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爹爹快到了 领导每天都要喝我的奶

“嗯,有道理,你跟香儿请个假,去后山抓几只兔子,野山鸡、麻雀什么的,都带一些回来。”

“好嘞!”瘦子取下围裙,走了几步又回来:“大哥,你可一定要让婴宁给我留一点肉呀!”

“出息!”胡三踢了瘦子一脚:“你多抓几只,以后还怕没得吃?”

“那不一样……”

看着兔肉变成金黄色,魏婴宁吩咐江淮靖:“转小火。”

再次加入料酒、生抽、老抽,兔肉变成棕黄色,兔肉油中的水分耗尽后,魏婴宁将芝麻和少量的冰糖加入里面,然后起锅。

“淮靖,来尝尝味道怎么样!”魏婴宁挑了块比较好的纯肉喂给江淮靖,江淮靖就着魏婴宁的筷子小心翼翼的吃下去。

“好吃,真好吃!”

魏婴宁自己也尝了一块儿,“味道确实不错,这冷着吃更好吃,咱们接着做红烧兔肉吧!”

前院早已经闹开了锅。

“香儿姐姐,我早晨没有吃饭,这会都饿的发荒,还是等会让我先吃午饭吧!”锤头矮矮胖胖的一坨,绞尽脑汁找理由。

王香儿插着腰:“你叫谁姐姐呢,你都可以做我爹了!前不久我才看着你吃了两个肉夹馍,怎么可能又饿了?”

“我这不是胖吗?消化得快,消化得快!”

“不行,魏奶奶、胡叔和娘先去吃,咱俩后去吃!”

一上午的,不断有人往同福美食店张望,就期望着掌柜的赶紧出个小纸板,上面写着新菜的名字,期待到午饭都快过了,还是没有出来。导致午时店里生意惨淡,过了饭点生意才好起来。

魏婴宁将已经冷却的麻辣兔肉分成三份,一份小夫妻和魏老太吃,一份给店里的人吃,另一份中午给魏屠户夫妻送饭过去吃。

店里向来是大家吃的一样,瘦子的份专门给他留出来,导致大家吃完后一直盯着瘦子的饭盒,好想偷吃一块兔子肉,怎么办?

放在公共的视线里,大家盯着,防止对方偷吃。

瘦子很快就回来了,带回来三只兔子和两只野鸡,还有一个刺猬。嘚瑟的坐在大家的视线里,慢慢的品尝着麻辣冷兔。

“掌柜的太好了,记得给我留饭。”

众人都想揍他!

“你快点吃,顾客都看着你,影响我们店里的生意。

“爹,娘。我做的红烧兔肉和冷兔,你们尝尝!”魏婴宁蹦蹦跳跳的钻进铺子后台,接替李氏和魏屠户,好让两人有时间慢慢吃饭。

出了店铺,魏婴宁拉着江淮靖往魏屠户带过的那家打铁铺子里面去,打几个火锅,好久没有吃过火锅了,蛮怀念的。

那个女人穿着一袭华贵的衣裙,依然靠在门口,像是在看巷子里的人和事,又像是在看虚无的天空。

这次女人没有回避,笑着和魏婴宁打招呼:“我上次见你时,你还是个小姑娘,现在已经嫁人了?”

“姐姐好,这是我夫君。”

“姐姐好!”

江淮靖跟着魏婴宁喊人,喊完人之后,乖巧的站在魏婴宁身边,目光里除了魏婴宁,再也容不下其他。

女人看着两个青梅竹马的小夫妻,忽然很想笑,又很想哭。强忍着眼泪,扭着细细的腰肢,款款走入后堂。

后院的打铁声戛然而止,打铁的汉子走了出来。

“小姑娘来了。”

“我已经结婚了,这是我的夫君。”魏婴宁甜甜的说。

“恭喜恭喜!这次要打个什么呢?”汉子跟着魏婴宁的视线一起,有些尴尬,她画的那些小炉子,后来有人来买,他们也照样给别人打了。

魏婴宁看见了,也没说什么。知识产权欠缺的年代,哎!心里默哀两声就过去了,要是在现代,或许能申请个实用新型外观专利什么的。

“按照我画的这个样子,打个锅。”

男人接过看了看,很奇怪的锅。不过也没废话,许是小姑娘新想出来的美食工具呢?

“给二十文钱吧!”男人开价。

魏婴宁诧异的望了男人一眼,示意江淮靖给钱。不知道能不能包成本价了,不过男人应该从自己设计的炉子里面赚了一笔钱。

夫子家有前后三进院子,前院用作了学生们上课的学堂。二院单独开了门,魏银宁和苏诺从二院进去的时候,夫子正在和小孙子嘻戏。

“夫子!”

“夫子!”

魏婴宁和苏诺向夫子行礼,苏诺也跟着行礼。夫子让仆人抱下小孙子,单手捋着胡子,满意的看着江淮靖仪表堂堂,不卑不抗,卓然而已的气质。

“婴宁,夫人在后院,你去跟你师娘聊会天。”

“好!学生告退。”

魏婴宁跟师娘一起逗小孩子玩,吃饭的时候也没有外人,师娘年龄又大了,也不用避讳,索性大家坐在一起吃了午饭。

夫子笑眯眯的一直看着魏婴宁,魏婴宁有种被“贼”惦记上的感觉。

“婴宁啊,想当年,你把我骗得好苦啊!”

怎么有种负心人的感觉?

“夫子,一切都是学生的错。”魏婴宁奉酒认错。师娘不满的等了夫子一眼,不明白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这老头子还惦记着。

“我教书育人这么久,你和苏诺是我生平仅见的聪明学生。”夫子起身,“可是你却是个女娃娃,你知道夫子当时我是多么的痛心吗?来,婴宁,今天咱们师徒喝一杯。”

魏婴宁心有所感的看了江淮靖一眼,大致明白了夫子想要说什么。

“能得夫子抬爱,是学生的荣幸。”

“好好好!婴宁呀,你忍心看着夫子我这么痛心吗?”夫子一脸心痛,捂着胸口。夫人看着夫子夸张的动作,知道丈夫另有目的,眼光在坐下的几个年轻人流转,也不在瞪着夫子了,只管坐下来看,夫子想唱什么戏。

“学生不忍心,可是性别没有办法改呀?”魏婴宁忍着笑,比夫子更夸张的心痛。

你个没眼色的学生,平时挺机灵的,怎么夫子演了那么久的戏,你都不接话。

夫子坐端正:“婴宁,你是不是该赔我一个学生呀?我看你夫君天资聪慧,是个不错的学生。”

“那是,你也不看看他是谁教出来的。”

魏婴宁仰着小下巴,赶在夫子没有哼哼唧唧之前,立马拍马屁:“当然,我这么聪明,是夫子教出来的。”

看着魏婴宁傲娇的小模样,所有人都哈哈大笑。夫人倒是蛮诧异的,早先时候听说过魏婴宁的小夫君,小可怜一个,恶嫂也没让他上过学堂,听丈夫的稀罕语气,应该学问挺不错的,以丈夫看人的眼光,中个进士都不在话下。

“这么说你是同意淮靖入学堂了?”夫子知道江淮靖是入赘的,也不怪刚问他的意思的时候,他说一切听魏婴宁的。

“淮靖同意我就同意。”

“哼,你们可真是夫妻,说出来的话都一模一样。”

“那是,这就叫夫妻相嘛!”

“啊——哈哈。”

“那就这么说定了,淮靖明天就来上学,我考过他的学问,婴宁你该教的都教了,在系统巩固一下,明年可以参加童试了。说不定可以抱个小三元回来。”

“靖淮,这个你就要像你的苏诺师兄学习了,他可是八岁的时候就连中小三元,你今年十一岁了……”

“……”

好生气,好想揍人!

魏婴宁给江淮靖夹菜:“你不要有压力,咱就当去考场玩一趟。”

“……”夫子和苏诺同时鄙视魏婴宁,天下那么多学子,能考中秀才的又有多少,又不好跟她一个小女人计较,只能多吃饭。

魏婴宁回家当晚,就跟魏老太和魏屠户说了夫子看中江淮靖这件事,李氏和王氏母女都为江淮靖和魏婴宁感到高兴,魏屠户和魏老太笑的勉强,吃完饭后,魏婴宁单独留了下来。

“奶奶,爹,你们是有什么顾虑吗?”

魏老太和魏屠户对视一眼,魏屠户扭过头,一声不吭,魏老太上阵:“婴宁,我不怀疑夫子的眼光,淮靖是个聪明的孩子。可是婴宁,万一将来淮靖功成名就,这中了状元抛妻弃子的可不在少数,淮靖又长得这么漂亮,将来被别人抢走了,你去哪里哭呀!”

魏屠户听着老娘的话,一直点头。

“奶奶呀,只希望你和淮靖能安安分分的过小日子,将来有你爹爹留给你的铺子和你自己的饭店,你们的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有什么不好呢?奶奶不想你做苦守寒窑十八载的王宝钏,熬成了黄脸婆,却为他人做了嫁衣。”

“奶奶,爹爹。我知道负心多是读书人,我想让淮靖去学堂,也不是说一定要让他做官,我想让他多读一些书,多明白一些道理,考取功名倒是次要的。奶奶放心,你孙女我呀,可不是那苦守寒窑十八载的王宝钏,他若无情我便休,大不了你孙女我在找个年轻帅气的。您和爹爹不是一直盼望着家里能插上根秀才旗帜,让当年赶走奶奶和爹爹的人看着,就算我们魏家人丁稀薄,也是人才辈出。”

“我们不能因为惧怕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便不去做。我有奶奶和爹娘,什么都输得起。”魏婴宁殷勤的给魏老太捏捏肩膀。

魏老太沉默了,魏屠户被魏婴宁给说动了。

“娘,我同意婴宁的看法。我们不能因为怕淮靖变坏,便不让他出人头地。那个男人没有一番雄心壮志啊!”

“是啊!要是不让他去读书,即使他现在不会怪我们,我怕他心里会留下疙瘩。”

魏婴宁好不容易哄的魏老太放下心里的担忧,回到卧室,关上门,就被江淮靖搂在怀里。魏婴宁回抱着江淮靖,这是个敏感而聪明的孩子。

“别担心了,明天我们准备些东西,后天就可以去学堂了。”

“婴宁,我不想去。”江淮靖紧紧搂着魏婴宁,小声说:“我不想离开你,一刻都不想离开你身边。”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Vn1xFrorWTZ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