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口爆最舒服的经历 刘黑土李红全文免费阅读

在叶孤城打量对方的时候,玉罗刹也早就注意到了这位南海白云城主,只不过,他想的倒是先处理私事。

那玄衣男子正是西方魔教教主玉罗刹,他诈死以引出教中心怀鬼胎的人,才能替儿子坐稳教主之位,那名义上的儿子玉天宝却不是他的亲生子,而是抱养来的。

作为教主,哪有时间管儿子,所以,他和玉天宝并不亲近。一个不亲近却身份贵重的儿子自然会被底下的人养成骄纵的废物,这是他一早就料到的。所以,魔教的人都知道玉天宝是他儿子,而不知道他真正的亲生儿子在哪儿。

至于玉天宝,一个养废了的草包,不过是放在明处,为儿子挡开杀劫的。玉罗刹从来就不是良善之辈,也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只要保住魔教,保住儿子,其他的根本不在乎。

似他这样的人,往好的说,可以算是深谋远虑,魄力十足,往坏的说,也可以算是心机深沉,做事很辣。

然而世间的父母大都相同,玉罗刹自然也心疼儿子,唯恐他被养坏了,这才交给亲信带走抚养。可他深知,以儿子那样的心性去管理魔教,他是不放心的。唯恐那些人在他死后欺负到儿子头上,才将假的罗刹牌交给玉天宝,由着他胡闹去引出教内蛀虫。毕竟谁得了罗刹牌,谁就是教主。

思及此才有了银钩赌坊的闹剧,可这时候,玉罗刹发现他虽然知道了老对头飞天玉虎方玉飞的老巢就在银钩赌坊,却看不透方玉飞这个老对手在想什么。甚至就连那个草包儿子玉天宝也脱离了掌控。

玉罗刹深恨自己没能亲自教导儿子的遗憾,西门吹雪但有所求,他都是无一不应的。就在今天,儿子一醒就寻那白云城主,那叶孤城一来就紧张地给他把脉,自己这个亲爹还没有见他这么紧张亲近过,简直不开心!

玉教主一不开心,看叶孤城就怎么都不顺眼。刚刚那话是他故意当着叶孤城说的,就是要让他紧张一下,心里七上八下猜测一番最好,谁让他抢自己儿子的。

叶孤城总觉得玉罗刹的目光带着刀锋、寒冰一样,然而若能仅凭眼神让他知难而退,他就不是叶孤城了。

叶孤城:“……”此人眼中的怨气深重,竟毫不掩饰。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寡妇看得宠媳妇一样可怕。

他正奇怪玉罗刹对自己的态度为何这样时,西门吹雪已经上前一步,站到叶孤城前面,不知道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地挡住了玉罗刹那怨气十足的眼神。

西门吹雪直视玉罗刹,语气依然清冷,只听这声音,怕是会让人误会仿佛对面的不是他的生父:“你找我来到底所为何事?”

只是西门吹雪的眼神却是含着暖意的,玉罗刹深知儿子的性子就是这样冷清的,也没有怪他。

“天宝……好吧,阿雪,我想你替我去银钩赌坊一趟,替我办点事儿,明日就出发。对了,老梅给你这年的名单了?上面都是为父收集的信息,全都是一些不义之徒。白云城主盛名在外,毕竟是外人,何必留他在此听我父子谈话?”说到最后,玉罗刹越发不满,叶孤城算是谁,凭什么让阿雪如此看重,还偏要让他留下听着。

西门吹雪听着玉罗刹叫他天宝就皱了眉头,待听到生父说叶孤城是外人的话,更是隐隐有些不喜。

“他不是外人。”西门吹雪说着这句,语气里突然有了别样情绪,却没有点明不是外人,又是什么关系。

玉罗刹却觉得儿子有些古怪,自从他三天前早于叶孤城醒后,用真正的罗刹牌为他运功以后,玉教主就发现,儿子和从前有点不同,具体哪里他也说不清楚,可能对叶孤城的态度更亲密了一点?

对待西门吹雪,他是尽心尽力,对待叶孤城这个外人,玉罗刹可就没有这么好了,趁他没醒就用天魔地煞功让他昏睡得更久,要不是儿子急着见他,玉教主更不会让叶孤城有机会醒来。这个秘密据点不该被外人知道,只有死人不会泄露玉罗刹还活着的秘密。

偏偏儿子要跟他唱反调!偏袒叶孤城这臭小子!

不说玉罗刹心里打翻醋坛子的酸,西门吹雪觉得脑子里多了许多难以置信的记忆,恍然黄粱一梦,让他不知是否还身在梦中。

自从父亲给他用了罗刹牌运功,希望他早日学成魔教功夫,执掌西方魔教以后,他发现那时候,罗刹牌发出一阵玉色的光,整个将他笼罩住,而后这些天他一直做着个古怪的梦,梦到自己和叶孤城在紫禁之巅对决,梦到自己抱着叶孤城的尸体转身离开,心里却冷得犹如千里冰封,心死了人却活着,徒然只剩下面对着一座荒冢的寂寞,那墓碑上写着此生最重要的人——叶孤城。

梦里的西门吹雪对着叶孤城许诺剑不离身,梦里的自己对他许诺让他死得体面,许诺为他收尸,许诺一世做他的守墓人。

为什么当他明白自己想要什么,而叶孤城却死了。为什么当他懂得自己的心思,却被逼着练成了无情道。没人知道西门吹雪在决战以后,为什么练就了无情道。

一战封神?真正是叶孤城用自己的死成全了他的剑神之名。可一个虚名对西门吹雪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西门吹雪定要告诉叶孤城,真正的剑不离身,是你活着,因为你就是剑,剑就是你。

此时此刻,叶孤城还活着,还站在他的身后。西门吹雪心里的各种情绪纷至迭来,无从诉说,无从分享,谁会相信这样荒诞的事,谁会理解这样至深至痛的感情。

西门吹雪转身紧紧攥住叶孤城的手,害怕下一秒叶孤城就像梦中一样僵冷得毫无生机,他的嗓子就像被人拿着砂纸磨过一样沙哑:“叶孤城!”

刚才叶孤城进来之时,他已经极力克制情绪,待听到玉罗刹那句外人时,才彻底控制不住。

被抓住的“叶孤城”茫然无措地看着他:“……”卧槽,好不容易让叶孤城答应让他出来透个气就碰到西门吹雪发病!

尼玛,谁来告诉本少爷为啥好感度突然从剑道对手变成了生死不离!落个水的西门吹雪整个都傻了吗?

天哪,在我不在的时候,城主你到底干了啥?系统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你说你是不是又抽了?

叶晓的内心是崩溃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c9jDQI0sMDI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