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我英小说

妖孽两相欢全校阅读 塞着樱桃不许流出来

前面二三十米的地方还灯火通明的有住户,这里却死般沉寂,老天这是要亡我的节奏吗?齐悦胆战心惊的瞅着眼前那个面目狰狞的男人。

“臭女人跑什么跑,你爽我爽的事,你还不乐意?”他边说边伸手朝她胸前抓去,她用力掀开他的手,语气强硬的说道:“你爽我不爽的事,我从来不干!”

这话把那人彻底惹恼,他猛扑过来,一下把她紧紧禁锢在怀,身上的衣服也被他瞬间扯烂,肌肤在黑夜中白的像雪。

“长得不咋地,身材倒挺好。”那人边说,边迅速脱衣丢裤。

齐悦平时嘴贱,骨子里却很传统,既然第一次给了陈寅然,她就没打算再让别人碰,所以她拼命反抗。

无奈人单力薄,只能任他肆意欺辱,眼看他就要攻城掠池,十米远的地方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眨眼功夫,那人身后出现了三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老板的女人你也敢碰,活的不耐烦了。”其中一人冷哼的同时,其他两人已经对他大打出手了。

两分钟的噼噼啪啪之后,那人“砰”的一下倒地,地上的他满脸淤血,面目开始走样,还强作镇定的抬头看着他们:“我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怎么着,还想秋后找我们算账,做梦吧。”刚才说话的那人狠狠朝他脸上踹了一脚,扭头对同伴吩咐:“快抱她出去,老板在外面的路口等我们。”

“是。”

五分钟后,一辆黑色豪华轿车停在了齐悦面前,脚刚着地,车门即刻打开,陈寅然钻了出来,伸手接过她的同时,对手下小声道:“那人该去哪,你们都知道。”

他说完,把齐悦抱进了车,车门一关上,汽车立刻疾驰而去。

他打着出差的幌子,考验我对他的忠诚,是不是太卑鄙了?齐悦抬头瞅着他冷峻的面庞一分钟,抬手狠狠扇了他一耳光。

“陈寅然,我没想到你这么卑鄙,不接我电话,原来是为了考验我,现在这样的结果,你满意了,是不是?”

以前有保镖成天跟着她,她嫌没自由,现在没保镖保护,她又惨遭不测,齐悦,你到底要我怎样?

陈寅然看着她眼里满满的怨气没吭声,修长的指尖刚想摸摸微痛的面庞,她一把拽住他衣领:“陈寅然,我不想被你玩弄于鼓掌之中,走了个叶紫,你可以去找王紫李紫,她们和你门当户对,你妈也看着顺眼。”

她晶亮瞳孔的睫毛之上,似有泪滴闪烁,那泪滴一颗颗滴进他心里,心底刹那间泛起苦涩,他在她心里就是个伪君子,就算对她再好,也不会改变。

他伸手摁住她的手,静静看了她很久很久,才缓缓开了口:“齐悦,你说我玩弄你,我还觉得被你玩弄了,你明知道我心里有叶紫,还贪婪的想要我爱你,别跟我说,你不是为了钱跟我在一起的。”

他的话让齐悦气炸了肺,她用力掀开他的手,又想扇他耳光,却被他翻身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陈寅然,不爱我,为什么不肯放了我?”她歇斯底里的冲他吼。

他不冷不热的轻声回她:“放了你,谁来供我玩弄?”他说完,双手朝她胸前的莲池之地偷袭而去。

如果不是理智不敌旺盛的精力,他才不会对她如此眷恋,陈寅然手动心也在动,齐悦却心冷如冰,眼神厌恶的抗拒着他。

热火遇寒冰,结果可想而知,陈寅然冲着前排大吼一句:“滚下车,都给我滚下车!”司机吓得夺门而逃。

势均力敌的对抗中,谁都不能赏心悦目,精疲力竭之后,陈寅然看着她道:“齐悦,我们是互相玩弄,你想要我的心,我想要你的人。”

他明明什么都想要,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这样,齐悦听完他的话,眼神冷冷的回道:“陈寅然,这样有意思吗?”

“一场已经开始的游戏,根本停不下来。”

其实他想说的是,一段已经开始的感情,根本停不下来。

“既然是游戏,咱们就看最后谁输谁赢。”齐悦不服气的呛他一句。

“奉陪到底。”其实是想相伴一生。

他们现在这副模样怎么回父母家,陈寅然穿好衣服之后,把车开回了家,舒怡眼神诧异的在他们脸上扫过,就听陈寅然道:“舒怡姐,你去睡,别管我们了。”

他的话,她听懂了,舒怡转身回了房,齐悦随后上了楼,陈寅然上去的时候,她已经进了自己的卧室。

“这么冷的天,看你怎么睡得着。”陈寅然站在过道上,唇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齐悦在浴室中洗了很久,就想洗掉他残留在身体中的味道,可是最后却颓然的出了浴室,瘫在床上的时候,脑海里一直盘旋着他刚才的那些话。

“齐悦,我们是互相玩弄,你想要我的心,我想要你的人。”

“陈寅然,其实我很贪心,什么都想要。”她愣愣的说完,合上了眼帘。

他的女人什么人都在碰,陈寅然一进卧室就掏出手机,接通之后,声音阴冷的说道:“把他的手指全剁了。”他边说边走进了浴室。

沐浴在温水中,他的思绪还停留在刚才和齐悦的对话中,想着想着,他突然道:“齐悦,既然咱们是互相玩弄,就玩弄一辈子好了。”

疲惫不堪的齐悦睡了一会被冷醒,这才想起来电热毯送到了他爸妈家,“这下好了,又让他看笑话了。”

齐悦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嘴硬心也硬起来了,赖着床上没起身。

“跟我杠可以啊。”陈寅然等了一会,关灯睡觉了。

半夜一点的时候,齐悦实在冷的不行了,摸摸索索的起来,轻手轻脚的出了卧室,推开他的房间,悄悄走到床边,撩开被子钻进去,一股暖流立刻把她包围。

躺了一两分钟,她突然反应过来,“刚才跟我一凶二恶的,现在房门都没关。”

“没你我睡不着,没我你也睡不着,咱们不如互相凑合凑合得了。”陈寅然瞬间睁开了眼,伸手把她紧紧搂在怀。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wyxs/2020/daDGAg0haGg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