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一受n攻有哪些 哪些情况男生容易硬

我是不是幻听了?请告诉我,这不是事实。

——三禾

艺术回廊。

由于是暑假,所以前来观看的人有点多,大都是高考完的学生。

回廊里摆放着各种艺术作品,剪纸、绘画、摄影,还有一些手工艺小饰品摆放在两边贩卖。

几人来到门口,北司突然灵机一动,开口道。

“人这么多,我们几个扎堆走也不方便,要不然这样吧,我和子枫一组,小余带着于浅逛,之后我们手机联系。”

“不行,我……”

子枫来不及说完,就已经被北司往另外一个方向推着离开,最后只能摇摇头,一脸生气地看着北司。

“为什么要我带他。”

方余小声念叨着,却被于浅恰好听见,于浅也不恼,拿过方余手上刚收好的伞,有条理地把它折叠好。

“你不会就打算带我看看门口吧。”

“如果你愿意,我也不介意。”

方余刚说完,被后面的一个小孩撞了一下,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地朝于浅怀里扑了过去,反应过来时,抬头一望想说对不起,恰好和于浅对视。

几厘米的距离,方余耳边能清晰地听见于浅的喘息声,急促而有规律。

“对不起,现在的小孩也太闹腾了,走路都不小心一点,要是摔着了怎么办。”

“对,大人也不仔细照看着。”

两人立即站直了身子,脸颊微红,口不择言的说着。

“我们要不从这边看吧。”

“嗯,依你。”

于浅说完,才觉得不对劲,自己什么时候说话变得这么矫情了!

方余抿嘴一笑,走在了前面。

另一处,北司和方子枫躲在角落里看着刚才那一幕,甚是震惊,方子枫差点急的跳出来,被北司及时制止,要不然估计这会儿,于浅都该住院了。

“你看你看,我就知道他不是好人,这下被我抓到把柄了吧。”

方子枫生气的看着于浅的背影,气不打一处来。

“这也不是他的错呀,要不是他在,估计小余现在已经和地面打照面了对吧。”

“我不管,就是他的错。”

“好了好了,快跟上,要不然就找不到他们了,人那么多。”

“等等我,我也要去。”

方子枫叫喊着,快速跟上北司的步伐。

方余一路面红耳赤,微烫的脸颊不见丝毫,假装平静地给于浅介绍着这儿的一些故事。

“小时候听我妈说,这儿曾经是哪位诗人来过……”

于浅慢慢的跟在方余身后,实则并没有在听,全部注意力都在方余身上,方余一个转身,再次和于浅对视,急忙转移视线。

“对了,你什么生肖来着,我带你去看那个剪纸吧。”

“生肖?好像是牛。”

“怪不得脾气那么倔。”方余小声说道,立马又绽开笑颜:“走吧,往那边。”

于浅还处于半蒙圈状态,见方余改变了方向,便也跟着走了过去。

“呼~方余,冷静下来,刚才都是错觉,是意外,于浅怎么会是在看你,你忘记他怎么怼的你了吗?”

方余快速走着,不时在心里冷静分析,自我安慰道。

不一会儿,两人便来到了一个剪纸摊,方余亲切地说道。

“张叔叔,给我剪一个小牛吧,对了,北司是不是也属牛?”

方余把目光转向身后,于浅假装高冷的回答道。

“嗯,不过我不要牛,我要只老虎。”

“你不是属牛吗?要老虎干嘛?”

“这个你别管。”

“行吧行吧,张叔叔,再来只老虎,同样是牛,怎么北司就这么暖,唉。”

方余声音越来越小,听的于浅有些迷糊,身子不由得往前靠了靠。

剪纸摊位的男子抬头看了一眼方余,又瞥了一眼身后的于浅,不时打趣道。

“怎么,带你男朋友出来逛逛?你妈妈竟然舍得把你嫁出去了?”

男朋友?

方余迷茫地朝于浅望了望,急忙解释道。

“不不不,叔叔,他就是我大学同学,不是你想的那样。”

张叔叔笑意更浓了,也不言语,开始了手上的工作,三下两下,一只老虎便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于浅暗自发笑,看着方余解释的样子,嘴上不免多话。

“叔叔,阿姨把她看得很紧吗?那我岂不是得努力了。”

于浅一说话,激起了张叔叔的兴趣,继续打趣道。

“你是不知道,从小到大,但凡是她姑娘身边有什么靠近的男生,她妈妈都回去打听的一清二楚,女儿宝贝着呢。”

张叔叔说完,又抬头打量了一下于浅:“小伙子,看你这样子还不错,加油。”

方余目瞪口呆地听着两人的对话,又不好多解释什么,一时没忍住,一脚踩在于浅的鞋上,轻声训斥道。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我错了,你松开。”

于浅迫于脚上的痛楚,败下阵来,张叔叔见两人打闹,也不便打断,将两份框好的生肖剪纸,放在了桌子一角。

方余余光一瞥,拿起,准备用手机扫码付账。

“叔叔,这个多少钱来着,有没有涨价呀。”

“算了算了,就当我送给你们的,他是第一次来吧,就当送个小小见面礼。”

见面礼?

于浅见势,抢先回答:“谢谢叔叔,你的手艺这么好,一定会招揽到更多生意。”

“小伙子真会说话,好好玩,晚上可以逛逛夜市。”

方余见两人一唱一和,自己竟插不上话,再次对于浅的脚实施了惩罚,对张叔叔笑道。

“谢谢叔叔,那我先走了,有空再来看叔叔。”

“去吧去吧。”

于浅随之也笑道,以示答谢。

方余站在一个转角处,等着于浅跟上,看着手上的两份剪纸,真想直接扔掉。

手刚扬起,剪纸就被于浅给抢走。

“怎么,刚拿走就不想要啊,给我给我。”

“你还好意思说,谁是我男朋友了,不知道成年人说话要负责的吗?”

“我没说我不负责。”

“不和你闹了,再逛一个地方我们就回去吧,刚才我妈还在问多久回去。”

方余看着顿时一脸正经地于浅,着实被吓到,只能败下阵来,轻声说道。

“我没闹。”于浅没有移动步子,转而盯着方余,一字一句地说出。

“愿意让我负责到底吗?”

方余瞪大了眼睛,一下慌了阵脚,面对于浅突如其来的表白,竟不知道如何面对。

“我……”

方子枫站在不远处,感觉到了不对劲,趁北司没注意,一个劲儿地跑了过来,拉起方余就走。

“姐,妈叫我们回去了。”

于浅想要上前抓住方余的手,却只是停在了半空,方余低着头,和北司擦肩而过之际,轻声说了句。

“你和他待会来吃饭吧,我们先回去准备准备,地址待会我发你。”

“嗯。”

北司回应着,转身看着一旁发愣的于浅。

(//)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NnjRI1wNjI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