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两个师傅一起要我 太小太嫩了好紧

休养了几天后,宜花便完全康复了。不再限制她的活动时间和范围后,而玉清和都敏俊也准备告诉徐宜花父母的事。将宜花拉到客厅,三个人围着桌子坐了下了。

玉清先是倒了杯茶递给她。在心里组织了下语言,看着宜花的眼睛说道;“宜花啊,前几天你身体不好,怕你受刺激。所以隐瞒你一件事,现在你也好了,我们也不想再隐瞒下去了。”

小宜花看着玉清郑重地脸色和都敏俊担忧的眼神,心里有了些不好的预感,。“姐姐,你说吧。是什么事。”

玉清尽量用不那么直白语言说道;“你的父母.....他们已经死了。”

宜花像是没有听明白一样,木楞的看着玉清,重复了一篇她的话。“已经......死了。死了是什么意思。”

随后像是猛然意识到了什么。摇着头“是我想的那样吗?不...一定不是.。我那天逃走的时候,明明还看见,父亲和母亲他们明明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不....我不相信。”宜花泪流满面的摇着头不肯相信。

她突然抓着都敏俊放在桌面上的手,慌乱的问道;“一定不是的,姐姐刚才肯定是说错了。大人,您告诉我。我刚才听到的是假的,姐姐在骗我对不对?”

看着这样脆弱的宜花,都敏俊心里很是难过。但是他不想让宜花逃避现实,所以还是狠下心来肯定了玉清的话。“都是真的......你的父母,是真的都死了。”

连都敏俊都这么说,她像是被压垮的最后一根稻草,崩溃的大哭起来。“呜呜呜.......是我,是我对不对,是我害死了他们。是因为我,如果我好好的做望门寡,按照婆婆的意思自杀,就不会引来官兵,父亲和母亲也就不会被我连累而死。”

看到宜花崩溃哭泣的样子,玉清怜惜地走上前去将宜花抱进怀里。“不,这不怪你。要怪也只能怪你那贪心的婆婆,她如果不是因为贪婪的想要烈女碑。又怎么会发生这么多的事!”

宜花突然推开了玉清,痛苦大喊一声,“不,全都是因为我,一切祸事都是我带来的,大人差点为此丧命,父亲和母亲也因为我而死,为什么我还会好好的活着。”转头就跑出了木屋。

玉清被她猛然推了一下,砰地一声撞到了桌角。险险的用手撑住了桌面才算稳住身形。而宜花和都敏俊早已不见了身影。

心急宜花一个人跑出去会不会想不开出事,就算知道都敏俊追去了,就一定能保证宜花的安全,玉清还是担心地也追也出去。

木屋前只有一条小路,玉清就顺着路径寻了起来。走了半个小时也没有看见他们的身影,就在玉清准备放弃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前方的树丛里传来了一阵微弱的哭声。

她小心的上前,轻轻拨开挡住视线的枝叶。透过树缝之间的距离清楚看到了站在里面的两人。

都敏俊神情温和的将宜花圈抱在怀里,而宜花将头埋在他的怀里,肩膀一颤一颤显然还在哭泣,她双手则紧紧地抱着都敏俊的腰上。

他们之间的氛围让玉清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多余的人,她退后两步,黯然的转身踢开了。只是她没有看见,在她转身的霎那,都敏俊抬头看向她的背影的神情,温柔且眷恋。

疲累的返回了自己的房间,玉清坐在窗前发起了呆。情爱真是一种让人无法自控感情,她以前还是个普通白领的时候,一位女同事对她说过。爱情就像毒瘾,染上一点就能让你痛彻心扉,得不到却又舍弃不掉。是最让人痛苦的。她现在是真的中了这种毒,明知道无望却又不想忘记。因为只要想忘记他的念头,整颗心像是抽痛的不能呼吸。她认识都敏俊不久,可为什么心却沦陷的这么快。

不知道坐了多久,,她的听到隔壁的房间传来了动静。所以走出了房间想去看看宜花。刚走出房门,就看见都敏俊从异化的房间退来出来,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看到都敏俊一个人拿出来,玉清上面问道;“宜花呐,她怎么样了?”

“哭累了,刚刚才睡着。”都敏俊说道。

“玉清听后叹了口气。”哭这么久,是该累了。”随后仰头看向遥遥升起的月亮。

都敏俊随着玉清的视线,看向了夜空。又转头凝视着玉清的眼睛。“你......没事吧。”

玉清愣了下才回到;“我......我能有什么事。只是有些担心宜花。”

“这几天,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在忙碌。身体吃得消吗?”看着玉清有些苍白的脸色,他有些心疼。

听到都敏俊直白担忧的话,玉清沉重的心情好了些。“不用担心我,我的身体向来很好,不会因为一点劳累就会病倒的。”

随后两人又聊了两句,便回房休息了。

第二天,天才微微发亮。玉清就起身洗漱,顺便准备早餐。淘了两把米放入清水煮了小米粥,顺便炒了三样小菜,起锅后将早饭在客厅的小木桌上摆好。玉清檫干净手,就将两人叫起来吃饭,

宜花经过昨天晚上的一通发泄,心情平静了不少。她看着桌上的饭菜,又充满愧疚的看向玉清。“姐姐,对不起。我昨天太激动了,有没有伤了你,因为....突然知道这种消息,心里很难受。姐姐是因为我的身体才会隐瞒消息,我却因为不敢相信...而误会姐姐您在骗我。宜花觉得......真的很抱歉。对于一路上都在照顾我的姐姐,我......”

听到宜花的话,玉清心里暖暖地,对宜花更是疼惜起来。她才十五岁。就经历了这些悲惨的事,却不去抱怨和迁怒身边的人,这样懂事的小宜花,她又怎么忍心去责备那些小小的过错。“对于宜花你,我可是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一样去疼爱,又怎么舍得责备你。”她怜爱地抚摸宜花的头。“我只希望你,能够忘记那些不快乐的事,以后的每一天,都能够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

经过早上的一席话,宜花像是放下了心结。仿佛又变回了那个他们刚刚认识的那个懂事,心地善良又博识的徐宜花。

之后的几天,宜花的心情一天比一天好转。让玉清和都敏俊心底的担忧,慢慢消散了下去。

当玉清以为他们三个,会这么一直生活下去时。直到一个月后那天早上,玉清醒来时不见了宜花的身影。却在她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封信,她急忙找到都敏俊,两人一起看了徐宜花留下的信。

大人,玉清姐姐,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离开很远了,在这里和你们一起生活的一个月,是宜花最快乐的时光。在宜花的心里,你们就像我的守护神一样的存在。每当过我遇到困难,或者生命危险的时候,你们总是在最危难的时候出现拯救了我。无论是悬崖边,小树林里,还有我中箭的时候,我心里的第一个想到的人都是你们。

我很感激上天让我遇到了你们,可是回首发现,我却总是再给你们添麻烦。甚至差点害死了大人。我从小就定了亲,可未婚夫却在将要成亲的那一年突然丧命,婆婆家和我的父亲与母亲也因为我的关系都失去了生命。我是个不幸的人,所以我不能连累对我这么好的大人和姐姐。在一起生活的一个月,就算是我偷来的福气,我会永远都记住你们。

不要来找我,被人照顾了这么久,我也该学会长大了,愿大人和玉清姐姐你们能够健健康康的继续幸福的生活下去。

宜花敬上

读完信后,两人面面相觑。

“你不去追吗?玉清抚摸着信纸说道。

都敏俊凝视着宜花的信,半晌才道;“不用了......我们不可能照顾她一辈子,让她自己一个人好好生活下去吧。”

“你难道不担心,宜花会出事吗”

“就像信上写的,她也该学会长大了,我们可以帮得了一时,却不可能帮的了一世,最多我们可以隔一段时间去看看她生活的好不好。”

“也是......我们”并不是一类人,玉清在心里说道。

都敏俊没有说出口是,他其实早就在宜花收拾行李的时候就知道她要离开。所以特意停止了时间,将一些钱放进了她的包袱里。而那些钱足够宜花衣食无忧的生活一辈子。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NjjJI1sNjI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