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古代小说娇吼低喘硬挺 小夹子夹在小奴的花蒂头

看着罗曼昂首阔步的走了,霍南斯丁又赶紧把自己的脸又贴回玻璃床上。

其实围住新人的人潮丝毫没有减退——只是他心里作怪。

等到罗曼下楼梯的声音远去了,他的手才在玻璃上渐渐滑下来。

看着罗曼从身边经过,手里拿着两个装了酒的杯子,沙蒂法还特地认真的看了他几眼,她看着罗曼冷着脸离开宴会又看着他拿着酒杯回来。

“你怎么又回来了。”

就连罗曼的兄长们都觉得很不可思议,罗曼说一不二,不给脸就翻脸的人竟然走回来了,还带了酒杯?

“我给罗贝尔克敬酒不需要你们同意。”

罗曼大步踏过婚礼的红毯,他记得当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罗贝尔克拉着他的手走过红毯和新婚的弗利翁敬酒。

罗贝尔克说。

别闹脾气,弗利翁一辈子只有一次机会喝这个酒,错过了就没有了。

错过了就没有了?

之后那次罗曼在盛大的婚礼上大闹一场,名声大振。

想到这些陈年旧事,罗曼突然勾起嘴角笑了,一辈子只能搅黄一次的婚礼,一辈子只能喝一杯的酒。

“谁规定人一辈子只能有一位伴侣……”

罗曼碎碎念到,他可记得他孩童之时在弗利翁的婚礼上,大声嚷嚷这句话。

他讨厌弗利翁的妻子。

那时全场哗然,罗贝尔克转身反手刮了他一耳光,他现在都记得那个滋味——被打得两耳嗡鸣。

有些错误教训一次就够了。

往事历历在目,罗曼看着围着罗贝尔克的人群。

他也就无意说了一句——罗贝尔克今天怕是会烂醉如泥。

没想到灵验了一半。

罗曼把香槟杯叼在口中用牙齿咬住,他腾出一只手把团团围住的人群有些粗鲁的拨开,人群一片被冒犯的不满声。

他记得自己小时候捂着脸等了很久才等到他们敬酒,现在他可以光明正大的拨开人群去抢先敬酒,这就是历史的车轮。

不,是家族的地位的升格。

“没想到我还真的等到了……你小子这杯酒。”

罗贝尔克的眼角有些发红嘴还是保持礼节的微笑,闻到他身上那股浓烈的酒精味,罗曼把叼在嘴里的酒杯拿下。

“早知道我晚点下来。”

罗曼喝了一杯酒,他帮霍南斯丁喝了,他只答应了代霍南斯丁来一趟,霍南斯丁也是个急蒙了的傻子,他什么都没有要交代。

看着罗曼喝了一杯,很久以前的小矮子长高了,变成了比他高的青年。

罗贝尔克掐了掐自己的太阳穴,时间过得飞快,他刚想顺着罗曼喝下去的酒把自己的酒喝了。

“等一等,刚才那杯帮是扫兴的人求我的,这一杯是你唯一一杯婚酒。”

罗贝尔克那一耳光教会了罗曼一个道理——有些话不是不能说,是不能在特定场合说。

罗曼打断他,示意他不用跟进。

罗曼举起酒杯,香槟在酒杯里面冒出星星点点的气泡。

“切…还有哪个扫兴的人?”

因为喝得有点高,罗贝尔克细细的抿了一口酒便把酒杯放下,罗曼并不会为难他。

罗贝尔克有的是酒喝。

“霍南斯丁在那,但是他下不来。”

罗曼朝远处努努嘴,他余光看见袭瑞姆目光闪了一下。

“你小时候打我的耳光我还记得。”

罗曼一饮而尽,他听见罗贝尔克呛到剧烈的咳了几声。

“还记得?咳咳咳!”

罗贝尔克在剧烈的咳嗽中记起了罗曼说的是什么事情,他心里有些后怕罗曼有什么后手。

“当然记得,这杯不敬你,敬你。”

罗曼把喝空的酒杯转身指向袭瑞姆,示意他这杯敬的是家族里的新人,以后袭瑞姆就是家族里的人了。

“什么时候这么油嘴滑舌了……”

看着罗曼敬了杯酒给自己的新娘,罗贝尔克看着罗曼那吊儿郎当的样子,不可置信的摇摇头。

谁能想到,罗曼,竟然会把酒敬给巴别塔家族的新娘。

“谢谢你,代我哥哥来一趟。”

就在罗贝尔克在不可置信的摇头感叹的时候,他身边因为婚礼十分安静的新娘突然说话了。

她举起酒杯,她在宴会开场来酒杯一直没有空。

很显然袭瑞姆不经常喝酒,罗曼就垂着眼看着袭瑞姆尽力的把酒喝完。

他也不指望一个连女孩的脸都不给露出来的家族,家族的女孩多么会喝酒。

他看着袭瑞姆喝完轻轻的锤了一下心口,看得出她已经过量了。

袭瑞姆深深吸了口气,平息冲上脑的酒精。

“你就把他当做父辈就行了。他脾气好着呢,比我好太多。”

弗利翁的年龄和罗贝尔克的相差无几,也就是说罗贝尔克比袭瑞姆的年龄大了一圈。

罗曼拿着杯子指着罗贝尔克说,当父辈来看。

罗贝尔克拧了一下眉头,这句话也只有罗曼敢说出来。

“那我是个不合格的女儿,哈哈哈。”

袭瑞姆很快的接到,罗曼的话可不好接。罗贝尔克嘴边略过一丝笑意,罗曼抬眼看到了。

“滚吧滚吧,回你的楼上去,什么话都敢说。”

罗贝尔克揽过袭瑞姆的肩膀,对着罗曼做了一个驱赶的手势。

“记住了,别对他太好,他会适得其反的人。”

罗曼抿了抿嘴,把杯子着重的指了指罗贝尔克。他听见罗贝尔克磨牙齿的声音。

他就喜欢看见罗贝尔克想揍他却不能如愿的表情。

敬婚酒也就这些事情让人愉快。

不过看起来看起来,罗曼扫了一眼袭瑞姆。

罗贝尔克挺喜欢袭瑞姆的,男人的动作是不会骗人的。

送走了罗曼这不确定因素,罗贝尔克松开手叹了一口气,他妻子的年龄和沙蒂法是一般大,,他也是无意识的把手搭上去的。

他会下意识的对她做出保护的姿态。

“他没有恶意的。”

罗贝尔克眼中,袭瑞姆和沙蒂法近似,他没意识的摸了一下袭瑞姆的头发。

“……和我哥哥一样,故作轻松。”

袭瑞姆轻轻摇头把他的手抖掉,其实她并不是很习惯和生人接触,她最亲近的异性是霍南斯丁。

即使是罗贝尔克,她也并不见得习惯。

“少喝一点吧,你喝了很多……”

由于家族习俗不同,酒罗贝尔克是一杯杯的喝,袭瑞姆喝的屈指可数。

她看着罗贝尔克发红的眼角,布达家族的男性似乎都比较强势,他们不喜欢示弱。

这和巴别塔家族可不同。

“今晚不喝完,以后没法过了。”

罗贝尔克擦了擦嘴角,今晚扛也要扛过去。感觉到袭瑞姆一直在抓着他的衣角,就像沙蒂法小时候躲在他身后一样。

“那,那我也可以喝啊……”

虽然话是这样说,袭瑞姆还记得刚才那杯酒下肚那种身体一瞬间轻飘飘的。

罗贝尔克没有回答她。

霍南斯丁像是脆弱的云,比她还容易流泪,袭瑞姆总在自己哥哥面前强打精神。

罗贝尔克给她的感觉,像是山,山很稳重不经常有情绪,让她想去依赖。

听着罗贝尔克与别人碰了碰酒杯,玻璃杯清脆的声响,他又揽过她的肩膀,她瞬间僵硬,皮肤溅起一层鸡皮疙瘩。

你哪喝得了多少……

她听见罗贝尔克心里说。

……

罗曼回到霍南斯丁藏的房间,发现霍南斯丁又蹲在墙角抱着头。

怂包。

罗曼磨了一下牙,这对兄妹性格真是迥异。

“袭瑞姆看到你这个怂包样子会伤心。”

罗曼扯扯嘴角说到。

“……你闭嘴!”

罗曼可以听到霍南斯丁埋在臂弯里面发抖的声音。

“你不知道我多么害怕你的家族!怎么样的女孩才能在你的家族生活!她只是一个!”

霍南斯丁爆发了,他不能接受自己的妹妹就这样嫁了,他接受这个信息的时间很短暂,他根本无法消化过来。

“她比你坚强多了,看看你!像个女人!”

罗曼一咬牙,牙齿咯吱咯吱的,他手里的酒杯猛然摔在地上。

玻璃渣飞溅。

霍南斯丁被声音惊到了,声音抖了一下。

“我知道!她一直都比我坚强,我不坚强……”

就在罗曼想发作的时候,霍南斯丁漏气了,罗曼本来想把霍南斯丁拎起来抽一顿的。

之后罗曼的怒火也被霍南斯丁一阵抽泣声给降下了。

这对兄妹的性格反了!

“恶心!”

罗曼转过头踢了一脚玻璃碴满脸的厌恶,他万万没想到霍南斯丁真的能拉下脸哭出来。

这对兄妹就是上帝的奇葩杰作,性格掉转了。

……

兰泽瑞姆一下课就冲出了教室,密斯特小姐真是给了她一个惊吓。

这个惊吓蔓延了除了0字头的所有班级。

兰泽瑞姆冲进特蕾沙教室的时候,她的架势把这个安静的班吓了一跳。

看着兰泽瑞姆几乎是爬上她的桌子的,特蕾沙看着兰泽瑞姆的金发因为汗水直接贴在脸上,她的指甲抠在特蕾沙的桌子上发出嘶嘶的响声。

“兰泽瑞姆在疯狂的喘气,特蕾沙给她扇风。

“今晚你有空吗!”

兰泽瑞姆那种迸射的声音,吓得特蕾沙抖了一下。

今天究竟怎么了?!

“……这是罗曼的座位。”

特蕾沙冷不伶仃的来一句,兰泽瑞姆以往看见罗曼那简直是神经过敏。

“别说这个!今晚有空吗!”

听到罗曼兰泽瑞姆声音都不抖,不正常啊,特蕾沙拧着眉头想到。

“有啊,怎么了?”

看到友人两眼放光的样子,特蕾沙觉得事情不简单,她有些谨慎的说到。

“帮我值班,就一次!好不好,就一次!”

兰泽瑞姆那饿虎扑食的样子吓得特蕾沙从椅子上窜了起来。

什么事啊,这么凶狠……

“可以可以……”

特蕾沙答应了,兰泽瑞姆才把她的爪子松下来,看着特蕾沙和颜悦色的嘿嘿笑。

“变脸很快啊。”

特蕾沙滑进自己的座位上,看着兰泽瑞姆这个时候才撩头发给自己扇风。

“这不是很急吗……”

兰泽瑞姆直起身子才发现整个班的人都盯着她,看得她心慌慌的。

“酒馆班都值不了,着急啊……”

特蕾沙看着兰泽瑞姆别扭的在绕头发。

“那不是你的饭碗吗……”

特蕾沙小声说到,她可是知道兰泽瑞姆有时候是很拮据的,吃不上饭那种。

德玛因派的她很能理解这种,被生活逼疯了的感觉。

她毕竟是在阁楼住了很多年的人。

“所以求你帮忙啊,旷了工就没工作了……”

兰泽瑞姆握着特蕾沙的手郑重的说过。

“啊,我去酒馆啊……”

特蕾沙惊了,她也后知后觉,她竟然答应了去酒馆帮忙了,她就不应该这么草率答应。

“就一次就一次……”

兰泽瑞姆做了一个请请的手势,特蕾沙此时骑虎难下。

“没事没事,那天晚上酒馆安静得很,除了你们的班都统一做升阶测试,人影都没有。”

兰泽瑞姆安抚特蕾沙,看到兰泽瑞姆回答的这么快,兰泽应该不会骗她。

“……我不会调酒啊……”

特蕾沙说,是,她是赌城出生的,这并不代表她很懂得酒馆的事情,她呐呐到。

虽然她似乎对什么都游刃有余,看起来是的。

“没事没事,我教你。两小杯威士忌加一大杯麦酒,摇一下就是旋风。记住啦,直接上别理他们点什么。”

看着兰泽瑞姆一边说一边往门口走。

“站住站住!我没记住啊!”

特蕾沙一看不对路,刚想站起来,兰泽瑞姆一抬脚。

溜了。

“不会有人的,放心吧!”

兰泽瑞姆跑走了,看着兰泽瑞姆就这样留了个烂摊子,听着她那话。

“那有怎么办啊!”

特蕾沙追出去,就怕那万一,就像兰泽瑞看见白色衣服就发抖看到银色头发的学生就联想到罗曼一般,特蕾沙总觉得酒馆会勾起不好的回忆。

“你想太多了!”

兰泽瑞姆已经冲下楼梯了。

“你可以的!”

看着兰泽瑞姆对她遥遥的竖了一个拇指,特蕾沙嘴角抽了一下。

她不可以。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NnDRr1rNDZ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