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全家在车上干妈妈 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

“畅快!”

夏成见如此轻松就杀了一个还虚境的强者,心中大感舒畅,想他先前击杀阁老之时,有着诸多的困难。

林山则是在一旁惊到了,刚突破还虚境就击杀还虚后期,且一招灭敌,这还是人吗?

如此的越级挑战,前所未见,闻所未闻。

夏成一边吞噬着这名还虚境强者的力量,一边望向了君莫为二人那边。

此时此刻,君莫为与首座之间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同时君莫为的脸上带着一抹冷汗,一副吃力的模样。

“砰!”

首座一道霸道的攻击,直接将君莫为击飞了出去,同时忍不住嗤笑道,“当初的三剑客之一君莫为,现如今没想到只剩了这么点实力,真是可笑啊!”

“你究竟是谁?”

君莫为勉强维持住身形,面容阴沉道。

面前之人确实很强,此刻已经达到了还虚境的后期。

在现今的凡人界之中,能进入还虚七重的,少之又少。

能进入还虚之上的,现如今更是几乎没有。

故此上品圣人,一般代表的就是还虚境界。

君莫为受到过重伤,从当初的还虚九重巅峰落到如今的四重中期,已经失去了进入更高境界的机会,但也没想到会与面前这人有如此大的差距。

要知道当初一战,拓跋家族的强者都已经“死了”。

“本座是谁并不重要,你只需知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们现如今已经没人,而我拓跋一族,依旧强者无数,这个大周,很快就会是我们的了!”

首座冷冷出言,依旧不愿透露身份道。

“死人说鬼话?活人又怎能相信?”

君莫为嗤笑了一声,透着讥讽道。

“看来为了让你相信,本座只能让你成为死人,去死吧!”

首座面具下裸露的眼睛逐渐显现出凌厉的杀意,同时一股恐怖万分的力量从其手中施展开来,吞没向君莫为的身躯。

“捏天决!”

君莫为目光慎重,口中暴喝一声,双手举向天空,仿佛想要接应某种力量。

“捏天决!你难道还能施展此技不成?”

首座看到这一幕,身躯微颤,语气明显不信。

不过手中的力量,却是加强了几分。

要知道那时候死在君莫为捏天决下的强者,不计其数,其中还包括还虚九重巅峰的强者。

“轰!”

一道恐怖的苍天之力确实被君莫为接引了下来,迎向了首座的力量。

“轰隆隆!”

苍穹中发出震天的巨响,依靠着捏天决,君莫为越级接住了首座的攻击。

不过在其抵挡之后,君莫为突然面色一变,口中猛然喷出了一道鲜血,仿若遭受了某种反噬。

“嘎嘎嘎嘎,强弩之末,还想逞强,乘早去死吧!”

首座见到这一幕放声大笑了起来,方才的捏天决确实给他带来了一丝压力。

若是君莫为与他境界相同,这一击足以让他受到重创。

“刷!”

首座的手中再次击出了一道力量,虽然比不上方才,但同样威猛无比。

以君莫为此刻的身体状态,若是中了,不死也是重伤。

“剑耀诸天!”

就在这危急关头,一道轻叱突然从君莫为的身旁传来,只见一个人影不知何时已经挡在了君莫为的身前,一脸无惧,且飞速挥动着手中的长剑。

“哗……”

无穷的剑光飞射开来,化为强盛的剑力,与首座的力量激烈碰撞。

剑力不断被抹灭,但很快又跟上,仿佛源源不断一般。

“蹬蹬蹬!”

最终,剑力硬生生耗去了首座的力量,不过后方的身影也暴退了三步,却发出无惧的声音道:“首座,有什么手段,都朝我来吧!”

“你!找死!”

待看清后方之人,首座当即发出了幽冷的声音,这一刻,杀意滔天。

夏成的识海之中,元神小人身上开始涌现出无尽的灰雾,几乎在瞬间就破去了首座的元神冲击,重还识海一片清净。

与此同时,夏成的元神小人开始生长,稍稍长高了些许,元神之力也随之强了许多。

“毁灭巅峰!”

夏成心中呼喊,在首座的重重压迫下,他终于突破了天地灵体境界,来到了毁灭巅峰的层次。

这也等于是毁灭巅峰的大乘,先前击杀那人的,便是这股力量。

“去!”

巅峰的毁灭之力,威力强了数倍,此番终于轮到夏成来反击了。

“刷!”

夏成的眉心中射出了一道缠绕的灰雾,化为利剑,朝首座那庞大的元神射去。

“混蛋!”

首座瞬间面临了三方攻势,口中咆哮了一声,撤去了另外两边的力量,全力攻向了夏成。

此刻他已经识出了毁灭之力,面对八荒魂技,自然不敢大意。

“轰!”

首座全部的魂力都投入了对抗毁灭之力之中,两者剧烈的碰撞,一时间居然僵持不下。

大音希声!魂力的碰撞只能带来无形的冲击,并无真实的声音。

空间却因为元神之力而荡漾出丝丝波纹,明显受到了影响。

“噗!”

另一边,君莫为与林山二人的元神冲击已然到达,没入了首座的元神小人之中,引得其身躯一颤,稍稍透明了几分。

首座此刻是在以元神本体硬抗。

“天地灵体,果然强大,不过你还是太嫩了!”

首座看着夏成逐渐涨红的脸色,狰狞笑道。

夏成元神之力刚刚晋升,就参与如此剧烈的战斗,其蕴含新变化的元神根本就承受不了太长时间。

首座只要挡住了当下,便能抹杀夏成。

元神的比拼,除了威力外,也得看底蕴。

硬生生承受了君莫为二人一击后,首座无奈把元神收回了识海,虽然元神威力有所下降,但依旧可以与夏成抗衡。

“该怎么办?”

夏成此刻内心有些着急,原以为突破就有希望,没曾想依旧撼动不了面前之人。

元神突破之后通常都需要蕴养一段时间,如他此刻这般,元神小人所承受的压力太大。

“小子,不用挣扎了,今日你们谁也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首座出言为自己壮大声势,心中却是在暗叹,面前之人确实有些难杀,怪不得自己那些手下一个接一个的死在夏成的手中。

光凭他此刻的元神之力,就足以灭杀还虚境一重巅峰的强者了。

想象的同时,首座的心中也很是后悔,他的身躯力量恢复极快,但元神力量却有些缓慢,到现在元神强度也不过是还虚境二重中期罢了,故此才会被夏成的毁灭之力拖住。

如果早知有此一战,他必然想办法快速把元神力量修炼上去了。

“首座,你以为没人能杀得了你吗?受死吧!”

就在首座有心把夏成耗死的时候,君莫为与林山的声音再次出现。

林山依旧进行元神攻击,而君莫为则是找准了机会,服下一颗丹药后,双臂再次挥舞向天穹,咆哮道:

“捏天决!”

“什么?你在自寻死路不成?”

感受到随着君莫为接引而至的庞大力量,首座的语气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慌乱。

捏天决!这可不是说笑的。

君莫为再次施展,必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我的命是夏成在十年前捡回来的,早应该逝去,今日只要能将你这余孽击杀,纵然失去性命又能如何?”

君莫为一边积蓄手中的力量,一边出言说道。

“君莫为前辈……”

夏成听到此言,面色微变,眼中带上了敬意。

这算不上什么豪言壮语,却能突显君莫为对抗拓跋家族的决心。

当初大难不死的战将,再遇故敌,自当如此。

“夏成,你与林山找到机会就赶快离开,决不能让他的阴谋得逞!”

君莫为朝夏成道了一声,此刻脸上已经显现出不顾一切的神态,从上空接引而来的力量,逐渐宣泄而去。

“轰隆隆!”

捏天决释放出的力量骇人至极,可以抵得上首座的全力一击,若是不与夏成僵持可以抵挡,但是此般情形,首座有苦自知。

一旦撤去元神之力,他的元神就会受到毁灭之力的重创,但若是对捏天决置之不理,他的肉体就会受到重创。

没有分身之泪,他难以抉择。

不过最终只能选择后者,元神之力决不能撤,元神重创,甚难恢复。

“哗……”

首座以身躯强行忍受了捏天决力量的冲刷。

其身躯就如同鞭炮一般,身上不断的爆炸开来,被强横的天地之力疯狂摧残。

除此之外,捏天决还将交战之处化为了战斗的洪流,一时间在场四人都被四处爆发的力量给击飞了出去。

首座与夏成的元神交锋,也被强行终止。

四人全都倒在了地上,空中弥漫着的天地力量,彰显了这一战的惨烈。

夏成三人对抗首座一人,也没能暂时多少优势,况且这其中还有着与首座同等层次的上古强者君莫为。

若是没有君莫为,单凭夏成与林山二人,今日基本没有希望可言,不过有了君莫为,也是希望渺茫。

因为战斗中央的地带,一个浑身浴血的身影正在逐渐站起身来,口中还发出有些癫狂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君莫为,没想到你这强弩之末,也有重创我的机会!”

首座身上带着严重的伤势,鲜血之下似乎只能看到一个人形的骨架,且恢复缓慢。

捏天决力量的层次与强度,远非飞天剑法可比。

纵然是天地灵体,在此等力量之下也有些无力,仅有夏成身上的不死天炎才有可能快速恢复。

“夏成,你带着林山快走!”

见捏天决没能击杀首座,君莫为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且发出虚弱的声音道。

“君莫为前辈,我不能丢下你不管!”

夏成摇了摇头,此刻又怎能抛弃君莫为?

“呵呵,放心,纵然你想走,也走不了了!”

首座突然冷笑了一声,同时浑身浴血的身躯弹射而起,朝着一处方向冲了过去。

虽然遭受重创,在夏成三人手中吃了大亏,但首座好似还有着强大的力量,甚至是莫名的信心。

夏成勉强抬起手臂,想挡住这一击,虽然知道自己能吃下这一招的后果,但是,自己身后就是兄弟,自己怎么也不能后退半步。

“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OjDRJZoODJ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