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啊小东西你真敏感 [杰佣] [囚与爱]中

第三十三章琐事儿

年节将至,夫妻二人都忙得不可开交,杨文朗自是忙着雅苑的事儿,宝姐儿还要置办家里过年的物件儿,想到前些日子,杨文礼着人捎信,说不回来过年时,陆氏与杨老爷子的脸色,宝姐儿心里一阵叹息,杨文礼这口气是咽不下去了,二老明显的偏袒,着实让人心寒。

宝姐儿看着手里的清单,都是要送礼的亲戚,按照亲疏远近,分个薄厚。

末了对身边的煮酒道:“且先照样儿置办,若是人家送的有多的,咱们再添,若是少了,也就不必减了。”

煮酒接过清单,点头道:“奴婢晓得了,夫人,二门上的婆子来报,红袖姐姐想二十七的时候来给您拜年,您看……”

红袖出去半年就嫁了一户商户人家,当初宝姐儿给她那些西洋物件添装,让她很是长了脸,如今在夫家日子过得不错。

宝姐儿想了想,便道:“自然使得,你去回她,何时来都成。”

煮酒点头,笑道:“哎,红袖姐姐真是个好命的,嫁个好人家,又成了当家奶奶,小日子很是过得。“语气很是欢喜,又带着点儿羡慕。

宝姐儿闻言看她,煮酒扫雪是四个丫头中最大的,十四五岁的年纪,在古代已经是大姑娘了,想嫁人也是情理之中,只是普通家里的丫鬟都是十□□,有的二十多,由主人家主婚的,宝姐儿也是觉得女孩子晚点儿嫁人还是要好些的,将来生孩子也容易些,古代死在生产时的女子多的数不胜数,只是看起来,这红袖却是到了思春的年纪了。

宝姐儿笑道:“你若是羡慕,改明儿个儿,我也给你寻个好人家人,好让你也尝尝当家奶奶的滋味。”

这话说得煮酒小脸儿一红,憋着一口气,跺跺脚,扭头就跑了出去,正好撞见掀帘子进来的翠兰,被翠兰好一顿呵斥,煮酒低着头,不敢看她。

宝姐儿见状便替红袖说了几句好话,翠兰这才作罢,只是看样子却是想着下去好生再教训一番。

宝姐儿不管这些事儿,也知道翠兰极有分寸,最多也是说教。

翠兰进来便是回金老爷四十岁生辰的事儿。

金老爷如今也是济南府有头有脸的人家,自从宝姐儿开始着手创办雅苑后,与众多贵妇前进门接触后才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这块料,前世她就是个闷声发财埋头苦干的,只是前世没发财,也没干出个样儿,今生又是一直做着闺阁小姐,唯一几次出门应酬也是钗儿打头阵,她只是打酱油的,原本觉得钗儿这事儿她也能应付,做了才晓得,这不简单,就是这些贵妇见的弯弯绕绕,她就得被人绕进去,好几次拍人马屁不成,险些拍到马蹄上,这样次数多了,她心情也就不好。

杨文朗瞧见也心疼,在他眼里,宝姐儿就该在家里,舒舒服服的过着小日子,有他护着就好,哪里需要那般累,只是这次宝姐儿坚持,他也无法,再说这也是对他们和孩子们有好处的事儿,最后见她越来越烦躁,想了半宿道:“我瞧着岳母大人能帮衬点儿你,她在家也无事可做,大舅子在学府读书,小舅子也上学堂了,身边儿也有贴心的婆子丫鬟,岳母大人很是有空闲。”

宝姐儿闻言,眼前一亮,拍了拍脑门儿,“可不是,我怎么忘了娘呢,这可不是现成的公关经理么。”

自从金家发达了,顾氏与各家夫人们走的也近了,她说话很有艺术,属于那种天生的外交官,和她聊天儿,那是能半个时辰就能从陌生人变得亲如姐妹,钗儿的婚事便是她认识的那些夫人们介绍的,桃姐儿的婚事也是,瞧二人现在过得都不错,除开顾氏的眼光好外,她这些朋友还是起了不少的作用,要不是真心怎能多方面替你着想,反正嫁过去了也是生米煮成熟饭,返回不得了。

而且这么多年,顾氏与众夫人们的关系一直很好,就是两个相互不和的人对顾氏也是只说好的。

可见,顾氏真是属于公关人才,淹没在深宅实在是太埋没了。

杨文朗虽然不知道公关经理是什么,但是看着宝姐儿有了精神气儿,心里而已舒坦,说实在的,他最近也累坏了,家里雅苑两边儿跑,在外面惦记娘子孩子们,时常是天黑了还要赶回来,就是想亲亲孩子们,抱着娘子入睡。

好在雅苑装修已经入了正轨,生产也顺利,他可以松口气了。

忽然,外面脚步匆匆,门外扫雪的声音传来,“老爷,夫人,南边儿来信了,是招财进宝让人捎来的。”

夫妻二人闻言,立时直起身,杨文朗忙道:“拿进来。”

门帘应声嫌弃,扫雪鼻头上都是汗珠儿,嘴上道:“跟着回来的是他们身边儿的王七和张九,押送着辆大车货。”手上把信递给杨文朗,随后站在宝姐儿边儿上。

王七和张九都是二十四五的成年人,当初因为怕招财进宝二人面嫩,与人相交不便,才叫这二人跟着,二人脑子不如招财进宝灵活,但是老实,长得也都是属于魁梧的,站出去也能唬住人,也是想着做个保镖使一使,怎的这二人一起回来了,难道南边儿出事儿了?

杨文朗一目十行的看完信,眉头一直皱着,随后叹口气,见宝姐儿担忧的看着他,笑笑道:“无事,”随后对扫雪道:“你去安置那些人,两车货便让然抬到内院来,都是你家夫人爱的物件儿,那两个小子的孝敬。”

扫雪应声去了,宝姐儿知道这是支开旁人,便安静的瞪着杨文朗开口。

杨文朗见她湿漉漉的眼睛盯着他,看得他心里痒痒,方才那点儿抑郁却也没了。

“何管家,哦不,如今应该叫何老板了,他要脱离杨家。”杨文朗声音有些惆怅,但是却也早就料到今日,只是没想到这般快。

原来招财进宝到了南边儿,找到何管家,在他的关照下,钟表生意渐渐做起来,而且越做越大,有钗儿和宝姐儿时不时提供的花样,钟表作坊很是火热,这样就很容易引来眼热的人的窥伺,然何管事也不是吃素的,早就搭上那边儿的大人物,也分了人家红利,这般便是有了靠山,一时间也奈何不了他们,杨文清的事儿一出,他便觉得杨家唯一让他有点儿忌惮的事儿也没了,至于家人,杨文朗是什么,他知道的很清楚,自然不会害了他们,他要是去接回,他杨文朗也能说什么。

原本是想借着南货铺子不是杨文朗的,而且杨文朗一时之间也不能有其他作为的时候想提出独立,却不想招财进宝一来给他带来了更大的利益,作坊上了正轨,他见招财进宝二人很是能干,就起了招揽之心,只是招财却是个狡猾的,几次使试探也没结果,进宝却因为红袖瞧不上他,心里压着一股子气,想着能干出一番大事儿来,让她后悔,只是碍于杨文朗是主人家,虽然没了卖身契,但是情分在哪儿,也不好当场就应下。

何管家多精明的人,自然看得出来,虽然沉稳的招财不能招揽,但是招财也机灵,再者二人都会钟表手艺,一个也够了,而他心里也是不想背上个背信弃义的名声,自己心里那关也过不去,也知道杨文朗是爱妻爱女之人,于是才有杨文朗接到的信,和那两大车货。

“那里面都是些珍贵的珠宝首饰,珍贵的物件儿我也只听过没见过,信里有清单,你一会儿去瞧瞧,若是喜欢,就留着,若是不喜欢,就放着给咱们天官做嫁妆。”杨文朗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惆怅,谁说不是呢,就像现代,跟着他一起打拼事业的伙伴一个单飞,还挖墙脚,这滋味谁也不好受,只是这是人之常情,换了哪个都会往高处走,杨文朗不是个有大志向的人,跟着他过安逸的日子可以,要想做一番大事儿,还是有些困难的,当年何管家就是看杨文朗几度出洋,大刀阔斧,以为是个有大志向的人,才跟着他的,他本就不是个能安分的主儿。

宝姐儿此时心里也不是滋味儿,何管家那是有心里准备的,这进宝却是无声无息,想到红韶,叹口气,这都是什么冤孽啊!

送来的两大车共十个大箱子,两个装满了金条,一个慢慢的散珠宝,一个首饰,其他的什么绫罗绸缎,珍稀药材,笔墨纸砚,都装了几大箱,只那些金子就有十万两,宝姐儿自己将金子又埋起来,如今,家里最多的就是这玩意儿,珠宝什么的,如今也不好大张旗鼓的去做首饰,便也收起来,只是那些首饰便挑了些不张扬的出来,想到钗儿生产,便寻了块上等的和田暖玉玉佩,据说玉养人,给孩子做礼物,只是古代还是觉得金子更适合小孩子,所以,宝姐儿又称了金子,让人打了几个长命锁,有女孩子的凤凰花样子,也有适合男孩子的祥云如意样子,以备不时之需。

转眼入了东,钗儿的肚子也渐渐大起来,预产期是十一月末,钗儿坐在榻上,旁边王仁轩一边儿给钗儿喂汤,眼睛时不时要瞄一瞄钗儿的肚子,想着大夫说钗儿肚子里也是双胞胎,他那嘴角便合也合不拢,他可是眼馋杨文朗家的三胞胎很久了。

钗儿瞧他这模样儿,不不用想就知道他在乐什么,这人自从她怀孕后,变成了十足的二赖子,跟前跟后不说,脸皮也厚了不止三层,她肚子渐渐大起来,脚也肿的厉害,看着原本美艳苗条的自己变成大肥婆,她那心情是十二万分的糟糕,时常对着黏糊的王仁轩发脾气,但是人家愣是照单全收,还带着笑脸服务周到,让她一拳打在棉花上,很是无力,王仁轩见她蔫了,还恬着脸,一副来我让你打的表情,让她哭笑不得。

想起这些年与王仁轩的点点滴滴,她忽然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是值得托付终生的好男人,原本她也是本着过好日子的心态维持二人的婚姻美满,但是此时,她想留住这份美好,甚至让美好升级,她忽然有点儿离不开这个男人了。

只是,想到这一切的转变都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那酸儿味儿就不住的往上冒,随后想起前些日子在花园散步,听见三嫂和四嫂的对话。

“哎哟,你瞧见老五那二十四孝的样儿,让人还以为是她老娘怀孕了呢!”接着就是一阵笑声。

“四弟妹这话说的,你是嫉妒人家五弟妹夫妻和美吧,”三嫂随即又道:“可这五弟前后变化也太大了吧,嘻嘻,若是将来他的小妾怀孕,不知也是否会这般没个规矩,伺候媳妇比老娘还尽心,你没瞧见,大伯母虽然高兴,但是脸色也不大好呢。”

“是呢,原来五弟喜欢孩子,家里那些爱慕他的丫头们可找着法子了,只要怀上五弟的孩子,这不就能被他当祖宗给供起来,”三嫂也打趣道,随即很是期待道:“这正经媳妇还好,若是个小妾也这般供着,不知道大伯母那脸色该变得多黑了。”

待众人笑呵呵的离去,钗儿捂着她的丫头青竹的嘴走出来,看着众人远去的背影,陷入沉思。

她得了婆婆的话,在屋里安心养胎,为了自己孩子的安全,院子里得人都清干净了,怎么还是有这么多闲话传到外面,还有,婆婆看来真是生气了,只是期望自己能一举的男,还有,想到宝姐儿夫妇正在做的事儿,她想着该怎么分出去单过,雅苑不能让王家人沾上,二伯那房的人都是些人精,也都是私心重得,不能用。

随后想到王仁轩因为孩子的改变让府里的丫鬟不安分起来,心里就烦躁。

“娘子,娘子?”王仁轩见钗儿发愣,很是担忧的唤她。

钗儿回过神,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居然发现他长得不错,而且很不错,时下最讨大姑娘喜欢的温润书生气质型,钗儿皱眉,怪不得,往日他板着脸也有丫鬟往跟前凑,看来她往日确实忽视了很多,不过那个时候,她可没把王仁轩放在心上。

只是,钗儿眼中精光一闪,谁要是抢她的东西,哼!

顾氏被宝姐儿产的没办法,最终还是答应了她的要求,其实也没什么,跟顾氏平日里做的事儿一样,跟三五好友聚一聚,说说孩子,丈夫,不然就是首饰绸缎吃食。

只是这回变成了有目的性的推销而已,钗儿的护肤品已经生产出来,只要借着顾氏将产品推销出去就成,当然,这是免费的,然后众人用过后,觉得好的,会再次问顾氏打听,顾氏再适当的透露出雅苑即将开张的消息,当然,这是在贵妇人之间流传,因为钗儿怕王家二房的人闻到味道揪住不放,影响分家,便只在小范围内流转。

第一场雪下来的时候,宝姐儿和杨文朗带着孩子们坐在窄炕上,盖着棉被,隔着玻璃窗看着外面的鹅毛大雪,屋子里烧着地暖,北方大多数人家都烧炕,但是烧地暖,那是富贵人家的事儿,宝姐儿怕冻着孩子,这些年冬天都是烧上的。

炕也烧上,整个屋子里暖烘烘,就是只穿着居家小夹袄都很热,杨文朗抓着天官的手教她写字,只是待杨文朗松手,她就开始乱画,等宝姐儿瞪她,马上乖乖写字。

两个儿子,老大或许是因为长子,感觉沉稳些,也能坐得住,老二就跟屁股上长针似地,在哪儿扭来扭去,杨文朗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一声响,宝姐儿心里肉疼,瞪眼过去,这人怎的也不看自己手多重,孩子要是打坏了,看他怎么办,只是真哥儿似乎习惯了,一点儿事儿没有的低头写字,连疼都没喊一声。

天官见二哥挨打,咯咯笑,趁机赖在杨文朗怀里,不想写字,被宝姐儿揪出来好生教育。

那边儿杨文朗又要板着脸教育儿子,又要担心女儿受委屈,很是忙碌。

这般温暖加温馨的画面,却有人生生打破。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ajFQkyhaFk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