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姐姐给我干 九皇叔轻尘在各种地方做

——可以的话我并不想和这里的任何人扯上关系,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教训一下离家出走的学生和带他离家出走的犯人。

——这个家族注定是要被历史遗忘的,所以我才会选择这个家族,至于这个家族做过什么,我可不知道。

——总之,能够和Vongola的primo见面,我还是很高兴的。以后,要是有麻烦到你的地方还敬请帮忙。

到底是什么,有点理解不了他的话。

giotto揉着眉心,那个婴儿……,还真的不是那么简单就惹得起呢。

在回Vongola总部的路上,giotto一直在回味婴儿的话,就连自己是如何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前的都不知道。

“primo,欢迎回来。”

打开门,熟悉的声音。

鼻梁上贴着绷带神父打扮的黑发男人站在他的办公室里,朝气地问候。他看了看手上的怀表,“已经晚上8点了呢……。”突然他的目光一凛,“究极的发生什么了吗,你的样子看上去很糟糕哦。”

“……纳克尔。”giotto惊喜纳克尔出现在总部,“你不是在falus镇上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纳克尔:“Falus那边来了两个究极厉害的少年,好像是泽田纲吉的朋友。”

不知为何,听到纳克尔这句话,giotto脑海里浮现了今天在Zefflu见到的婴儿和那两个东方黑发少年。纲吉的朋友……,尽管不愿怀疑,还是有些不确定的开口:“……所以你就回来了啊,那两个少年是日本那边的?”

“不。他们的发色是银白色,不像是日本那边的,但是使用的名字究极的是日本名。为什么这么问?”

不是日本人,但名字是日本那边的?giotto疑惑。

“究极的要阿诺德调查吗?”

“……嗯,调查一下也好。”可能也会是什么都查不到吧。

“……那说下你吧,是这里发生什么了吗,这样究极的苦瓜脸可一点也不像你?”

“哈哈……,没事,只是今天见到了一些很特别的人。”giotto略微想了一下:“明天叫D也回来一下吧,我想和大家商量下。”

“我知道了。”

当晚,在pincushion总部,在进行着夜间巡逻的柯洛经历了一个震撼人心的遇刺事件。

其实过程也不怎么样,就是眼前笃地银光一闪,后脚跟一个没稳住跌坐在地,然后很自然的抬头看了看插在墙壁上冒着森然寒光的匕首。

匕首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一个质量没过关的二次档货,幸好投递人还是专业的让它牢牢的插入墙内。裸\露在外靠近把柄的位置,刻着一个不起眼的冬菇图案。这些都不重点,重点的是匕首插在一张画着冬菇图案的纸张上,还正中冬菇的中心。

柯洛瞬时嘴角抽搐。

站在柯洛背后的新人,雷欧那鲁德看着被这二次档货吓倒在地还爬不起来的上司,先是不肖地投了一眼后带着满满关怀的语气说道:“没事吧?”

意识到自己坐在地上这个形象是多么的糟糕,柯洛慌忙站起重整上司的仪态,掩盖式的道:“没事,不过这张纸,不,这画,是怎么回事?恶作剧?”

雷欧那鲁德十分谈定的走到匕首前,看着纸张上面的冬菇被匕首正刺个满怀,不正常的笑了,“不管怎么说,这个都是要交给boss吧。”

经过一晚的时间,不知为何,在pincushion总部里有了这样一个可笑的传闻——冬菇就是要用二次档刀烤熟吃的。

以至于第二天在Vongola——

“nufufu,你们要找我,就不能用正常点的暗号吗?”D摸摸自己被这个传闻震撼到受伤的心脏,一脸好不委屈:“我的价值,就只值二次吗?”

作为一位好首领,giotto连忙抚平这受伤的心灵,实则是洗脱自己的嫌疑:“D,你要相信我,这绝对不是我的主意。”

我说这就是你的主意!D的眼神无不在诉说。

“快点开始会议吧,二次冬菇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阿诺德一本正经的道。

“nufufufu,阿诺德,我突然很想和你打一场。”

阿诺德眼瞳一撇,“抱歉,我对二次冬菇没兴趣。”

D愤怒的动手了,难为瞬息到两人中间欠架的giotto。

一番波折,会议终于正常的开始了。

“究极的厉害呢,一个人就把一个家族消灭。”听完giotto的话,纳克尔虽对他们的实力表示震惊,但是,“理由都没,就对一个对他们然而完全无辜的家族出手,这种事,上帝是不会允许的。”

“不,Zefflu家族并无一人死亡。”

“什么,怎么回事,primo。”

“nufufu,Zefflu家族的首领泽非尔现在就在pincushion的地牢里,估计是活不了了~”

“什么?”纳克尔再度表示震惊,袭击Zefflu家族的是未知的东方势力少年组,怎么家族的首领却在pincushion家族里?环视一下其他人,纳克尔悲催的发现只有他自己一人表现得这么激动……,我不就是离开这里那么一段时间,就跟不上形势进展了?

“昨天早上Zefflu和pincushion有个军火交易,但是却遭到未知的袭击失败了,这么一批军火不见了,pincushion肯定不会吃这个哑巴。然而到现场负责交易的就是泽非尔,可能是pincushion在回收自己的人时,顺便把他也回收了。”

“Zefflu的成员现在都受到pincushion的监视,那个东方少年只是给了Zefflu留下在总部的成员一些教训将他们赶离开罢了。”

“本来Zefflu就是为了利益而组建的家族。发生了这些事后,他们,都成一盘散沙了。”

“……他们的牵绊还真脆弱。”蓝宝懒庸的发表意见:“不过,那些军火的去向还真让人在意呢。”

giotto很欢乐的笑了,“那些东西就在我们Vongola的地下仓库里。”

什么!!这是除了阿诺德以外所有守护者的心声。

“不要惊讶,我只是比pincushion早那么一点到那个交易现场,就顺手叫一些人帮忙带回来了。”

“说起来,你昨天一早就和纲吉出去,难道,你就是去……。”G表示自己被抛弃了,很伤心。

“原来是这样啊,难过我们昨天早上都找不到汝。”雨月哈哈的笑了。

会议结束后,giotto在回办公室的路上,遇到了纲吉,顿时觉得心情复杂。在falus出现的两个少年已经让阿诺德去查了,估计结果也会在这几天就会知道,如果真的和纲吉有关系的话……,不,就算有关系,对于他们在做的事,纲吉大概也是不知道的。

看着站在走廊的窗前,在认真思考忽略周围的纲吉,giotto还是出声了:“纲吉,你在干什么?”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9jGRgZyMGg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