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九皇叔吸凤倾城奶 短篇辣文合集最新百度网盘

李晓彤郁闷地坐回椅里,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个晟王居然会就这么走了!除了说了把她叫来的原因之外,任何对她有用的话都没有再吐一句,而且这个所谓的原因还说的不明不白。李晓彤低下头,用手揉了揉额头,“一面之缘……”

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要呼之欲出,但却怎么抓也抓不住。于是干脆不再去想。不是有内应吗?见到那云公子是迟早的事。

李晓彤抬起头,茫然地看向门外:“不会就这样把我一个人丢这吧!!”

门外枝上的小鸟来了又去,李晓彤无聊地在厅内慢慢度着。时间渐渐晃过,估计已经有一个时辰了。李晓彤沉着一张脸:“他们是在考验我的耐性吗?!”冷静再冷静,她深吸口气,继续背起那些刚刚从大脑深处翻出来的少得可怜的唐诗宋词。

“你在喃喃自语什么?”突然,一个清亮的声音在李晓彤后头响起,打断了李晓彤的思路。

她寻声愕然转身,但觉眼前猛地一亮,只见一个身穿黄衣的美女倚在门旁,笑看着她。

不、不,是美男!

李晓彤伸出一只手,指着那男子,张大嘴,震惊地半晌抖不出一句话来。

“是、是你……”好半天,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站在她眼前的这位男子不是那个在悦来客栈里拿剑刺人的美人又是谁!

一双含情凤眼微微眯起,唇角微勾,不过一个淡淡的笑颜竟如此惑人。李晓彤仿佛刹那之间才恍然明白过来什么才能叫做“倾国倾城”!

只见他背光而站,温和的晨光似乎正从他后面将他轻轻抱住,他那如绸般的乌发也因此被镀上了一层美妙的金色,一根碧绿的玉簪将长发简单随意地挽起,几缕不羁的碎发被他捋到了耳后。而那恰到好处衬托出他修长身材的一身黄衣,又似乎与阳光融和到了一起,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好像特别的温暖。

李晓彤就这么怔怔地看着他,刚才的震惊似乎完全被这般美丽的画面给冲击没了。直见到那公子因她的目光而不好意思起来,脸上飞起红霞,低下了头,她才猛然反应过来,偏头将视线移开,眉头也皱了起来,心中疑惑:“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公子走了过来,站在了她的面前。然后虽是红着一张脸,却一眨不眨抿笑着直勾勾地看着她。

“……”李晓彤被他这么看得浑身不自在,率先开口道,“你、你就是云公子!”虽是不敢相信,但口气却肯定。

那个,那个“温柔如水”的王府公子啊……李晓彤觉得自己嘴角正在抽动,无论如何也无法将眼前之人与传闻中的重叠在一起——能重叠在一起才见鬼了!她终于明白刚才脑中呼之欲出的东西是什么了,可是就是没法往这方面想。

于是顿了顿,然后才继续道,“公子您想说什么就说吧!”

“你不问问我为甚么把你叫来?”凤眼中流光舞动。

“……”李晓彤不语,完全不知该说什么。

“我喜欢你!”他道。

李晓彤脚下一拐,没站稳,身形晃了晃,她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不确定地小心翼翼问道:“你……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我喜欢你!”他再次大声说道,“我喜欢你!”

“你……”这下可是听明白了,李晓彤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他。只见他一脸兴奋,就像是一个孩子做了一件自认为很了不得的大事一般。

于是,李晓彤疑惑地看着他,认真地问道:“请问……你、你知道什么叫做"喜欢"吗??”

他瞧着她,抿嘴做沉思状,然后开口道:“从来就没有女人敢像你一样对我,一开始我想把你抓来狠狠地抽你一顿鞭子,”他盯着李晓彤,做出个龇牙咧嘴的样子,然后裂嘴笑道,“后来无时不刻都想着怎么把你抓来,可时姨说那是因为我喜欢上你了!”

“这、这算是表白吗??”李晓彤无语,沉默好半天后她才拧着眉对他说道,“这位公子,你是那天被我摔出了脑震荡吗?”

“脑……脑什么?”他眯起凤眼,轻皱起眉头,“你这是骂我?”

李晓彤翻翻白眼,沉默。

“哼!”他站了起来,走到李晓彤面前。这家伙居然比李晓彤还高上几公分,李晓彤郁闷地微抬起头,直视他的眼睛。不得不承认,他的眼睛还真是漂亮到了极点,那一双明眸就像是夜幕中的星星,深深吸引着看到它们的人,只一眼,便会舍不得离开。

只听他自傲道:“李晓彤,李晓彤是吧?我就叫你晓彤。反正我就是喜欢你!所以你也得喜欢我!你可记住了,我叫莫随云,你需得叫我随云!”

“……”李晓彤看着他,只瞧得他一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欠扁样,于是捏了捏拳头,咽了咽口水,强忍着没一拳朝他漂亮的脸蛋上挥过去。她“切”了一声,提醒他道:“云公子!你好象忘了过两天你就要进京嫁入皇家了!”

莫随云一听,脸色刹那变得极为难看,他“哼”地一声扭头看向别处,愤愤道:“我才不嫁呢!!”然后,他抿了抿嘴,声音竟有点哽咽:“我才不会听从我娘的安排!”

李晓彤侧头看他,只见他的眼圈竟就这么红了起来。于是她轻叹口气,试探着问道:“那你有什么打算?”

莫随云转过头来,努力地不让眼眶中的泪滴落下来,他坚定道:“我要你带我走!!”

刚才虽想到了可能是这个答案,但李晓彤还是着实被吓了一跳,她迟疑地问道:“这、是你那个时姨要你这么做的?让我进府也是她的主意?”

“恩!”莫随云点了点头,说道:“时姨说要走也要和自己喜欢的人走。”

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别扭,李晓彤缄默几秒。然后继续问道:“你娘……王爷怎么会同意我进府?”

“我对我娘说只要让我见了心上人一面,我就乖乖听话嫁去京城。以前我要什么我娘都会给我的,可是现在她却要把我嫁掉……”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听起来似乎真要哭了。

可李晓彤注意到的却是这三个字,“心上人……”她止不住地抖了两抖,心道,“拜托公子你不要说出这么恶心的话好不好?自己感情空白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她现在完全肯定莫随云嘴里的“时姨”就是水千遥安插在晟王府的内线。而从莫随云刚才的几句话中,可以推断这“时姨”在王府的资历之长与地位之高。“太夸张了!”李晓彤想,“难道说水千遥所在的势力N年前就在王府布线了?”李晓彤沉思片刻:“虽然很多事细想起来还是完全不明白,虽然为什么要利用我还是难以理解,不过,先把他带出去再说,希望真的能换回木兰与方进财!”

李晓彤定了定神,认真看向莫随云:“你的"时姨"有没有告诉你,我要怎么做才能把你带出去?”

莫随云盯着她的眼,道:“时姨说今晚就会想法子把我们弄出去,她要你先做好准备。”

“就这样?”李晓彤期望他再说点什么,“要我做什么准备?”

莫随云摇了摇头:“时姨没说。她只叫我带这句话给你。”

“……”李晓彤无语,她在心中苦笑:“难道是要我做好心理准备吗??”

—————————————————————————————————————————

是夜,一抹细细的娥眉月静静地挂在夜幕之中,天上繁星点点,闪闪烁烁。

李晓彤没有入睡,黑暗之中,她静坐在床前。

今早自莫随云走后,李晓彤就被带到这间客房内,然后就再也没有什么高级人物来找她了。门外是四个人高马大的女人——她被软禁了!

“唉!”李晓彤重重叹了口气,她真是一头雾水,一点也不明白这晟王是怎么想的。听她所言,似乎并不会把儿子送去送死,但见那莫随云那个样子,又好象不是这么回事。不过,这不是她该关心的内容。李晓彤紧盯着前方紧闭的木门,皱起眉头,她相信那个“时姨”会想办法送他们出去,但是……在王爷的眼皮底下,会成功吗?

还有,那个水千遥!李晓彤拽紧了双拳。“至于是什么时候盯上你的,等这事办妥了,你也会知道。”想起这句话,李晓彤的嘴角抹过一丝冷笑:不用等什么事办妥了,其实在见到那云公子时就可以知道了!——靠,居然是在悦来客栈就被盯上了!!——李晓彤觉得自己真是笨到了极点,逃出丰乡后本该处处低调,结果自己却老不知不觉中做出引人注意的事。

“果然还是没有经验啊!看来光是凭借电视和小说教的那些,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李晓彤暗暗庆幸自己还算命好,还好那晟王是个不管事的奇怪之人,否则她恐怕早就人头落地了。

正想着,却见门“啪!”的一声被人重重推开,一个瘦长身材,一身黑衣,脸蒙汗巾的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了进来。李晓彤立马站了起来,第六感告诉她,这是"时姨"派来的人。只见那人盯着她,偏头做了个“跟我走”的动作,什么话也没说便又立刻转身而出。李晓彤没有丝毫地迟疑,快步跟了出去。

只瞧见门外四个女人已经被放倒在地。李晓彤顿了顿步子,看向那人,见她站在前头,冲着她点了点头,然后用手指了指右边的方向,率先跑了开去。李晓彤双唇紧闭,迅速地跟了上去。

秋夜凉风阵阵。李晓彤随着黑衣人在偌大的王府内不停地奔跑着。李晓彤抬头紧盯这前方的黑衣人,明显是一个练武的年轻人,李晓彤就是不明白,要将那莫随云带出去,前面这个不就是很好的人选,为什么非她不可?

那人对王府的地形极为了解,轻车熟路地带着李晓彤往偏僻的小道上拐。就不知道是平时这些地方本就没人,还是那"时姨"做了什么手脚,一路跑来,竟无遇上一人。

李晓彤毕竟不是什么专业的长跑选手,时间一长,她就开始喘息了,但前方的人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靠!练长跑啊!也就一儿一女而已,没事干把王府盖那么大干什么?”李晓彤喘着粗气,心中虽暗骂,但脚上却不敢停滞,一路上竟也跟得紧紧地。终于,在穿过一条羊肠小径,绕过一池清水之后,那人在一座假山前停了下来。

李晓彤站着,但是她的心跳很快,且不住重重地喘着。她睁眼看向那个黑衣人,却见她如同常态,呼吸顺畅,笔挺地站在一边。“神人啊!快跑了这么久,居然连喘都不喘一下!”

这时,只见从假山之后,慢慢地出现了两个身影。

虽然夜色暗淡,没有什么光线可以直照在那二人身上,李晓彤却清楚地知道,其中那个苗条挺拔的是莫随云,而另一个比他高上半个头的必就是"时姨"!只瞧他二人一步步地走了过来。李晓彤轻眯起眼,怎么感觉好象见过那个"时姨"似的!待他们走近,近到面对面的时候,李晓彤的脑中才灵光一现,她一手指着"时姨",张嘴结结巴巴道:“你、你,早上的……”

未待那"时姨"说出什么,一旁的黑衣人已经单腿跪下,报拳道:“回时总管,人已安然带到。”

“恩!下去吧!”时总管道。

“是!”那人应声而起,接着离去。

“……”李晓彤木然地看着这个时总管。想不到,真的是想不到!虽知道早上接她进府的人地位不低,但绝对没料到她竟然是莫随云所说的"时姨"!

“李晓彤!”那时总管率先开口,“我知道你很不解为何我要你带随云出府。”

李晓彤默然。

“唉!”她长叹一声,拉过莫随云,对李晓彤道:“随云犹如我亲生儿子!我此生唯一所愿就是他能幸福。随云绝对不能进京,我不能让他冒这个险!”说着,她看向李晓彤的眼光似乎变的犀利起来。李晓彤虽看不清她的面部表情,但却能感受到那目光如锋芒般逼人,她一时之间浑身得不自在,却只得强迫自己直视她的脸。

“随云喜欢你,因此我要你带他走!”时总管说道,不,应该是命令道。那口气似是不容李晓彤有任何的反对。“你的来头我一清二楚,”她继续道,“你绝非凡人!见到你我更是相信这一点!乱世之中,豪杰辈出,李晓彤,无论你做何选择,我都不予干涉。不过,我希望你能给随云幸福!”

“……这、这是什么话???”听到此言,李晓彤瞪大眼睛,极度愕然地看着时总管,这个莫随云口中的时姨。“她敢情是在托孤啊??”李晓彤心道,“而且,凭什么我就得接受???她把我当什么了?”

见李晓彤不语,时总管接着说道:“李晓彤,你可知道,你可是第一个让随云如此牵挂的女人!随云自小就是我的心头肉,他想要什么,我自是拼了命也要给他弄到手!”她接着冷冷道,“想想你的朋友们,李晓彤!”

李晓彤打了个激灵,心中似有一团火要破胸而出。她眉头蹙起,眯眼抬起下巴瞧着她。

“呵呵……”时总管轻笑,“脾气看来还挺倔的!我话说得过了。随云可是个好孩子,你会喜欢他的!”说着,将莫随云轻轻往李晓彤这边推来:“过去吧!”

莫随云低着头走到李晓彤身边,李晓彤瞟了他两眼。夜黑虽有微光,但根本看不清他是何表情。李晓彤撇撇嘴:“好了,别废话了!请问我们该怎么出去,出去后又该做什么?”

“呵呵呵……”时总管又是笑,“果然是这脾气。对着厌恶之人,言语上都毫不客气。她所言甚是哪。”

“她?水千遥吗?果然是一伙的,刚才说的话都是说给莫随云听的吗?装得还真像!”李晓彤心中冷笑。

“年轻气盛,不过你这脾气可得改改!”可见时总管摇了摇头,接着步入正题,“出了这院子,就可见王府的偏门,守卫被我调离仅剩二人,你打倒她们就可出去了。”

“……”李晓彤斜了她一眼,“接应的人在外头?”见时总管不语表示默认,李晓彤轻哼一声,拽住莫随云的衣袖,“我们走!”

“等等!”时总管叫住李晓彤,但却面向莫随云,她幽幽地叹口气,说道,“李晓彤,我看着随云长大,他的心思我岂会不知,他是真心喜欢你,希望你能好好待他!”

李晓彤沉默。但她身边却传来低低的抽泣声。

“靠!搞什么啊!”李晓彤无语望天。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OlGlgZfOGg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