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两张嘴一起吸 好涨好大太深了

此时的牧若看着拥吻的二人,嘴角抽搐了几下,这黄毛居然想占我老大便宜?!刚想上去一个踢腿踹走相良,忽然被一双粗糙的大手拽住衣领,回头定睛一看,不知何时那个长袍猛男已到她身后。

“相良,别玩得太过。”智司好意提醒一句,把牧若拽到身后丢进开久人群里去,牧若一下子栽到了肉墙上,双手被人牢牢囚住,动弹不得,连别在腰间的防狼喷雾都被搜走。

她虽然是和组织第一少女杀手是一个组合,但并不代表她强啊!老大负责前面抗刀,她负责在背后开骂,牧若人怂嘴不怂。

清瑶很快从最初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好啊,这小子居然敢强吻她!腰部发力迎了上去,露出牙齿反向狠狠的一咬——皮肉组织被硬物分裂的响声,黏黏稠稠,听了都痛。

相良推开她,猛地捂住自己流血的嘴,气急败坏的抡起拳头直冲清瑶门面:“啊……你这个女人,不给点教训是真不行!”

“教训?”清瑶一个闪身灵巧躲过,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出拳直打在相良的一只眼眶上,趁他错愕时单手搂住他的脖颈,掏出别在腰上的匕首,对智司喊道:“你是老大吧,放了我的朋友。”

众目睽睽之下,开久以卑鄙着名的二把手居然让一个女人挟持,而且毫无还手之力,相良的脸可谓是丢大了。

智司一个眼色,牧若便被推搡的到了她的面前,交换过程很顺利,前面是开久的人,后面是开久校区,这两个女人还能跑到哪里去?

“你好,我叫竹原清瑶,上面安排的转校生,没想到开久这一届的素质这么差。”清瑶说着,牧若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也挑衅的附和,好像刚才被挟持的不是她一样:“恐怕也只有欺负千叶这种乡下女人的本事,喂,我说你们开久霸王的称号该不是跪地哭求别人施舍你们的吧。”

相良第一次被人如此挑衅羞辱,何况对方还是个比他矮一头的女生!狐狸一般的眼眸充满仇恨的灵巧的转了一圈,眉毛随着话语灵活的转动着,带着不可思议的说:“你们就是上面派来的转校生?”

四目相对,在这个阳光大好的晴天,一个不良做派十足的男人对阵一个表面上软萌的女生,火光四射,刹那间闪电卡擦,仿佛战争将要一触即发……

经过上午那出闹剧后,两人已经办好手续领了校服书包和校牌,杂乱无章的教室此时只有牧若和清瑶两个人,牧若一边咬着巧克力,一边玩自己的小iPad,仔细看屏幕上方,新加了一个小型指南针,正中间是一栋建筑模型,随着少女青葱手指的放大缩小,不难看出模型就是这所学校。

“你一上午都在搞这东西,有些眉目了吗?”清瑶拿着望远镜仔细观察足有半人高杂草乱窜的后操场,那是不良们聚集狂欢的聚集地,不同于其他人随地可坐,两张一长一短的沙发足以彰显所坐人的身份。

牧若不断敲击着屏幕,两个界面来回切换,终于松了口气说:“不行了,小机器人没充电,只能浏览学校大概的的地形给我,不能再细致,现在没电了,停在老师办公室里不能动,我去拿回来。”

清瑶听她松了口气,以为事已办成,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愤恨的咬着带着相良牙印的唇说道:“该死,老娘一定要报复他,此仇不报非清瑶!”

牧若耸了耸肩,清瑶因为上午的事誓要和相良猛结仇,了解好友兼老大的性格,也并未阻拦,反正她有了防范,再者说相对于强吻,若是堂堂一个杀手搞不定一个不良少年,才是真丢人吧。

开久因为是和黑道有联系的高校,常年不收女生,女用卫生间已经荒废,被锁死,清瑶只好去男卫生间,两个正在方便的男生看着大摇大摆进来的清瑶吓得东西都没放回去就要拉链,不断捂着裆下哀嚎的快步跳了出去,此时开久都知道这个女生不好惹,自然是不敢动她半分。

翻出来一个大桶,水龙头拧到最大灌了一半的水,清瑶撸起袖子十分女汉子的推着到了正对着操场上不良少年聚集地方的三楼,几近破颜的奸笑说:“相良猛,这就是代价!”

五指向前一推,巨大的水柱顺着三楼的高度倾泻而下,在晴天里突然形成了一道小彩虹,直直的泼向相良。“哗啦”一声,刚刚还在桀骜不羁,盘算着怎么整清瑶的相良,突然变成了落汤鸡。

突如其来的一击,让不良们面面相觑,搞不清状况,就连一旁的智司也疑惑的看着发生的一切,复而才扭头看向三楼微微一笑,美好的近乎梦幻的少女——仿佛刚刚泼水的不是她。

相良双眉紧锁,眸中散发着接近暴怒的光芒,戴着各种戒指的手胡乱的抹了把脸,看向少女所在的位置,一个跳身翻过一楼窗户冲了上去,智司怕相良吃亏,紧跟在他后面。

清瑶跑的很快,只留给相良一个目及手不及的距离,突然闪身到了一间她早已布置好的教室,相良刚进去疏于防范被钢管绊倒在地,即将倒下之时条件反射的转身拽住在门后幸灾乐祸的清瑶,猛地把她拉进怀里。

相良可没什么怜香惜玉,只是单纯的想把她拉到下面做垫背的,可无奈没有时间再把她垫在身下,身体悬空倒下,条件反射的搂紧她。

“噗通”一声,两人坠地。

因为惯性,清瑶毫无防范的栽在他的身上,两唇因为惯性,再次相碰。

一旁看热闹的智司和牧若,两人对视,牧若尴尬一笑,自觉丢人的捂着脸慌忙逃走。

老大,你也太丢人了!还杀手呢?幼稚园糖果杀手还差不多!整一个不良少年,居然又把自己搭进去了,扶额做欲哭无泪状。

相良的怒气忽然烟消云散,自己也觉得奇怪,还带着流氓笑意的向上努了努唇,更加贴近她的唇,而身上的清瑶被打击的失去知觉,脑袋里只环绕着一句话:偷鸡不成蚀把米。

到了家中,清瑶魂不守舍,看来今天给她的打击太大了,黑帮里的天才少女杀手,失败率仅仅30%,而这30%有一半归结于自己搭档的大意,单单以综合评分来说,她的职业素质甚至高出了同行成年人的50%,这样的一个少女,竟然被普通不良少年强吻了两次,,而且还是在同一天。

传出去,她还怎么混?!

不过清瑶也没想到,她才不足18的年龄,自然有些稚嫩,始终还是个小朋友的性格,天有不测风云也正常,可现在清瑶完完全全把相良当成了对手。

“相良猛,我竹原清瑶和你势不两立!”清瑶猛地站起来,泄愤似的猛地拍桌子,力气太大却把自己弄疼,蹙眉捂着小手吹气:“啊,好疼好疼~”

正在对面吃饭的牧若被她这举动吓了一跳,险些噎住自己,不停地咳嗽敲胸脯。

此时正在家里吃饭的相良也有些魂不守舍,平常很喜欢吃的外卖餐点也变得不那么可口,脑海里不停失控的回想今日的两个吻。

第一次是他强迫的吻,第二次却是那丫头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垫背之吻。

他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唇瓣,传来丝丝轻微刺痛,清瑶咬伤的地方还没好,看上去有些激烈的美感,啤酒入喉,随意摆弄着手机,却在想明天将要如何整治那个丫头。

开久真是变成了越来越好玩的地方。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OjDQIwsODI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