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村长你的太粗太长金花 黄蓉不要了太大了

莫心姚呛着,可劲儿的咳嗽。心里问着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他一靠近,听着他的话,心就不受控的咚咚咚的跳!

高凌风见了,灭了烟,从桌上拿过水打开,递上。

莫心姚接过,喝了两口,抿了下嘴,挤出个尴尬的微笑,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那个,高总,昨天晚上的事儿,首先呢,您也知道,我兼职,不能喝酒;其次呢,我唱歌五音不全,加上身体不舒服,就先撤了,看您们玩得高兴,就没敢打扰,让您兄弟们见笑了!今天您看您在我家也去了,这红包我给您带来了,别这么客气吗!母上大人做的一桌子菜款待,就当小女子能被您收留兼职的大恩大德和昨天做得不好的一点心意。您看这,玩笑归玩笑,我们就一笑而过,是吧!就到此为止。以后再遇见,如若高总不嫌,小女子我,照旧陪笑三千场。”再次先认错求和,确保自己的兼职工作。

高凌风冷笑,听着她说这一堆,这女人想什么呢,自己的心意不够明显吗?还玩笑!?真想敲敲她脑瓜子。

高凌风声色俱厉的说着:“莫心姚,你这话,我怎么听着,吃过了你的这饭,是要跟我恩断义绝啊!”心里坏笑着,既然你说我耍你,那就耍耍,毕竟这两年已经养成习惯,逗你成了我一大乐趣。

莫心姚察言观色,赶忙陪笑说着:“那能啊,高总看您说得,您大恩大德,小女子感激不尽,永生难忘,有机会,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可你刚才说的,我听起来,大恩大德,这一顿饭就想打发我了呢!”高凌风说着同时,对面走近,贴身上去,一把搂住莫心姚的腰。

莫心姚一怔后,脸一下红到耳根,别过头,双手挡在xiong前,往后闪着腰。

腰好细要软,贴着的部位,很快传来感觉。高凌风口干舌燥,双手把莫心姚拥入怀里,紧紧抱住,平复心情,压制自己的坏想法。

莫心姚在怀里,感觉团团的热把自己包围住,像是自己最喜欢的冬日暖阳,晒得人懒洋洋的,瞬间瘫软无力,脑里一片空白,只有淡淡的烟草味,和自己一样强烈的心跳声。

两声敲门声,如惊雷般声势浩大,惊得两人迅速分开。

两人都背过身,面红心跳,手足无措的整理着头发和衣服。

严格的来说,应该是踢门声。

门外面,静姐要进门找高凌风,站外面的九林不让进。

静姐一意孤行要硬闯,九林只好从后面拦腰抱着,抱起静姐后退着离开时,静姐奋力的用脚踢到了门两脚。

九林把静姐抱进了旁边的包间,反锁了门。

客人才走,房间乱七八糟的,还没来得急收拾。

高凌风平复了下,调整好嗓子,才大声的叫道:“谁啊?进来!”

九林把静姐抱到沙发上,静姐依然挣扎,九林翻身压住。

俯身耳语道:“你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少劲啊,你板啊,板!”

静姐趴着,双手被反在背后捉住,腰被骑着,那还板得动,恼羞成怒,厉声叫着:“九林,你这小破孩,放开我!”

九林一手抓住静姐的手,腾出一手,捏过静姐的脸,一个坏笑,脸慢慢靠近。听着她叫自己小破孩,打算吓吓这女人。

静姐看离自己厘米的脸,扬起下巴,在九林正打算退后的时候,用唇碰了下九林的脸,脸上一抹玩味的笑,

九林立马紧张的松了手,脸红脖子粗,腾的起了身。

换静姐一脸得意的笑,姜还是老的辣,知道九林这小破孩,未经女人,手抖心跳的,在自己面前,简直班门弄斧。怎么说,这些年,自己赌气还是本身需要,不多不少,10个男朋友总经手过吧,虽然最后都因为还是放不下高凌风结束。

九林靠着门,心狂跳不止,不管外面来收拾包间的敲门声。

高凌风见没人进来,过去打开门张望。

莫心姚趁此猫身从胳膊下溜走。

高凌风想追,被急促的电话铃声拖住,一看,是静姐,果断挂了,接踵而至跳出九林的消息“不要接!”

把手机放入口袋,抬头发现,莫心姚的背影已经消失在走廊,算了吧,今天先放她一马,走到前台交代,以后不许在叫莫心姚代驾。

小张和柳柳只敢点头答应,看着高凌风出了大门离开。两人面面相觑,摊手表示,不知道什么情况。

包间里的静姐,看紧张害羞的九林,故意慢慢走近,这小破孩,好好惩治下。

穿上10公分高跟鞋的静姐于九林身高不相上下。伸手把九林壁咚在门上,一抛开衩长裙,抬起露出的大长腿堵住想跑的九林,一脸玩味的笑凑了上去。

看着左右晃头的九林,刚才被压在沙发的屈辱得以为报,正得意时。

九林迎上脸,抱住头,对上了唇。

静姐感觉,盖自己嘴上shi热的厚唇传来酥麻,传遍全身,无法动弹。直到耳边响起: “你这个女人,是你自己要的凑上来的,怪不得我哦!”

静姐回过神来,不甘示弱的咬住了九林的嘴。

九林措手不及,痛得别开身,面墙强忍。

静姐一抹红唇 开门走了。

九林接了高凌风电话,痛得说不出话,只能嗯嗯的回着。

坐在烤肉店的高凌风,见姗姗来迟的九林,本来就厚实的唇,下唇一隆起老高,实在没忍住,“噗嗤”的把啤酒喷了出来。

九林闪开喷过来的酒,嘴疼,怒瞪却无法出言。

“九林,你们这玩得是不是太过激烈了!”说着,把倒好的酒递过去,又停住“你这能喝吗?”

九林抢过酒,一白眼丢过去,嗓音:“能”后,翘起上嘴唇喝酒。

高陵风忍笑的全身颤抖,看着九林从嘴角流出的酒,沾到痛处,吸着气忍痛的酸爽表情。

“哈哈,别逞能了,你喝粥,哈哈,我受不了,让我笑会儿!”叫小妹拿粥来,特别叮嘱要大吸管。

高凌风还记得九林今天跟自己跑了大半天,又来总部这边给大家开这次事件的预防会议,没来得及吃饭,所以叫他过来一起吃。

莫心姚回到家,姚琴还没带小胡豆回来,看了看时间,尚早,躺在沙发上拿了本书看,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莫安玄家里,姚琴、洛微坐在床边,莫安玄坐在梳妆台,半开着门,好听着点外面小朋友的响动。

姚琴正说着莫心姚今天和高陵风的事情。

莫安玄拿着梳妆台的一个小瓶子转着 ,洛微喝着水,都细细的听着,一副淡然表情,没有被姚琴激动的言词带动情绪。

见姚琴说完,洛微递上水。

喝了口润了润嗓子,问着:“你们说说,这都叫啥事儿?气死我了!”气得咳嗽了几声。

洛微给莫安玄使眼色,歉歉妈。

“妈,心姚都26岁了,耍朋友很正常啊,现在年轻人那有那么多讲究啊。再说,您也不是猜他们正闹别扭吗?耍朋友闹别扭挺正常的,您别气到自己了哦,是吧,微微!”

“是啊,妈,正常啊,我跟安玄结婚前还打架呢!现在不也过得好好的.”

“嗯?”姚琴一副惊讶表情,怎么我不知道,瞪向莫安玄。

“微微!”莫安玄警示,说漏嘴了!

“是差点打架,他说我选的婚纱太露,非要买他选的,丑死了,然后我们吵架差点打起来。”洛微把话说清楚的婉转回来。

“哦!”姚琴听了,收回瞪着莫安玄的双眼。

而莫安玄苦涩的心,默默的自证清白。没有打架,只有被打啊!就两人试婚纱,洛微看上的一件抹xiong款式,试着各种好,就准备要了。自己觉得太露,MA得,看着进来的男人都特么来挑婚纱的,还一直往裸露的洛微身上瞟,就拿自己衣服往洛微身上盖,自己替她选了件给她试,还比她那件贵1000多呢,结果洛微说自己不合适长袖款和有领子款,就是不试,自己只好锲而不舍的说着好话,结果惹恼了洛微,耍混的就劈头盖脸的挠过来,然后走了还不忘踢了一脚,裙子太长,差点绊倒,幸好自己机警,要不当时肚子里3个月大的又又多危险。

“所以,妈你不要担心,现在年轻人闹了半天就好了。”莫安玄安苦涩的慰着。

“就算如此吧,我担心啊,她啥事也不说怎说。就说要退回去。那个凌风年龄虽然大了点,但是长得不错,身高体壮,也显年轻,看不出来,家庭条件应该也不错,出手也挺大方,见面礼很讲究的99999,万里挑一留下,面值齐全。”

“妈,您别操心了,你不是说是她老板吗?这办公室恋情就是比较好事多磨。电视不都这么演的,是吧,莫安玄?”洛微说着,又丢给莫安玄。

“对,妈,别操心了!”莫安玄无可奈何附和着。

姚琴愁容满面,叹着气说道: “咳!我那能不超心?凌风看起来是很喜欢小胡豆,但是他家人呢?不知道啊!”

随着姚琴说出,两人知道这忧心忡忡的问题在哪里了。

两人眼神交流着,事到如今,要不要把小胡豆的事儿,告诉姚琴。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VO1GEgywOGg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