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定向直播总攻 女人被抽插的死去活来

拉文克劳塔顶楼,莉拉站在一幅画约长十九米,宽约四米的壁画前,上面一只安第斯神鹫维妙维肖,那展开的巨大翅膀,那锐利的爪子,仿佛就要飞出来扑倒她,将她撕成碎片......

拉文克劳的传承?

再次将海莲娜·拉文克劳说的话在脑海里细细想一遍,毫无疑问,她想要获得拉文克劳的传承。

下定决心,莉拉伸出手压在巨鹰的爪子上,几秒钟后,空荡的拱顶阁楼响起一个威严的女声:“10个阿拉伯数字中,有3个数字在法语、德语和英语中都以同一个字母开头,请说出其中一个数字?”

“6。”莉拉很快速地说出了答案。

话音刚落,壁画一分为二,呈现在莉拉面前的是一条走道,她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什么也没有,昏暗的房间里空荡荡。

黄昏时分,在那太阳沉下去的水天交界的地方,还残留着一抹淡淡的红晕。

匆匆来到八楼,米勒娃.麦格说出口令,大门打开她走了进去,看到淡然坐在办公桌前的邓布利多后很明显地松口气,说:“阿不思,拉文克劳塔有异动。”

“米勒娃,别担心,我已经知道了。”阿不思.邓布利多站直身子走到彩色菱花玻璃窗前看着那黝黑湖水、遥远绿蓝色禁林,那双锐利而明亮的湛蓝色眼睛极具穿透性。

米勒娃.麦格愣了一下,随后她想起了霍格沃茨城堡里的画像也就不觉得意外了,阿不思是学校的校长,整个学校都在他的掌控之下,有任何一些异动都会有画像通知他,也难怪他会在她之前知道这个消息。

看着一直不说话的邓布利多,米勒娃.麦格有些担忧地追问:“阿不思,你已经知道原因了吗?是什么导致拉文克劳塔格局改变?”

如果是斯莱特林地窖有什么异动她倒是不觉得奇怪,因为斯莱特林讲究隐私,那里是他们掌控度最薄弱的地方;可为什么发生异常的会是拉文克劳搭?米勒娃.麦格非常困惑。

微微叹息,几秒钟邓布利多的脑子已经闪过无数想法,他说:“有人通过了拉文克劳的考验。”

“拉文克劳的考验?”米勒娃.麦格很惊诧,她在这个城堡生活了几十年,从来不知道拉文克劳的考验这回事。

“你们不知道也没什么稀奇的,这些还是当年阿芒多·迪佩特校长退休前告诉我的。”邓布利多再次想到了那个同样勤奋学习、对知识如饥似渴、十分有礼貌、获得所有老师同学喜爱的学生,他也不知道今天自己如今的纵容是对还是错?

“当年,霍格沃茨四位创始人改造出这座学校的时候,萨拉查·斯莱特林建造了一个密室,只有最合格的斯莱特林能打开那个密室获得里面的珍宝;而罗伊纳.拉文克劳则是在拉文克劳塔留下了她的传承,据说只有最聪明的巫师才能通过她的考验;”邓布利多转身看到米勒娃凝重的神情笑了,他安抚说:“别担忧,其实不但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给他们的学院留下了“遗产”,赫尔加·赫奇帕奇和戈德里克·格兰芬多也给自己学院的学生留下了一些宝贵的财富;米勒娃,这是好事,无需担忧。”

米勒娃.麦格并没有因为邓布利多的话而轻松起来,她想到了上学期看到的被伏地魔变成魂器的拉文克劳冠冕,再联想刚才莫名旋转起来的拉文克劳塔塔楼......

拉文克劳塔发生异常的动静很大,不但学校的教授们放下手头的工作紧急集合,四个学院七个年级的学生也在最初异动的时候被各学院级长组织撤离了城堡。

站在霍格沃茨城堡前的空地上,每一位学生都在观望那座快速旋转中的拉文克劳塔,那座建筑就像活过来的机器一样,历史厚重感正慢慢消褪,暗黄的墙体越渐雪白,漫长岁月早就的裂缝弥合最后消失不见,就好像时光倒流,拉文克劳塔重新焕发生机。

人群中,一个铂金色短发梳成大背头发型的男孩被几个斯莱特林围在中心位置,他双臂交叉抱在胸前,身材修长,五官精致,灰蓝色的双眸中带着一丝玩味,下巴高傲的微微向上扬起--

“马尔福,请问你看到莉拉.威尔逊了吗?”帕德玛焦急地看着德拉科,在询问身边同学还有格兰芬多的学生后,她将最后的希望放在了这个男孩身上。

正和几个斯莱特林学生高谈阔论笑得很得意的德拉科收敛了笑容,神情紧张起来,他问:“莉拉?她怎么了?”

目光扫过帕德玛身后那群拉文克劳学院的学生,莉拉不在这里!意识到这一点的德拉科脸色沉了下来。

难道莉拉还没离开拉文克劳塔?想到这种可能,德拉科眼神锐利的望向帕德玛,艰难地问出自己的猜测:“难道,莉拉她还在城堡里?”

不只是一直跟着德拉科的高尔几个,就连之前一直置身事外的小蛇们也开始竖着耳朵仔细观察着,审时度势是每一位斯莱特林的本能。

或许是德拉科的目光太渗人,也或者是面前太多学生的笑容都显得不怀好意,帕德玛不禁缩了缩身子,她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被一群毒蛇盯着,惊悚得头皮发麻。

“我--我找不到她,问过很多人了,都说中午以后没有看到她。如果你不知道她下落,那我先走了。”帕德玛顶着巨大压力解释清楚后连忙回到自己学院的队列中,她发誓以后都不要和那么多的斯莱特林接触。

“德拉科,莉拉真的在里面吗?”克拉布难掩担忧地望向那依旧快速转动的塔楼。

这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德拉科的心仿佛被谁紧紧揪住,他感受窒息的痛苦--

望着拉文克劳塔楼,德拉科还没来得及去纠正克拉布对莉拉的称呼,却听到一个柔和低哑的女声传来:“梅林见证,我罗伊纳·拉文克劳在此宣布,赐予我的继承人莉拉.威尔逊以拉文克劳的姓氏,从今天起,你就是莉拉.拉文克劳.威尔逊,拥有你自己赢来的所有荣耀、智慧,可以全权决定拉文克劳家族所有的事情。”

罗伊那.拉文克劳的话一字一句、无比清晰传到德拉科的耳朵里,他已经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意外。

不只是德拉科,每一位学生都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位赫奇帕奇的男生迟疑地问:“罗伊纳.拉文克劳不是死掉了吗?她怎么还会说话?”

另一位赫奇帕奇男生给了那个男生一个白眼,解释说:“笨蛋,巫师死掉后留下的画像就会说话,这很正常。”

“那么刚才是拉文克劳的画像在说话?”最先说话的赫奇帕奇恍然大悟。

“刚才那句话不可能是画像说的,”一位拉文克劳女生不屑地看了两个赫奇帕奇一眼,凉凉地解释:“画像可没办法让我们所有人都听到那句话。”

“乔治,你听到了没有?莉拉继承了拉文克劳家族。”一位高个子红头发的格兰芬多很惊喜地对身旁的最亲密无间的兄弟说。

“是的,我听到了,弗雷德,莉拉继承了拉文克劳。”个子一样高,头发颜色一样红,就连样子都一模一样的乔治笑嘻嘻地回答了自己的兄弟。

“这实在太酷了!!”一模一样的两个男孩同时说出这句话,他们手牵手绕起了圈圈.....

所有拉文克劳都敬仰地望向那座已经停止旋转的塔楼,赫奇帕奇们低声说着各种猜测,几位格兰芬多围着哈利.波特和罗恩.韦斯莱打听着莉拉.威尔逊的信息,最安静还是斯莱特林的小蛇们,每个人都仿佛置身事外、对这件事情无动于衷,但可以肯定的是今天晚上斯莱特林地窖里的猫头鹰会很忙。

这种喧闹的情况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四个学院的院长和校长邓布利多出现在了学生们的视线中,在他们中间一位浅金色长发的女孩赫然在列。

“安静。”邓布利多张开手臂,他身穿着一件崭新的深蓝色长袍。“我想有一位同学需要大家重新认识。”

“就是这位聪明的小女孩-莉拉.威尔逊,”邓布利多实事求是地说:“当然,她现在的全名是莉拉.拉文克劳.威尔逊,她勇敢地接受了四大创始人之一的罗伊纳.拉文克劳女士留下的考验,用她无以伦比的智慧通过了考验,最后获得拉文克劳女士残留的灵魂的认可,成功继承了拉文克劳家族的一切遗产。”

邓布利多那半月眼镜后面的睿智的蓝眼睛闪了闪,他微笑着说:“让我们为威尔逊小姐的勇敢、睿智、博学鼓掌。”说完他带头鼓起掌来---

邓布利多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但是,一切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所有的猜测、议论的声音都消失,四个学院的学生都纷纷鼓掌,强者总是受人敬仰的,不论是对于忠厚老实的赫奇帕奇,还是奸诈狡猾的斯莱特林,亦或者执着骑士精神的格兰芬多,又或者是认为过人的聪明才智是最大财富的拉文克劳。

“莉拉,我不喜欢你这样冒险。”

德拉科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弄得莉拉有些发懵。

见到莉拉没有回答,德拉科有点急了,往前凑了一步,直白的说到:“拉文克劳的传承那么重要吗?值得你去冒那么大的险?”

莉拉当场心里一热,主动拉过德拉科的手,柔声说:“其实一点也不危险,不过是回答一些智力问题而已,如果我在规定时间内回答不出来也不过是被传送出来而已。”

危险是有的,脑部快速运转几小时,几乎不停歇地快速思考,还有魔法阵迷惑人心的加持,一旦她头脑崩溃或者沉迷于幻象,就算她安全离开也很有可能一辈子清醒不过来;当然,这些可怕的后果她不会告诉德拉科或其他朋友。

德拉科其实是不相信莉拉的解释的,可是他不想和莉拉为已经过去的事情争吵,只好说:“那你保证以后不要这样冒险,我就原谅你。”

“我保证,保证一定乖乖的。”莉拉伸出手掌作起誓状。

明显很敷衍的语气并不能让德拉科信任她真的会听话,可是德拉科还没想出什么办法让莉拉以后乖乖听他话,他看着莉拉笑的眉眼弯弯,白皙的小脸粉嫩粉嫩,一双湛蓝眼眸亮晶晶的,只觉得好无奈,他根本拿她没办法。

完全不知道好朋友心里担忧的莉拉笑嘻嘻地说:“德拉科,我脑袋里得到了许多炼金术的知识,无数的魔法阵记载、许多使用无杖魔法的魔咒......我想好了,今年圣诞节我不留校了,我们一起练习无杖魔法,你说好不好?”

听到莉拉这样说德拉科的心瞬间柔软成一滩水,一直高傲的神情都柔和下来,伸手揽住她的肩膀,说“傻瓜莉拉。”

“那你圣诞节要不要和我一起练习无杖魔法?”莉拉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这件事上,连两个人的姿势很暧昧都没注意到。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NjnYwyyNnQ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