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老爷玩的丫鬟春水泛滥 陈奕迅连发微博

陌青醒来的时候,陈文斐已经走了。

昨天的一枪虽然只是擦着手臂打过去,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但子弹打出来的伤口至少也要养上半个月了。

床头的柜子上放着陈文斐留下的纸条。

“有事随时和我联系,我给你请了一个家政,叫丽萨,她晚点儿过来,桌子上有早点。”

陌青勉强坐起来,柜子上的水还是温的,一口气喝完一整杯水后他想着陈文斐应该刚走,陈静初不知道怎么样了。

站起来走到门口,陌青一下子愣住了,眼前的一幕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

陈静初就蜷缩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虽然陈文斐给她多盖了一层被子,沙发睡着也不会太难受,可是……

她一直缩在那里……

仔细听,还能听到她嘴里一会儿念叨着别碰我,一会儿又在说对不起……

陈文斐怎么照顾妹妹的,就这样让小姑娘睡了一晚上?

陌青觉得陈静初昨天肯定是吓着了,摸了摸眉头,陌青有些无措,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还没想好怎么开口,人已经坐在了沙发上。

看着陈静初一下子憔悴的小脸,陌青心疼之余一阵阵的后怕。

如果她没有戴那只样子说不上好看的手表,如果她忘记了手表的功能,如果……如果自己去晚了一步……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也许是本就睡得不是很安稳,也许是梦里的事情太过于可怕,陈静初轻轻叫了一声后,迷蒙的睁开了眼睛,看到陌青在他身边,陈静初一时之间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还好吗?”陌青轻轻地唤她。

“……青哥哥,我害怕。”沙哑的声音让陌青听不到前面的字是什么。

说完这句话,小姑娘一下子坐起来抱住了陌青。

被抱住的那个果然又呆愣住了。

陌青捏了捏陈静初的眉尖,又拍了拍她的背,安抚她的情绪。

“他们有没有虐待你,你身上有受伤吗?”

陈静初摇了摇头。

陌青一下子放松下来,人没事就好。

“知不知道你惹上的是什么人?看样子有意大利黑手党……”

听到陌青这句话,陈静初的表情突然变了,她一下子沉默了,只是又摇了摇头。

看着陌青探究疑惑的眼神,陈静初转移了话题。

“陌青哥哥,你现在觉得怎么样?还疼么?”

陌青看着小姑娘那要哭出来的表情,即使疼也不敢说疼了。

“不疼,你去把早饭热一下,先吃点东西。”

“那你能刷牙洗脸么?要不要我帮你。”

陌青一脸无奈,“我的右手还好好着呢,你快去吧!”

陈静初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或者说一只耷楞翅膀的鸟一样,乖乖的去了厨房,如果她回头看一眼,一定会看到陌青若有所思的眼神一直在盯着她。

“陌青哥哥,你能吃辣吗?我在面包上抹了辣椒酱,很好吃的,你这个辣椒酱怎么这么好吃,我在美国都没吃到过这么好吃的辣椒酱呢……”

“……”

陈静初见陌青没有理她,乖乖把辣椒酱放下,换成了沙拉酱,可是又一想陌青应该不能吃太油腻和辛辣的东西,果断又把瓶瓶罐罐的放下了,就给陌青送去了一个煎蛋和几片面包,外加一份水果莎拉。

陌青看着桌子丁点肉丝都没有的食物,皱了皱眉,还是选择闭嘴吃了。

“静初,今天请假了么?还要过去上课吗?”

“我请了一个礼拜的假。”陈静初塞到嘴里一块鸡蛋,含混不清的说道。

“昨天吓到了?”

陈静初看了陌青一眼,没说话,可是那委屈的小眼神儿自己会说话,意思表达的明明白白。

陈静初吃完突然跑到了陌青的身边,又来了一个熊抱。

陌青被她搂住了脖子,那个没出息的孩子已经在他衣服上抹眼泪了。

“谢谢你,陌青哥哥,要不是你给我的手表,我现在……我现在肯定已经被卖了……呜呜呜。”

陌青眉毛一挑,怎么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不哭不哭,没事了,已经安全了,我在你还害怕吗”

陈静初难得听到陌青这么温柔的语气说话,一面是劫后情绪的发泄,一面是怦怦然的心动,她的心跳已经不能自已。

陌青右手环抱着陈静初静静地等着她平静下来情绪。

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好像刚才那个温柔的人不是他一样,陌青的心跳也跟着他起伏不定的心绪变得乱了起来,可是他不想多想,也许是因为昨天的事情,也许是因为陈静初突然的亲密接触,这样的反应再正常不过了。

陌青渐渐地把手环上了陈静初的腰,但是他心里明白,这个举动就是哥哥对妹妹的安抚。

早上的阳光格外的明媚,深秋的天气,窗外的树梢一动不动,偶有几只鸟鸣在人烟稀少的别墅区显得格外清脆。

陌青闲着无聊,又开始研究起了感兴趣的代码,陈静初在厨房里研究菜谱。

气氛异常的和谐,陈静初一个小时前,刚刚夸下了海口,说这几天任凭陌青差遣,绝无怨言。

可是早上下来,陈静初打碎了一个陌青平日里用的茶杯,又弄坏了一个咖啡机,悻悻作罢没多久,又想着做饭给陌青吃。

陌青偶尔撇过去的眼神确实充满了期待,期待陈静初不能成功的做熟,这样自己也不会太遭罪,毕竟,不是每个人第一次做饭都是能吃得下嘴的。

果然这倒霉的厨房也不能幸免于难,陈静初刚刚进去的时候厨房还是非常干净的,因为家政丽萨确实来过。

两个半小时前,陈静初还赖在陌青胸前的时候,家政来了。

又是一个中东那边的姑娘,陈静初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不喜欢她,加上后面她望着陌青的眼神明显是一种赤裸裸的勾引,陈静初觉得她有一种被当成小孩子的挫败感。

这就好比情敌的眼里觉得自己不是她的对手,因为自己根本不够格一样让人厌烦。

丽萨去打扫陌青的房间时,那种神态更加明显,眼神的撩拨已经遮掩不住。

陈静初忍无可忍,进去一通叽里呱啦的英语连珠炮一样讲出去。

陌青听得一愣一愣的,陈静初的英语比国语说的要快,而且她有一个短板就是句子之间的停顿感总是太弱了。

再加上她此时的心情急躁冲动,说出来的话连本地人都会觉得很难听懂。

丽萨和陌青就这样看着她进来说了一堆听不懂的东西,陌青最初听不明白,可是经过了大脑后续对记忆的分析,他一下子笑了出来。

陈静初的话翻译过来是这样的:家里哪都没收拾,为什么要先去陌青的房间,况且他的房间最干净,我昨天睡过的沙发现在像猪窝一样你怎么不先收拾一下,收拾房间不要总是笑,细菌会进嘴里,我家里之前有老鼠,你长着嘴可能会得鼠疫病。

陌青哭笑不得,丽萨没有那么好的记性,就大概记住了什么鼠疫、猪窝之类的,吓得花容失色。

草草收拾了一下,丽萨真的在别墅外面的窗户下面看到了几只死老鼠,这下真的一点也待不下去了,和帅哥陌青收了劳务费用,匆匆而去。

陌青看着陈静初在自家草坪里到处挖老鼠洞,真的是……

“静初,人都走了,别挖了,回来喝口水吧!”陌青一脸了然的说道。

陈静初因为挖老鼠洞,弄花了陌青整整齐齐的草坪,现在看上去就像一个好好的人长了一层皮肤癣。

可是看到陈静初那张玉面,明媚的阳光下那张脸晶莹剔透。

再大的气也消了,陌青摇摇头,赶走了乱飞的思绪。

“陌青哥哥,我帮你抓了老鼠,你看你这里应该养一只猫的。”

陌青明显不想接这话茬,不然第二天这里就很有可能抓一只猫回来。

“中午的饭怎么办?”

“哎呀,我知道你的意思,气我捣乱吗?反正丽萨做的饭也不会是中餐,何必可惜啊。。。”

“听你哥哥说,这个家政烧的一手中国菜。”

“怎么会?”

“怎么不会,她父亲是中国人。”

“陌青哥哥,你为什么这个都知道?”,“难道你们之前认识吗?难道你们?”

陌青一看陈静初的脸色,立即明白了她在想什么,虽然陈静初的成绩才学并不差,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面前的陈静初就好像每天就在想着谈恋爱一样,是个十足的花痴,或者说按照现在的流行说法,是个傻白甜,没错,就是傻白甜。

“怎么会?你这脑子里面整天装的都是什么?一团乱线?”

“陌青哥哥你嫌弃我。。。”

“我这不是嫌弃,是生气。”

陈静初没敢说话。

“静初,心思要用在正地方。”

点到即止,陌青也不知道陈静初能不能听明白。

陈静初心里,陌青就是她人生的头等大事,这种心情,也许陌青永远都不会明白,管他呢?能有喜欢的人不也是很幸福的事吗?

两人一时无话,陈静初转身又去了厨房。

阳光渐渐变得强烈起来,陈静初喊陌青出来吃饭。

桌子上放了四个炒菜,一个汤,还有米饭。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dalDBwhfaDQ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