么一群修士齐刷刷地盯着他看,他还是莫名地有些紧张,额头上都有些冒出了冷汗。

其实,这东西到底有没有她们口中所说的作用,他也不太清楚。这东西能够吸引来这么多的人,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三个月前,他遭到了不知名人的暗算,没有抓到人。明明身上没有任何实质的伤口,到身体就是每况日下,找遍了全国有名气的大夫,都是束手无策。

本以为,自己是在劫难逃了。没想到,一日他做梦,梦到了一个白胡子老头,告诉他祖宗流传下来的这个物件能够就他。

为了自己这条老命,他按照梦中之人所说的,贴出了告示。没想到,竟然真的救了自己一命。

但是,这东西到底有没有这个作用,他也不太清楚,所以现在心里也是有些七上八下的。

但是,他现在骑虎难下。若是说出自己不清楚或是自己做了个梦,显然都是不能应付在场的人的。只得硬着头皮,点点头,说道。

“根据祖上流传下来的说法,是这样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ajFQlydaFl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