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软萌受甜宠文有h养成 绑架两个老师作文

第七滴雨

人死了,记忆却会一直活着

杰维尔和“梅米”对外声称葬在影军某分部的山坡上,其实他们真正的下葬地点是在童年为奴时的那口井附近,那一带的别墅都被影军买下做为山中分部。

自从“梅米”和杰维尔丧礼那天,已经过了四年了。

梅在杰维尔忌日这天穿着黑裙来为他献花,她身后一群影军的伙伴也一一上来献花,但他们都待了一会就走了。他们没有梅这么闲,无法那样一直守在杰维尔墓前。

梅一动也不动持花站在墓前,眼泪不受控制的掉几乎已经变成一种习惯。没有意识的,甚至连听见杰维尔的名字或是看见他的遗物也会。

杰维尔的死像是一场炽热的燃烧,滚烫而深刻的在梅灵魂中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眼前黑纱微微模糊了眼前墓碑上杰维尔和梅米的名字。

梅米,那是梅从前的名字。

当初百莉儿拿出了最关键的两个石头“人鱼之声”与“魔鳞之型”。魔鳞之型完美的塑造出一具和梅一样的身体,也就是丧礼上那具;人鱼之声将“梅米”这个死咒锁定的名字牵引到那具身体里,再配合各种材料还有挚爱之人的全副内脏──杰维尔的内脏,完成第一部份的解咒。

第二部份的解咒则是那场欺瞒众人的丧礼,那场丧礼决定了魔鳞之型所塑的尸体能吸收多少死咒。越多人认定”梅米”已经因死咒而死,就越少死咒的效果到梅身上。

其实从这个利用“名”以及“众人信念”两个元素解咒的方法,就可以看出这个死咒还有这解咒方法究竟有多古老。

要知道现在已经很少人在用“名”和“众人信念”这两种魔法了。

丧礼很成功,但百莉儿和提娜与高层这些协助解咒的功臣还是知道真相,所以梅多少被死咒摧毁了一部分肺脏和肝脏,跟预料中一样无法飞行了,但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那个解开死咒的方法还让梅沉睡了三年,也夺去了“梅米”这个名字的所有牵绊。

例如侍者契约。

梅当初没有解除侍者契约是希望别让瓦尔柏担心,想让他知道自己还好好活着,却反而弄巧成拙。梅和百莉儿他们都没想过侍者誓约竟然也是锁定“名”的一种古老契约,“梅米”这个名字死去,侍者契约也对瓦尔柏宣布了死亡的消息。

最后提娜决定不要告诉瓦尔柏,以免丧礼到时出了问题、梅失去太多内脏无法存活,那就前功尽弃。

梅之后才知道原来提娜他们一直是知道杰维尔这计划的,就算杰维尔没有露出任何马脚,他们还是知道杰维尔会那样做。

“我们早就知道杰维尔会那样做,也希望活下来的是杰维尔不是妳,但我们都一百多年好友了,做不到去阻止那样不顾一切只要妳活下去的他。”提娜这样说道。

而当初从百莉儿口中得知真相、怀中拥着杰维尔尸首的梅米也真的打算陪杰维尔一起走,她是认真的。

反正梅米这辈子也杀了数千人,她要和杰维尔一起下地狱。

可是百莉儿像早料到梅米会有这反应似的,她递给梅米一个黑包裹,那包裹一打开,梅米的眼泪又不受控制扑簌扑簌的掉。

那是杰维尔很久之前做给她的那个时钟,时钟雕塑上小时候的他们手牵手,紧紧交握的手掌下是圆圆的时钟钟面。当时看只是个装饰品的钟,此刻意义却无比鲜明。

杰维尔在用这个钟、这个遗物对梅米说──

即使我们被时间相隔,我还是会一直牵着妳的手,就像小时候那样,我会在过去的记忆里一直陪妳走下去。

时间那边的杰维尔已经不会再变老,而时间那边的自己却得继续走下去,但即使这样天人永隔再也无法说上一句话,杰维尔还是会这样一直牵着自己的手守护自己。

人死了,记忆却会一直活着。

那时的梅米抱着杰维尔哭到无法自己,终于配合百莉儿完成了解咒。

*****

刚睡醒的百莉儿睡眼惺忪的从床上坐起来,揉揉眼转身又要躺下去却被亚岱尔一把接住让她坐起来。

“……我想继续睡。”百莉儿露出可怜兮兮的神情,不解亚岱尔为何阻止她。

亚岱尔静静的站在那,一身白西装笔挺,”妳昨天说今天要早起处理梅米……梅的事情。”

“对,”百莉儿恍然大悟,”那家伙醒来后都一年了,去见瓦尔柏了没?”

“还没。”

“一年了,她到底在干什么?”

“根据影军的说法,梅身体很不好,复健花了一些时间,剩下的时间很大部份是守在杰维尔墓前,或者是在训练新兴飞行师和商人。”

床单上有着从窗外照入的阳光,被窗户分成了一格一格的,百莉儿望着那图案发呆,想起了杰维尔死前恳求的两个愿望。

“我要和梅米的名字一同下葬,”杰维尔一双黄眼中有着面临死亡时少有的平静,黑色的瞳孔像是黄眸中的漆黑石子,”我们说好要一起活着一起死去,既然做不到,至少让我的尸首和梅米的名字一同下葬吧。”

于是百莉儿依约让杰维尔和承载”梅米”之名的尸体一起下葬,这是第一个愿望。

第二个呢?百莉儿眨眨眼。

第二个愿望她现在才要去帮杰维尔达成。

*****

梅一直以为当自己三年后一睁眼,第一个映入眼帘的会是瓦尔柏那熟悉的冰蓝色眼眸,没想到却是狄果、克劳德、提娜这些熟人,就是没有她最想见的那位骑士。

克劳德一见她醒了就马上扑过来,绿眼中满是庆幸,“梅大人您终于醒了,我以为妳永远醒不过来了。”

提娜看梅一脸迷惑,似乎不懂这影军外人的国家飞行师为什么会出现在影军总部,于是解释道:“克劳德是我们国家飞行师里的长期卧底,被选为接替妳战地运输的接班人。”

提娜手心向上一翻指向狄果,“这位妳应该不陌生了,是妳找回来的名商狄果,现在影军的商人的大头子,是彻底改善我们的大功臣,目前位列最高层。狄果、克劳德都签了影军的魔法契约,都是自己人不用担心。”

高层的老朋友都来床边拥抱梅米,他们唠叨几句就让才刚从长眠苏醒的梅休息了,人潮渐渐散去。最后提娜在梅手心放下那个瓦尔柏替棺中“梅米”戴上的魔晶石戒指,没说什么就走了。

房间中只剩下狄果和克劳德。狄果给了梅一个紧紧的拥抱:

“我们终于成为伙伴了呢,梅,”狄果微笑着坐在她床边,将梅冰凉的手握在手中,”妳一定想知道瓦尔柏为何不在对不对?”

“是的。”梅眼中闪烁着恐惧,她已经不想再听见任何坏消息。

“提娜本来打算等解咒的那个丧礼结束就告诉瓦尔柏,他们还害怕瓦尔柏自尽先请百莉儿给他一封伪造妳笔迹、叫他活下去的信,却没想到丧礼结束后我们已经找不到瓦尔柏了,就像人间蒸发一样。”

“大魔巫彼此之间的战争在丧礼后没多久就爆发了,还不只一两个魔巫,他们的乱斗让多块大陆、数十个国家陷入动乱,影军努力替妳找瓦尔柏下落却人力不足,烽火一直持续到今日还没有结束。”

深深相恋的骑士和魔女擦身而过,就像吟游诗人乐曲中的情节,梅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又痛苦的笑。

“梅,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不是挑拨离间,”狄果声明着,却忍不住半真半假开玩笑道:“虽然我对妳一直有私心我承认,但我接下来所说绝对没有一丝虚假。”

“两年后瓦尔柏率领着数支精良军队横空出世,他保护城池和难民,屠杀魔巫和杀红了眼的军、和侍者,以一个骑士应有的完美姿态出现,众人对他的坏印象逐渐扭转,这些都很好,但……”狄果顿了顿。

“他身边似乎有了恋人,知名水元素魔法师安妮,他们出双入对。”

“所以我们决议等妳自己醒来再做定夺,因为我们不知道怎么样对妳来说才是最好的。”

梅眼前一片黑暗,她失去了杰维尔,失去了赖以为生的飞行能力,现在连瓦尔柏都离她远去了?

“梅,”狄果亲吻她的额,”妳需要什么尽管跟我说,我们现在的商业网已经越来越大了,好好休息知道吗?我就不吵妳了。”

最后狄果拾起梅米的手在她手背落下一吻,转身离开房间,单肩的白披风在他转身时旋转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房间里剩下克劳德,他一双斐翠绿的眼眸中有着不安和期待。克劳德在梅床边单膝跪下,执起她的手背亲吻。

这个动作让梅退缩了一下,她想起了那个人。

“梅大人,我曾对妳说过我的命是妳所救那并不是虚假,我现在的一切都是您所给予,您今后也会成为指导我飞行术的导师,不知您愿不愿意收我当侍者?”

梅看着克劳德,他不是第一个大概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影军里来说要当她侍者的人。但自己现在是什么状况?折翼、一无是处的飞行师,这样的人收什么侍者?更何况梅一直都是不想收侍者担误人家的。

她唯一的侍者瓦尔柏,看看他成为自己的侍者后是多么的悲惨?当年的瓦尔柏一定是伤心欲绝,恨死了自己。

“不,我不需要侍者,你也不需要我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主人。”

“不要说您自己一无是处!”克劳德激动的握紧梅的手,”没有您我现在根本不会在这里!您为大众的付出与牺牲是不会被忘记的!”

“……杰维尔也是吗?”梅轻声自问自答道。

那个为她与众人献出一生却几乎没为自己活过的男人。

“是的,杰维尔大人也是……”

接下来的数月都花在处理自己的身体上,梅失去一部分脏器、睡了三年、身体又多少被那古老的解咒术削弱,几乎连走路都有困难。还有那当年接回去的右掌,还没复健就进入三年长眠,根本像一只废手。

用肺部与脏器当做祭品去换得活命,只是这样,战地时雨就折翼了,无法飞行,却可以活的像一般女孩子一样。梅褪下飞行师的合身的衣物与护目镜,换上亚麻的裙子与简单的头饰。

罗莎莉在梅醒后来给了梅一巴掌,那巴掌里有什么?梅也不清楚。

也许是在责怪梅自怨自怜的一再依赖杰维尔、一再伤害其实真正要死的他;也许是在愤怒梅夺走了杰维尔生存的机会,也许也是在愤怒杰维尔竟然为梅而死抛下她这个恋人。

梅觉得罗莎莉打的很好,因为这是自己应得的。

影军中多少人听闻杰维尔和她的死讯后当场失声痛哭,后来得知真相,被梅所救的后辈狂喜,杰维尔的人却还是笑不出来。

好多人争着来照顾行动不便的梅米,他们无一不是过去被梅拯救的孩子。他们推着梅米的轮椅带她到处逛让她晒太阳、为她无法拿笔的右手书写联络故人的信件、陪她复健、说这四年来的事情给她听。

他们告诉梅,说桃乐丝死了,不是死于影军追杀,却是死于组织内部斗争。而桃乐丝的恶魔没有救桃乐丝,就让桃乐丝那样凄惨的死去,然后被仇人将尸首悬挂于知名城市城门。

出乎梅自己的意料,她并没有太多感动或是痛快之类的情绪,只有一种“这样啊……”的感叹与漠然。

这些一度以为会是瓦尔柏陪着她的日子全由这些孩子代替,那些孩子不夸张,真的每一个都有提出要成为梅侍者照顾她生活起居的事,但都被婉拒了。

梅和狄果一同为商人后辈上课,梅也为飞行师后辈上课,其中以为克劳德单独上得课程最多。那优秀的孩子接手了穿墙石那些魔法石,战地运输有声有色一日日追上梅当年的脚步。

克劳德多次提出的侍者请求都被拒绝,最后他终于难掩失落的对梅说:”那至少让我保有亲吻妳手背与关切妳的资格,好吗?”

“好。”梅答应了。

梅身体好一些就离开总部到杰维尔下葬那处影军别墅群定居,梅让他们把她推到杰维尔墓前,然后就那样在杰维尔墓前坐一整天。等梅可以站起来后,她就改在杰维尔墓前站一整天。

当年如果不是杰维尔对杰克坚持要带梅米一同到育幼院去,根本不会有今日的她,不会有名商”多塞特之雨”。杰维尔护着梅米让她在那辆充满死亡气息的马车里存活下来,他救了梅米,还给了梅米未来。

而梅如何回报杰维尔?她毁了他,让他躺在面前这冰冷墓地泥土中无法睁眼、无法再说出只字词组。梅很清楚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该死的都是自己,如今却是自己身披黑纱立于杰维尔墓前。

这样一身黑纱丧服的自己站在杰维尔墓前,心中却满满都是那个她一心恋着的骑士,那个一度属于她的骑士瓦尔柏,这样的自己是不是更该死?

梅无数次幻想当初如果跟杰维尔一同死去一同下葬,那一定是他们两人最好的结局,可是她脑中总是一再浮现那个骑士的侧脸,他灰色的发,还有冰蓝色的眼眸。

瓦尔柏已经成了一种可怕的牵挂。

可是没有如果,有的只是眼前这冰冷的坟墓和无法不面对的现实。

某天狄果来到梅定居处拜访她,狄果那一贯的单肩披风仍是一丝布染的纯白搭上金黄的肩扣,他笑得温和,牵起梅的手对她说道:“我们都这么熟了,我也不怕开门见山直接对妳说。”

狄果依然是那个友善的笑容,笑容中却带着一种不安,但眼眸中事不可动摇的坚定。

“我从以前就一直很欣赏妳,当初提分手的也是妳我没也拒绝,但我现在想和妳重新开始,我知道妳现在一片混乱而我这样说很狡猾……”狄果对梅米轻声耳语道,恳求般的口吻竟和当年还没得到自己的瓦尔柏竟然有所重迭。

“如果妳选择我,我们可以像以前一样观点无比契合的讨论时事,我也可以带着妳游山玩水,为妳献上世上无数奇珍异货,我只是想提醒妳,妳还有我可以依赖、可以选择。”

狄果将一个他自己魔晶石做成的戒指放到梅左手手心,用手将她的五指合拢,他说:“我会等妳回头。”

狄果将右手置于左胸行了一个曲肘礼离开了。梅握着手中戒指目送他的背影,心中一片混乱。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Nlnkb2rNnV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