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乡村种田

姐妹一家欢 整篇都是肉肉的高干文

连氏收购俞氏集团,是行业内一件让竞争者猝不及防的事。

几家本来多足鼎立,相安无事,各自分据着或大或小的商圈,维持着现有的平衡。

可是谁也想不到,俞氏作为家族企业,究竟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还是其他的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才变成现在这样的局面。

连氏掌权者初生牛犊,不过是同龄人中,看着心智相对老成一些,竟然能够在短短几年内,悄然扩大市场份额。

等到大家注意起这个新生企业的时候,它已经盘踞了市场大片的江山。

商场若战场,每每遇到盛赞,连皓轩总是自谦,不比前辈千古一帝康熙分毫。

康熙帝8岁登基,14岁亲政,少年时就挫败了权臣鳌拜,成年后先后取得了对三藩、明郑、准噶尔的战争胜利,驱逐沙俄侵略军,以尼布楚条约确立中国在黑龙江流域的领土主权,举行“多伦会盟”取代战争,怀柔招抚喀尔喀蒙古。

这话说的在理,透露着连皓轩的谦逊,却又昭示着他的野心勃勃,宏大蓝图。

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兼并了昔日龙头老大俞氏集团,如今的连氏实力可谓是不容小觑。

于是乎,连着一周的各大新闻头条,连氏都稳稳地坐在热门话题的顶端,睥睨众生。

连皓轩是一个喜好安静的人,自在的独处思考,打坐冥想,对他来说就是休息。

让一身沾染利益繁琐的思绪静下来,偶尔对坐窗前,小憩饮茶,便是不可多得的好时光。

无奈要应酬的场合还是日益增多,出个门对着镁光灯疾闪,只觉得烦闷头疼。

为了借用热点,带动自家艺人宣传,连皓轩不得不顺应各家八卦胃口,流连于各大娱乐版面。

其中,吕欢恬静不争的性子,就颇受老板器重。

几天以后,扑朔迷离的小道消息就传得有模有样。

连皓轩默许了这些谣言四起,也不多做解释。

葛赫然注意到,无论身边揽着的是谁,老板的眼神并无多大变化。

只有看到那谁的时候,眸光潋滟。爱与不爱,一目了然。

-------------------------------------------------------------------------

林子墨看到这些个小道消息的时候,撇撇嘴,事不关己的表情。

每日按时收拾好桌面,整理好花花草草,拍手下班。

依旧是往常的路线,近来却总有被人跟踪的感觉。

忽然想到社会舆论里,最容易出岔子的治安问题,林子墨作为一个独居的妹子,不禁有些害怕。

于是加快了步伐,疾步匆匆地回了家,没什么事情几乎不会再出来。

如果不是那天夜里12点,屋外狂风大作,敲得盆子铛铛作响,林子墨也不会发现,有一些距离啊,你不说,我不问。

天气骤变,他站了一夜,没有伞,也没有烟。

林子墨醒了,便睡不着了。

这样的情形她没有遇到过,真心不知如何是好。

她知道,熟识的人,难免说她矫情做作。

但她只是想说,后来你的生活,风生水起。

可是,我更想念最初那个,与世无争的你。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xczt/2020/V91jEw0sMjQ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