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医生,帮帮我梁衍照 女友灌肠拉珠调教小说

季元勋挑眉,询问的看向她。

季蔷这才收起笑容,走近季元勋身边道:“女儿想请爹爹明日带女儿进宫。”

“为何?”季元勋眉心一跳,脸色不似刚刚那样轻松,“你刚才可是听见了我们讨论之事?”

见季蔷沉默不语,季元勋便知道是被她听了去,眉间的皱褶深了几分,“你个女孩子家家,无需参与这些烦心事,这件事事关重大,不是给你胡闹的。”

“爹爹,女儿没有胡闹,女儿有办法破阵。”季蔷一字一句很是坚定的说着,直直的迎上季元勋的双眸,“女儿虽为女子身,但对这等阵列排兵之事一直颇有兴趣,故此自己偷偷研究了许久,女儿知爹爹为此忧心许久,也是思考良久,才敢与爹爹提说此事。”

季元勋脸色依旧是生硬的很,对她的话不为所动,摇头道:“这事万万不可儿戏,若是出了差错,丢的是整个大辰的脸面。”

季蔷也是皱眉,心中暗暗叹气,她何尝不知道季元勋心中考量,莫不是担心她被宫中势力盯上。

当爹的哪个希望自己的儿女进火坑?

“爹爹,落晖国的阵可否是攻城之阵?攻入猛虎,阻拦不得,退如潮水,且追受皆有损?”季蔷语气平淡,字字清晰的说着。

季元勋微微睁大了眸子,惊讶的看着她,“为何?!”

就算季蔷刚刚有听见他与夏成慕谈话,他们也未谈及是何阵法,不如说是还来不及商讨,季蔷便进来了。

季蔷趁着这个势头,很是期待的看着他,“女儿也想去宫中长长见识,看看外国的排兵布阵是何种模样。”

上前几步,很是殷勤的为季元勋捶起了肩膀,“爹爹你就带女儿去瞧瞧吧,女儿一定能帮上爹爹的忙的!”

季元勋抵不过她的软磨硬泡,无奈的笑了笑,点了点头,“倒是爹爹一直小瞧你了,没想到你对这种打打杀杀有兴趣,没一点儿女儿家的模样!”

玩笑的说完,敲打了一下她的额头,便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季蔷回到自己的屋子时才算是松了口气,回想起在书房夏成慕那黏糊糊的视线,便不住地搓着手臂,她刚刚可是一直强忍着恶心,才没有出手揍他那张嘴脸。

前世让夏成慕钻了这个空子,名利双收,算盘打得极好,既然如此,那这次就让她好好看看那张伪善的脸到时候会是什么颜色。

夏成慕出了书房,想到刚刚被季蔷冷淡相对,越发阴沉了脸色,心里窝着股子气,大步朝府外走去。

许是没看见,转角便碰上一人,夏成慕正要发火,就听得一声娇呼,仔细一看,面前的女子蒙着面纱,一身百合缕金广仙裙衬的身姿婀娜,抬眸间一双眸子波光流转,满是风情,似又害怕的垂下脑袋,白皙的脖颈露了出来,更是惹人怜爱。

虽是戴着面纱,却依稀能看出五官清秀柔美,夏成慕不由得心下一动,轻轻一带,将她圈在了怀中,随即松开。

眯了眯眸子,视线在她身上转了两圈,恍然道:“你就是国公府的养女?”

顾寒烟转了转眸子,施施然行了一礼,应下一声,“臣女顾寒烟。不小心冲撞了六皇子,还请六皇子恕罪!”说罢,抬眸试探的看了他一眼,眉眼间尽是害怕。

夏成慕心里的那股怒气顿时变成了优越,轻笑一声,“顾小姐这急急忙忙的是要去哪儿?”

随即注意到地上散落一地的莲子,不由挑眉,就听顾寒烟柔声道:“回殿下,前两日蔷儿说要莲子,我便自作主张的摘了些许,每日送过去。”

“这种事交给下人做便是,怎需你亲自动手?”夏成慕皱眉,有些不满的说道。

顾寒烟脸色为难,犹豫了一下,道:“前几日程小姐生日宴上与烟儿闹了些不愉快,便一直未曾理我,我自知有错,想借此和好,免得伤了我们多年的友谊。”

说到后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脸色泛红,不敢去看他。

生日宴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断不想季蔷居然如此小气,居然置气这么久,那莲子粥居然也是出自顾寒烟之手。

而顾寒烟还因为她送的东西毁容了也不曾关心半分,真是冷血的女人!

一想到这点,夏成慕心中更是对季蔷有些厌恶。

看着她蒙着面纱畏缩的模样,更是有几分心疼,抚上她的脸,柔声道:“本宫府上有许多祛疤良药,待会儿便派人取来。算是为蔷儿赔罪了。”

顾寒烟心中高兴,却在听见最后那一句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掩在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指甲死死地陷进肉中都不自觉。

“万万不敢麻烦殿下,若是蔷儿又因为这事与我置气可如何是好!”顾寒烟说着,双眸泛红,更是挤出几滴眼泪,躲开了夏成慕的手。

夏成慕见此,心中腾升一股怒意,“她敢!”随即又放柔声音道:“放心,若是蔷儿欺负你,本宫定会为你做主。”

顾寒烟抽抽搭搭的垂眸擦着眼泪,听见他的话,点了点头,应下一声。

夏成慕看着心疼,伸手便将她抱在怀中,安抚了一番后离去。

顾寒烟只是看着他的背影,脸上的伤心委屈之色荡然无存,看了眼满地的莲子,双眸中尽是阴狠之色,狠狠一脚踩扁,脸上的笑容冰冷的渗人。

“小姐,少爷说想见你!”

季蔷正在看医书,听言抬眸,“发生了什么事吗?”

“少爷听说小姐受伤了,一直吵着要见你……”喜儿有些无奈的说着,见季蔷询问的目光,又继续道:“奴婢就算告诉少爷小姐无事,可少爷不相信,非得见到小姐才放心。”

话刚刚说完,季蔷便起身朝玄阁的方向走去。

正好她也看看季阳的情况如何了,虽说现在还在于赵侨学习毒蛊之术。但说不定能看出一二也是好的。

床上的季阳一看到季蔷,便挣扎着要从床上起来,旁边的几个家丁将他轻轻按住,生怕用的力气重了伤着。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9jjYhyoMjh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