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阅读下一章 颜汐洛乔陌漓全文免费第一章

王老魔不置可否的点头,给她倒了杯水,道:“喝口水,别紧张啊,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儿?”

郝瓶梅双手握着那纸杯,客气的笑着,道:“王总,我明天要去医院给孩子做四维彩超,想请一天假,您看这……”

王老魔笑呵呵道:“没问题!四维彩超啊,我媳妇怀孕的时候我也陪着去过,时间是不好调,没事,你去吧。”

郝瓶梅喜道:“那就谢谢王总了,您放心,后天我就把明天没做的工作都补上。”

王老魔也笑,道:“那也好,不过这样你会很累的吧?也不合适!”他静了静,似乎思索了下,重又笑道,“这样吧,你看你这月份也逐渐大了,以后行动难免有不方便,销售部工作量太大,又是要奔在市场第一线的人,公司呢,是要照顾一下你们这些怀孕女职工的,所以想给你减轻点负担。”

郝瓶梅心里一跳,忙道:“王总——”

王老魔抬手打断她,依旧挂着那亲切的笑,道:“公司也是为你好,就不要推辞了……凯旋那个案子,就暂时交由陈重负责吧,当然了,能跟凯旋合作,你功不可没,公司都记着呢,等你孩子生下来,凯旋还交给你负责,没问题吧?”

郝瓶梅看着老板那张笑脸,一股怒火瞬间就从胸腔里涌了出来。她眼神都忍不住变冷,强制自己平静,道:“王总,我身体还好,凯旋我们也顾的过来,就不麻烦陈组长了吧?您放心,我虽然怀了孕,但客户我一定能好好维护!”

王老魔道:“你能力多强我们有目共睹,但你怀孕也不是三两月的事,这个……后期还要将更多精力放在孩子身上的吧,凯旋方面,公司也投入了很多资源,也非常看重……别反驳,咱们客观一点,一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公司做出这个决定也是处于各方面考虑,希望你理解。”

郝瓶梅一下就从椅子上站起来,道:“这个案子我们已经跟了三个月了,王总,这眼看就要出成果了,让陈组长中途截胡这样不好吧?”

王老魔忙安抚道:“小郝啊,你先坐下先别激动,我知道你们辛苦,你放心,这个季度奖金还是照常给你们组发的!”

“这不是奖金的问题,王总,我们还有那个三个季度的竞争,您这样不太——”

“小郝,这是公司的决定!你服从就好了!那个竞争啊,你就暂时别参与了!后面还有机会的嘛!”王老魔面色不变的打断她,道:“这样,你们这两天就交接一下,小陈啊,小郝是你的前辈,凡事要多请教啊。”

陈重赔着笑脸,一个劲的道好,还对着郝瓶梅说让她多指导。

郝瓶梅气的肺都要炸了,看着那两人如出一辙的笑脸,只觉一阵阵恶心,心底也发凉,脸色格外难看下来。

王老魔看着她难看至极的脸色,依然温声劝道:“小郝啊,这是公司对你的优待,你也不要想偏了啊,其实公司对女职工的福利还是不错的,这主要也是为了体恤女性的不易,好了,没别的事了吧?没事就出去吧。”

郝瓶梅如遭重击,感觉一股说不出的恼火在胸腔里越烧越旺,烧的她想大吵大闹,想扑上去撕碎王老魔那伪善的脸。

说什么体恤女性,其实就是觉着怀孕的女性会顾不上公司!

那样轻飘飘一句话,就将她西辛苦苦三个月的成果拱手送人!她怎么可能服气!她不可能没意见!

恰在这时,王老魔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对着两人摆摆手,极其自然的接起电话,道:“喂,老张啊……”

郝瓶梅攥紧了拳头,尽可能的平心静气,开口道:“王总,我觉着这件事您是不是再考虑一下,毕竟我们一组所有人都为了这个案子——”

“小郝啊,你怎么还没走?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这还有事,你去跟陈重交代下吧,尽快啊,这事别拖着!”王老魔仿佛才发现她们还没走,将电话稍稍拿离了耳边,蹙起眉有些不悦的道,“出去吧,把门带上。”

陈重在一旁笑着,将门打开,率先走了出去。

郝瓶梅深深吸了一口气,猛地转身就走,将门大力甩上,门发出极大的哐啷声,将整个公司都震了一震。

“郝姐,郝姐!”

郝瓶梅在前面快步走着,感觉自己脸色都是铁青的,根本不想搭理陈重在后面的叫声。

但陈重仿佛一点都没感受到她的抗拒和厌恶,热情无比的追上来,亦步亦趋的跟着她,作出不好意思的样子,道:“姐,你看这……这也不是我想的,都是王总的意思……我想隆重的感谢一下你和你们一组,虽然你们为凯旋的案子做的事不多,但到底费了不少心——”

凯旋能表态跟公司合作,全是他们一组的功劳,什么叫“做的事不多”?陈重一句话就想抹了一组的所有功劳,这怎么能忍?

郝瓶梅心里的火一下就给勾了上来,只见她冷冷一勾唇,不客气道:“陈重,一组做的工作重不重要咱们心知肚明,你也别装的自己很无辜一样,事嘛,做了就做了,做了还不认的话,太没品,高兴就大大方方的笑,惺惺作态就过了!”

陈重道:“姐你看你这话说的,我做什么了我,你要说凯旋这个案子,那刚才你听的真真的,是王总要给我们,姐你可不能记恨我们啊,毕竟咱们都一个公司的,以后还有好多事要合作,你说对吧?”

郝瓶梅突然停步,斜眼看向跟在自己身后的陈重,心说为了一口饭,老板她得忍,这陈重她可不用忍着哄着,也懒得跟他虚与委蛇,当即就道:“陈重,前段日子我怀孕的事是谁传出去的?你自己心里没点数?这段时间你又从我手里抢了多少资源,现在还嘻嘻哈哈的跟着我,干什么?指望我跟你说你做的好,再给你鼓个掌?”

陈重脸上的笑也一下子就没了,十足委屈的大声道:“郝姐,你这说话可不能昧良心!我知道你不满王总的安排,可你也不能逮谁咬谁吧?你有不满可以找王总,别什么屎盆子都往我身上扣!我陈重再窝囊,也受不了这种冤枉!”

他声音很大,立马就引来了公司其他人的窥视,一股股若有若无的视线从各处扫过来。

郝瓶梅心里的怒火又被陈重这倒打一耙激起不少,她暗自捏着手指,克制想不顾脸面发火的欲望。

那陈重却还在絮叨,道:“那凯旋的案子你们就起了个头,八字都没一撇,后续事都是我们做,郝姐,咱们都是给公司做事的,都是打工的,白拿奖金这种事我就不说什么了,你现在怎么还想为难我?你就算再不满,也不能让我这活不干吧?”

“闭嘴!陈重,你哪只耳朵听见我对王总对公司不满了?还有谁想为难你?谁吃白食?”郝瓶梅快步往前走,声音也没再刻意压着。

陈重道:“没到手的合同都非要算自己的功劳,不要脸也请有个限度!这个月还没过去,凯旋的单子我们做,奖金你们拿!郝姐,你还有什么不满意?你们一组的业绩都是这么讹出来的吗?”

郝瓶梅脸色铁青,冷声道:“我提醒你,嘴上留点德,对你我都好,那凯旋你还没到手呢!”

陈重的脸色忽青忽白,他是极聪明的人,凭郝瓶梅那两句话就听出了她话里的威胁,凯旋的合同还没正式签,如果这时候她真的出幺蛾子,那凯旋砸在他手上,确实是个问题。

当即一阵后悔,自己刚才得意太早了,一直被这个女人压着,终于有机会能好好奚落她,就没忍住,想着他脸上就又挂起了热情的笑,道:“开个玩笑,郝姐可别放在心上啊,你知道我这个人,就是没什么心眼儿——”

“一个凯旋算什么,职场上靠的始终是能力,而不是等着竞争对手出点事的运气!”郝瓶梅已走出了一段距离,却回过头,眼睛里一点笑意都没有,只有压抑的愤怒,“叫你的人来交接!我们组忙的很,别耽误时间!”

陈重面上笑容不变,连连点头,道:“郝姐说的是,职场就是靠实力的地方!不过交接也不急,还是半个小时后吧,毕竟大家都要做点准备,您说对吧?”

郝瓶梅没有理他,径直回了销售一组的办公室。

方一推门,原本还在窃窃私语的几个人立马就停止了交谈,一双双眼睛都紧盯着她。

郝瓶梅深吸了一口气,道:“都整理一下凯旋的材料,半小时后,销售三组的人来交接。”

这句话一出,整个销售一组都炸了。

郑金凯当即拍了桌子,怒道:“凭什么?郝姐,凯旋的单子是我们一天天跑下来的!销售三组说要接手就接手?我不服!”

周莉也声带怒火,道:“我也不服!凭什么啊,凯旋这个单子三组做了什么?凭什么给他们?”

“我也不答应!不行!不让!不给!”

郝瓶梅听着组员们愤怒的质问,心里越发难受,那被人硬生生虎口夺食的憋屈让她脑子一团乱,可她知道她不能乱,也不能表现的太过激,否则整个销售一组就更不可能平静接受。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Vn1xEI2sWTI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