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校花被绑架往尿道塞花 ZoZzozozozo大狗

她想起了今早在早餐店遇到的男人。

他的脸部硬朗,眉宇间英气迸发,唇部抿出了一道细细的线,但不见急躁,只是头发蓬松凌乱,像是……一宿没睡。程蓦觉得这种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样的地方呢?高大精瘦的身躯就站在矮小的十几平米房里,不急不慢地等着他的早餐。

真是惊为天人。

“小姑娘,不舒服吗?”

男人看着她问。

不知不觉间,她的脸已经烧红了,她试探了下脸上的温度,有些害羞,顿了顿,眼睛瞥向别处,局促不安地说:

“叔叔,我好像发烧了。”

男人也不避讳,直接上手,用泛着淡淡青筋的手背附上女孩的额头。

他皱了皱眉,似在诉说,一大早就遇上了麻烦事。

她紧张地躲了躲,男人以为她怕生,给她一个善意的微笑,道:

“你相信我吗?”

她不知他为什么问这个,坚定地回答“嗯”。

“带你去看医生,上我的车。”男人拿了早餐,拍拍她的肩。

“……好。”

细不可微地同意,随后小步跟上男人的节奏。

男人的车很宽敞,她只坐了几分钟,不一会儿就来了瞌睡。

半醒时,朦朦胧胧听到有人喊,小朋友,到医院了。睁眼,是男人的面孔,正轻轻地拍着她的脑袋,试图喊醒她。

小朋友。

医生在检查,她脑子里都是那句“小朋友”。

没有大碍,可她也没想到,原来真的发烧了。

抓好药,出了院门,男人要送她回家。

“叔叔,可以加你微信吗?”

嗯?他一脸疑惑。

“啊,”她眼神闪躲,“为了还医药费给你。”

他嗤笑:“没关系的。”

她抬头望进他的眼睛,她听到自己说,

“不行的,我一定要还医药费给你。”

男人明显愣了愣,随后掏出手机,让她扫自己的二维码。

她终于舒缓地笑了。

“对了叔叔,我叫程蓦,”她顺便介绍了自己,“叔叔叫什么?”

男人温和地回答她的问题。

“许城。”

她微微偏了头,这个名字,真是意外地好听。

“我送你回家吧,你住哪?”

“人民路北,谢谢叔叔。”

他道声“客气”,径直朝车走去。

程蓦脸上一直很烧,很久没有悸动的感觉了——这个男人仿佛全身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力,他刚刚走过她的身边,她闻到他身上清淡的檀木香味。

她莫名其妙多了很多冲动过头的想法。

想抱他。

想亲亲他。

想让他摸自己。

想让他在她耳边吹一口热气。

想……被他上。

她蓦地回神,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随后用力摇摇头,想把这些黄色废料从脑子里扔出去。

“小朋友,在想什么?”

他的车已经开到她面前了。

程蓦皱皱眉,注意力被他对她的称呼吸引走了。

“我十七了,不算小朋友了吧。”

“你这个年纪,对我来说,本就是小朋友啊。”

她焉焉地哦了一声,拉开后门坐了进去,男人嘴角带笑,透过后视镜观察,小孩儿脸色红润,皮肤白湛细致,马尾柔顺地耷拉在后脑勺后面,眼睛黑黝黝的,像两颗黑宝石,大概是因为生了病,眸子里水光泛滥。

他喉咙一紧,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连忙装作风轻云淡地偏过眼。

错过了好几个红灯,往远的地方绕,十分钟路程已过了三十分钟,小孩儿又睡着了。

过了许久,终于到了她家楼下。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9mGhhJdMGh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