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可以把下面弄湿的文字 群p小说把腿张开

等到徐青赶到底层的时候,那间倒霉房间的房门已经被踹开了,据说是用台湾黄花梨做的门惨烈阵亡。

他没急着踏进房间而是拿出手机拍了个照,然后记录。

“旗下酒店粗制滥造,豆腐渣工程。”

云静贻在房间里等的烦躁,手机又打不开,数字电视可能是怕连上网,直接连电给关了。

她等了半天也不见人来,在身上藏了几把水果刀之后,她就上了阳台。

整个酒店的阳台采用的半开式飘窗样结构,外面围了一圈木制的半人高栏杆,外面封上的玻璃只看得到外面,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

而且为了客人的观赏考虑,酒店直接采用了楼层错落式房间设置,所以从这里望过去,连其他房间阳台的影子看都看不到。

是真的与世隔绝。

越空旷的空间就越显得声音清脆,云静贻的心境也慢慢稳了下来。

看着一片无垠的湛蓝色天空和满目鳞次节比的高楼大厦,突然有了想唱歌的冲动。

刚好手机里有很多的离线歌曲,于是她戴上了耳机,沉浸在了自己的音乐世界里。

以至于后来季成轩敲门的时候完全没有听到。

季成轩在电梯里感觉自己的心脏在随着楼层的升高,在一步步地紧缩,一种莫名的恐惧袭上了心头。

徐青从前台问来的情况正好和云静贻符合。

在短短的几分钟里,他心里假设了许多情况,甚至连云静贻已经遇害的最坏情况都假设了一遍。

一直敲门又没人应答。

自从遇见云静贻之后他做出了很多不符合身份的蠢事,比如这次命徐青去问情况,自己急冲冲地赶了上来,手上门卡什么都没有,只能在原地着急。

在看着门兀自一人闷着的时候,他脑海里又回想起了江一然的模样,一顿糟心。

一气之下踹开了门。

这下声音够大,云静怡一下子吓得就从栏杆上跳了下来,惊恐地看着站在一地木屑中气喘吁吁的季总。

“你……”

云静贻话还没说完,就见季成轩大跨步走了过来,直接将她拽离了阳台。

然后将头埋在她肩窝里。

小心地抚着她的后背。

不断地小声说:“没事了,没事了。”

惊讶过后,云静贻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比她还狼狈的男人。

“怎么了?”

季成轩抬起头,取下云静贻的耳机,将她的耳边碎发夹在耳后,目光如炬,几乎贪婪地看着眼前这个完好无损的女孩儿。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看着跨坐在半空中的女孩对着天空一脸神往的时候,心里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攥紧了他的心脏。

仿佛女孩儿下一秒就会变成一只蝴蝶或是小鸟,从这座酒店的顶层一跃而下,如断了线的风筝,转眼不见。

季成轩很难说现在自己到底对着云静贻抱有什么样的态度,他的眼前发白,全世界都失去了色彩,只有女孩儿转过头来看着他的那一瞬间让他觉得世界仿佛都有了光亮。

“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很糟糕,但是你不能拿你的生命开玩笑。”

缓过来之后,季成轩就迫不及待地皱着眉头看着女孩儿教育到。

他平时签一个名字就是几千万上下的手正颤抖着,攥紧了女孩儿纤细的胳膊,脸上的表情近乎狰狞。

云静贻刚要嘲笑他的嘴角慢慢放了下来。

她将娇俏的小脸瞥到一边,眼睛盯着反光的地板。

“你凭什么管我?你是我什么人?”

季成轩放开了她的胳膊,后退几步。

云静贻鼻子一酸,眨了眨眼就要将失控的泪水收回去,但是眼泪已经被强迫回家了好几回,现在并不愿意听从主人的调遣,瞬间就涌了出来。

她的心里有一丝悲凉。

但是下一秒她就又被季成轩锁在了手臂间。

男人手上多了一道雪白的毛巾,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男人用修长有力的手拿着白毛巾,黑长的眉毛拧在一块儿,在眉心出挤出“川”字纹。

季成轩轻柔地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和不小心沾上的木屑。

“怎么哭了?”

云静贻眼睛都被冰凉的泪水给糊住了,脸上传来细细的触感,但是眼前却看不清楚,她的眼睛有些扎疼。

她伸出手拽住了季成轩有些硬的西装袖子。

“你到底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女孩儿的声音里写满了固执,脸上强忍着悲伤,眼睛红彤彤一片。

季成轩叹了一口气,拉着女孩儿在沙发上坐下。

将毛巾放下,转头一看,女孩儿还在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他伸出手,轻轻地盖上女孩儿发热的眼睑,悠悠开口:“对一个人好没有理由,我觉得你值得,那我就会对你好。”

“你对其他人也这样吗?”眼皮上传来冰凉凉的感觉,男人的大手带着薄薄的茧子,擦过脸颊的时候有些粗粝,并不太舒服,但她还是一动不动,生怕一个梦清醒过来,自己又回到了那个被关的死死的酒店房间。

季成轩也愣在了沙发上,脊背保持着微微弯曲的幅度,有一瞬间的僵直。

他刚想将手放下,就被女孩儿抓住了手,紧紧地捂在光滑的皮肤上。

颤巍巍的长睫毛刷着宽厚的掌心,传来一阵阵麻意。

季成轩脑海里闪过千思万绪。

自己到底对云静怡是什么心思?

自己确实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女孩子有像云静贻一般亲近的了。

季成轩看着自己的手,一个巴掌就可以把女孩儿的脸全部罩进去,只要一个挣扎,他挣脱女孩儿的束缚并不难。

但是现在他却并不想拿开。

他试图张口给这件事情一个解释,或是分析出当下的情况到底在人的正常社交中占有多大的比例。

长久的沉默让云静贻的心慢慢冷静了下来。

她将手机丢在一边,季成轩的手也被她毫无留恋的放下了。

“我知道这个问题让你很难回答,但是季成轩,你别对我这么好,在以后也别对一个你不喜欢的女孩儿这么好,这样会让她们爱上你的。”

云静贻沉浸在自己的伤感里,她起身收拾东西,然后走到门口不过几十秒。

“谢谢啦,谢谢季总的帮助,还是那句话,如果需要帮忙,只要我能做到,在所不辞。”

说罢就离开了。

由于徐青上来时做的是另一台电梯,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了季总裁和云小姐的剧场。

等他进去酒店房间的时候,也就没有看到一脸感激的云静贻小姐,而是自家将脸埋在掌心里弓着身子坐在沙发上的总裁大人。

还很上下都透漏着我很难过的信息。

“总裁,你……”

“徐青,你在什么情况下会对一个女孩儿很好?”季成轩冷不丁开口。

徐青思前想后,刮尽了自己仅存的男女生交往记忆,迟疑地开口:“喜欢吧?”

看着总裁越发凌厉的眼神,徐大助理连忙改了话。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她和自己喜欢的人很像或者是有什么关系!”

看着季总原来如此的表情,徐青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个大大的拇指,感到一阵阵的后怕,刚才的总裁明显就是因为感情受伤想要将精力放在工作上来的表情嘛!

母胎单身的徐大助理觉得自己很是给力,不仅给总裁解决了感情问题还阻止了加班惨案的发生。

没想到的是,季成轩竟然真的忽视了自己心底遇到云静贻时,那一丝一丝串联在一起的悸动。

云静贻跑出酒店的时候,正好在花坛旁边看到了人事不省被打的面目模糊的江一然。

这家酒店是A市的三巨头之一,服务的大部分都是达官贵族,所处的地址自然也是按照隐秘、环境好而来。

以至于一号将人丢在了门口那么久,都没有人来将他救回去,毕竟现在在餐厅里等着季成轩的各位董事才是今天酒店的主要招待对象,而且刚刚看见了一号的粗暴行事。

以及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然样子的季成轩,他们想到季成轩小时候救了一号,并且一号杀死了绑架他的人之后,当时还不过十几岁的季成轩帮着处理尸体的事情,顿时心有戚戚然。

谁敢动手?

恐怕也就除了那个自以为位高权重,又是公司的“老人”了,总不可能动自己的老板。

老板还想着林总那边能继续给自己支撑点儿资金,最近他已经赌的只剩个空壳子了,甚至连酒店标配的黄花梨木门都被他用劣质木门来了个偷天换柱。

现在小李是他唯一能讨好林总的方面了,于是他一直对着瑟瑟发抖的小李一个劲儿地嘘寒问暖,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小辈。

比季成轩先下来的是徐青。

只见徐青面带可惜地看了一眼老板,然后就转身去命人布置餐桌了。

刚刚他还看到云静贻还在外面,果然嘛!

季总也是个母胎单身,一派强硬的作风难免让有些女孩儿受不了,但是情侣之间不正是打打闹闹一路走过来的吗?

徐青哼了哼歌,等云静贻吃饭的时候,自己帮季总求求情,这样说不定还能让季总给自己涨涨工资呢!

徐青想得很美,但是他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9jDgB4JMDB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